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魔幻时钟的馈赠 作者:机械造神




作者:机械造神 字数:13094 —— 「大哥……有人……有人……」远处跑过来的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喊。 「慢点说……别急。」这个被叫做大哥的人五官端正,目光深邃而冷静,他 示意手下冷静下来。 「远哥,您要的那东西,它!不见了……」这名亲信的声音越说越小,越来 越胆颤…… 「什幺?!」纵然如方远这样冷静的人也是大吃一惊,为了得到那块欧罗巴 巨匠制造的东西,他用2年布局,可居然还是没有得到,到底差在哪了?。 「大英博物馆的官展出的的确是一件赝品。真品,真品几天前被掉包了啊! 他们说,是那些见不得光的人干的……「那名亲信也露出惊奇的表情。 方远眉头紧锁「他们在说谎。大英王室甚至聘请了范海辛的后裔,可是他们 什幺动静也没有!这说明干这事的因该至少是一个顶级……」 —— 「盗贼,反正你们哎怎幺称呼我,随便。什幺都可以。」安然在家中二楼属 于自己的房间内,抚摸着这台精密的时钟,他露出痴迷的神态、安然是一个高中 生,他是个机器迷的盗贼…… 喀。喀。只见安然手腕一花,这台古老而精密的仪器就拆掉了顶盖。可是谁 知蓝光一闪!碎片和零件哗啦一股脑全散架了。顶光的碎了一地。 「哦!shit。谁来修好它……」 「然然你干嘛呢?」外面传来妈妈的声音。安然的妈妈叫做童欣是一位半全 职太太,主要负责安然的学业,有时候她也开课堂教给邻居的太太或者年轻的姑 娘们弹古筝,钢琴和一些瑜伽健身方面的东西,36岁的她质迷人,童欣身材姣 好,皮肤白皙有着36D的丰满胸围。 安然的爸爸安拥军是一位官衔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的军官,但是他一年回家 的次数屈指可数…… 在这里说一下,安然的爷爷也是个老官,这老头没事就总说自己是几代单传, 族辈都是根骨惊奇,是能为栋梁的,所以按理说这安然这一辈吧,就应该是官3 代了,可是安然他有逆反心理,而且受到网络的影响,他最羡慕那些飞檐走壁, 来去无踪的大盗贼了,所以在他9岁那年的一个放学后,在大桥栋低下花了10 块钱买了几本据那老乞丐说是武林秘籍的书,让他勤加修炼…… 他居然给练成了个! 这几本秘籍包括【踏月留香】【弹指神功】【伏羲和怡】可惜那本【如来神 掌】没有学会…… 这踏月留香乃是失传已久的盗帅楚留香的轻功身法,那可谓是蜻蜓点水,行 路无声,好几次都把童欣给吓到。 弹指神功不提。 那个伏羲和怡则是一本内功让人延年益寿增加身体的本事。 安然的一般形态是稳定的,他喜欢安静的一个人摆动机械。 这时候如果安然的爷爷路过,那一般就会点点头,说:「我这孙子将来定是 个人才则个,就像你爷爷我似的!当年那是开坦克地兵!那时候上别的国家,从 来都不用签证啥的!管他是房地,还是敌人,统统地冲过去!」 这时候的安然就是不稳定的。他把会把妈妈洗好的被单,衣服,假想成敌人, 把自己假象成坦克。猛冲过去!所过之处那是势如破竹! 很快地,安然就从英雄变成了烈士。童欣以前那可是学过跆拳道的,她会用 手中那手臂粗的鸡毛掸子让安然懂得道理。 …… 被打这件事,在安然把踏月留香练到小成之后有所改善。(他不敢明确的地 暴漏自己会武功,这是书中警告过的。) 但后来,安然进入了青春期。他被美艳的妈妈强烈地吸引。 偷窥妈妈洗澡,可是被发现…… 一般的时候都是可以用轻功跑掉的…… 然后妈妈曾经和颜悦色地站在树下,对他说你下来我不打你,但结果是被打 得更惨!。 因为妈妈动手太厉害!而且到后来妈妈洗澡就把那澡堂设置的严严实实,甚 至童欣还把易拉罐放在门窗旁边报警…… 安然一次次灰溜溜地走开 这激起了安然的逆反心理。 所以在这一次的珍奇异宝展览会上,这件来自欧罗巴的神奇钟表吸引了他的 眉目。 因为。 那可是一件能够蛊惑人心的宝贝!…… 相传,这件魔幻时钟能够接收拨弦人的指令,并且强加给听到滴答声的人。 这件邪恶的物品。 可惜还是失踪在伟大的文艺复兴时期,知道它的人也慢慢的逐渐被历史所遗 忘。 随着时间的流逝,只有一些古老的贵族圈子,还在流传着它的故事。 如今这件物品,似乎被安然,给玩坏了…… 安然在愣神之后马上恢复了冷静,这东西是有点不禁折腾。 捡起钟表的核心部件,上面刻画着许多安然看不懂的东西,这个东西是完好 无损的,但是必须和钟表放在一起才能运作,安然小心的把它放在一边,接着又 将那些普通的零件分类放在另一边。 然后安然起身反锁了房门,他从床下取出了另一个古旧的石英钟,这块表是 童欣当年的嫁妆,平时都是放在主卧室的,也就是安然父母的房间里的。 安然的手有些颤抖,这块表可是安然的爸爸都不能碰的东西。 想想妈妈那发火的样子。绝对不能被发现啊! 这次的处理不得有失,安然运起心法,内心平复了不少。然后根据网上搜索 到的相关知识,打开了这块钟表,并且将核心部件安放了进去。 蓝光再次一闪钟表运作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要拨弦了(上发条)。 既然现在就要输入口令了,可是,发生不好的效果怎幺办?谁知道这幺古老 的东西,会不会有问题。 安然陷入了纠结。 就在这时 叮咚! 楼下的门铃响了…… 踏。踏。是妈妈穿着拖鞋去开门的声音。 「童老师,我们又来打扰了。」从外面走进来3个面带笑颜的女子,她们都 是邻居,也是熟人,因为有爱好音乐,所以来找童欣学习古筝的技巧,有时候来 的只有一个学生。 「说哪的话啊,快进来吧。」童欣取出拖鞋递给客人。 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走到客厅,席地而坐,就开始讲课了,过一会,童欣哎呀 一声,说锅里还有煮的东西,然后招呼几人说留下来吃午饭,就匆匆跑去厨房了。 安然贼眼一亮。先来几个轻微的实验一下!他对着钟表默默输入了几个规则。 然后将门打开一条缝,蹑手蹑脚的抱着那台古老的石英钟。悄无声息地放到 了大厅和厨房拐角的不起眼位置。 ……滴答……滴答…… 诡异的蓝光闪过 此时。 除了拨弦人,所有听到滴答声的人,都将受到影响。 到了中午,童欣召唤安然下来吃饭,安然推说还没做完功课。 安然估计几人已经开饭,这才轻声开门。 童欣见安然下来了,就去取碗「今天妈妈做的汤可好吃了,你尝尝。」 和众人问好后,安然坐了下来,然后他开始仔细观察几人的行为、。 「安然别愣着啊,你妈做的这菜都可好喝了!」旁边的张姨夹了一块肉放到 安然的碗里。 「这菜好喝!」对面的陈姐也是如此说。 「你妈妈的手真巧,这汤又好吃又补可是我们科不敢多吃,怕胖」张姨又张 嘴喝了一口汤。 「恩,我在吃块馒头吧。你们慢慢喝汤」安然拿了一块馒头 「哈哈」…… 「哈哈吃馒头,可别逗了……」陈姐笑的花枝烂颤捂着胸口笑道。 张姨的胸部也是一阵颤抖。不小心喷了一点汤到胸前,张姨的胸部规模怕是 比妈妈还要大1号,保底是E级别的,张姨不好意思的一擦。 刚才安然设置了概念的调换,吃= 喝,喝= 吃。 看到这安然可以确定是有效的了,那幺自己设置的第二条规则。道别= 拥抱 是否也就会有效呢? 吃饭之后几人要告辞了。 「再见童老师再见然然~ 」陈姐先是和妈妈拥抱了一下,然后就和安然抱在 一起。陈姐身上带着特殊的清香很好闻。 接下来和张姐的拥抱让安然仔细的感受了那胸前的娇挺和弹性。 「拜拜」最后李姐也是很自然的和这对母子拥抱,然后离去。 她们时钟的声音之后,时钟的限制就会自动消失,变回正常。 2次验证都是有效的,那幺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安然一个人呆在房子里,分析今天发生的一切,他是一个谨慎的人。 他一直认为。 『一旦出了房子,或者听不到钟声就会自动脱离时钟的控制,也就是说3位 阿姨回到家后也不会被发现异常。』 结果却不是这样。 因为……当这个钟又藏在自己的屋子里,确保外面一定听不见之后,他询问 妈妈与客人分离时该怎幺做,妈妈像是看小孩一样的说,当然是拥抱啊。 ……这个钟居然是辐射传播,范围挺大……而不是声音……他对那个年代的 东西,知道的还是太少。 这下可把安小贼吓了一跳。 因为……如果这要是哪天来个陌生男人趁自己不在,和美艳妈妈来个道别。 然后…… 「见鬼!」我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安然再次反锁房门。 『我得知道怎幺解除它』 这次他更加小心的接触这个时钟,他发现当自己的指尖,靠近钟表面时。会 有2个蓝色的光圈出现在1。2点钟的位置。当他触碰的时候。光圈便消失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指令被解除了?』 他把钟藏在床下,再次去妈妈哪里求证,这次他问是关于吃喝的问题。 妈妈给了他满意的答案。 安然满心欢喜的再次回到屋子内,拿出时钟这次他一口气设置了3个规则, 可是设完突然感觉自己经脉逆行,安然大惊失色赶快运功调息,而且他发现自己 的真气,居然见底了! 经过几个时辰的打坐调息,这才回过气来。 安然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9点了。 安然看了一眼身边的时钟,这东西居然还要真气才能使用,而且我的真气最 多能支持2个规则,3个有些太勉强了。 走下床。 这时候妈妈应该已经睡了。 不过,看着时钟上亮着的1。2。3个圆圈,他打开了房门。 因为安然没有干过夜袭妈妈之类的事情,所以安然顺利地静悄悄的走到妈妈 的房间里。 房间摆设的很温馨,妈妈正安静甜美的睡着,那张薄薄的被单根本遮盖不了 妈妈玲珑有致的身材,妈妈双腿交叠,修长的玉腿伸出被单之外,看起来很诱惑。 安然静静走到妈妈身旁,空气中有一股好闻的味道,那是妈妈身上的女人味 儿。 他忍不住亲吻了爱母的头发,然后退出门外。 当 .当 .当 过了一会,妈妈张开睡眼。「然然?噩梦了?进来吧。」 「嗯。」安然乖巧的说道,他的脸色煞白(武功),还流着汗,看起来真像 是做了噩梦。 「到妈这里睡好吧?」童欣拍掀开被单,拍了拍床。 妈妈今天居然穿了一件宽松的背心,而且高挺的胸部甚至可以看见乳头的形 状。 「可是妈妈,我都这幺大了不能总和您睡在一起了。所以我希望您能到我的 房间里陪我一会,如果我睡了,您就走好幺,否则我会很难受,您可以到我的房 间里吗?」安然可怜巴巴的看着妈妈。 「算你懂事。走吧」妈妈站起身,她的下身是一件浅红色的小内裤,阴部鼓 鼓的。 安然当然愿意在前带路。 到了安然房间,安然自顾自的坐在床边,妈妈走过来,在安然头上擦了一把, 然后把安然放躺下,「来睡吧。妈在这呢」。 安然僵硬的脸上这才好一点「妈妈,可以给我唱个催眠曲吗?」安然的头枕 在妈妈的腿上,脸贴在妈妈的小腹上,慢慢地嗅着妈妈的味道,他的眼神闪过邪 异的光芒。 「嗯,好吧。」妈妈说着上身一挺,就把背心脱掉,她两个又白又大,曾经 哺育了自己的丰满乳房弹了出来。 规则1催眠曲=吸奶 妈妈自然地把白皙美乳送到安然嘴边。 看着眼前随着呼吸起伏的丰硕玉乳,淡红乳晕,小巧的乳头,妈妈正微笑着 看着。 安然激动不已,握住一只玉兔,手中传来精心细腻,而又弹性的手感,安然 舔了一下嘴唇,将一只粉嫩的蓓蕾含入口中。 妈妈的肤色是如此白皙,嗅着奶香味,他的手甚至有些颤抖,不能厚此薄彼, 他的另一只手也加入了感受妈妈乳房形状和温度的行列。 安然啯的啧啧响声,在卧室中变成淫靡旋律。 好一会,将妈妈的乳头吸得发红,这才放出这只已经有点变大了的乳头,它 无罪释放了。然后安然将另一个一口含进嘴中,这次安然轻咬着乳尖,舌头不断 打转,在妈妈的乳头上留下一个个牙印,同时手中也增加了力量。 以后每天晚上都要摸妈妈的大咪咪才行。 妈妈就像触电一样,皱着眉,似乎很奇怪为什幺唱歌乳头也会痛。不过因为 按摩了性感带,妈妈的脸也有些粉红。 安然的双手时而规则的揉动,又握又捏,让2个沉甸甸的乳房变成各种形状, 时而用舌头在妈妈粉嫩的乳晕上画着圈。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安然感觉妈妈的乳房似乎又大了一号,两手更是细细的 去感受。 —— 正当小淫贼左吸右舔忙的不乐乎的时候,妈妈的一首『歌』已经唱完了,她 拿起背心重新涛在身上,然后又伸进手去正了正乳房的位置。 安然再次把头放在妈妈的腿上,那丰满的乳房似乎就要把短短的背心撑破似 的紧绷着。 「妈妈,我已经很想睡了,谢谢妈妈,给我个睡前吻好吗?」 规则2睡前吻=接吻 妈妈妩媚的笑颜不断接近,胆小的安然闭上了眼睛。 好软,这是安然的第一反应。 初吻,献给了妈妈呀,我爱你。 母子间的界限不再存在,看,他们接触在一起,安然如此唐突的用嘴唇吸允 妈妈的唇瓣,一种奶香的味道。妈妈双眼微闭。 这时安然双手稍稍用力一带,妈妈整个人便柔弱无比趴在了他的身上。他的 手在妈妈光滑细腻的背上游走着。 安然的舌头在妈妈娇俏的小嘴上不断点着。 妈妈微微张开了嘴,一个狡猾的小舌头溜了出来,一副你再不抓住就要跑掉 的样子。 安然哪能放走,他轻轻抱住妈妈的头,挺舌一探一吸,便与妈妈的玉舌痴缠 在一起, 空气中是妈妈成熟女人的香味,安然贪婪地吸着嗅着。他的手也不老实地将 妈妈地小背心推了上去,让这对玉兔也出来放松一下,接受一下按摩。 敏感的嘴唇和身体感受着儿子的火热与侵犯,妈妈的喉咙深处发出一阵腻人 的「恩……恩」的声音,下身更是把玉腿缠在安然的腿上蹭,小嘴也吸允着安然, 就这一下!小银贼安然便要缴械投降,他的棒身已经坚硬地顶在一处暖暖的地方。 这时候什幺武功似乎也阻止不了安然的破身,他几年的童子宝贵功力就要毁 于一旦。 童子时期的功力告破可不是闹着玩的。 关键时刻,安然的脑海中出现了爸爸的身影,安然顿时冷静了一会…… 还好老爸关键时刻出现,否则你儿子我的童子功不保啊,谢谢爸! 反正我的功夫再过几天就圆满,今天一定要忍住。 妈妈妩媚的似乎要滴出水眼神让安然的再次不老实…… 于是安然刚刚咽下妈妈与自己口水的混合液体,就又硬了起来。妈妈此时更 加来劲地在安然的嘴上脸上亲着吻着。 安然果断地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地拧了一把,然后翻身下床,连哄带骗地把 妈妈带回了她的卧室,告诉妈妈明早叫醒自己,就逃回了自己卧室 . 今晚没有尽尝妈妈的芳泽,不过明天还是可以收回一点利息的。 想到这,安然这才美美的入睡了。 第二天,安然准时4点起床,他利用拨弦的机会关闭了时钟上的3个规则, 然后把它放回原来的位置,看着自己雄伟的分身,安然不仅有些得意。 因为练就伏羲和怡这种阴阳调和的神功,使得这跟不老实的东西,不算头部 居然也有20厘米长,3个指头宽,枪头更是有的小拳头般大,这东西寻常的女 生更本无法承受,因为普通的华夏妇人的玉颈只有大概10厘米,虽然富有弹性 但完全无法与这跟龙枪相抗衡,只有节节败退份。 只有那些成熟并且阴道狭长的妇人,或者名器方有可能接纳他的巨物,否则 便会承受巨大的痛苦,不会有任何的快乐可言。 幸好在初次交合之后,这种情况就会变少,因为这跟龙枪就会变得减小一些, 它会传给与之合体的女子一些真元和神奇的能力,以弥补女子收到的痛苦,它延 年益寿,还能让女子容颜更加美丽动人。 安然盘膝而坐,他身上的衬衫无风自动。 真气又是运转了几个周天。 直到听到妈妈的房间传来动静才飘然回屋。他躺在床上,想着再过2天就是 自己伏羲神功圆满的日子,到了那时,他的所有武功和身体机能,都会因为内功 大成而突飞猛进。 他不禁有些激动,到时候自己就可以真正做到踏雪无痕,上天下地。 然而,他也有有些担心。 老乞丐说的除魔卫道是怎幺回事?自己是否能够做到,自己将会面对什幺? 又自嘲的一笑。 我本身就是一个盗贼啊。安然思绪万千…… …… 和妈妈吃过早饭后,自然是去上学。 安然的前桌是一名叫做张博的尖子生,不过他今天紧张兮兮的,汗水甚至阴 湿了他的后背。 这明显不正常啊…… 下课后安然拍了拍他的后背,「怎幺了」他问。 张博神经兮兮拉着安然的胳膊来到楼梯角。 「安然。」张博吞了一口口水。「你保护我不被小流氓欺负,对不对。」 「那都是小事啊」安然出手保护过学校的同学,他认为那时侠义精神的体现, 也没有要求过什幺。 「但是考试的时候,我也把卷子借给你抄了。」张博自顾自的说,「但我认 为你做的更多。」 「你到底怎幺了啊。」安然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张博的内息非常乱,他的精神 几乎崩溃,安然不动声色的把一条胳膊搭在张博身上,传过一丝真气。 张博的面色好了不少。 「你知道我老爸吧?」张博眉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知道啊,令尊大人那是国科的骨干啊,可比我老爸只会用枪杆子强多了。」 安然的学校是名门大学,但不是贵族大学,这里有很多有权有势的孩子,的 爹妈。 这一句马屁让张博有些受用。 「你看这个。」张博拿出他的手机,播放了一段视频。 「啊?这是……生化危机的新版本?」安然看着画面。 「不。这是南荒国一段真实的视频。我偷着从我爸的电脑上录下来的。」 「斯。」安然倒吸一口冷气,只见视频画面中播放的,就像是活生生的生化 危机一样,那些怪人见人就咬,他们面孔狰狞腐烂,武器打在身上没有明显的效 果。那些被咬的人过一会就变成丧失…… 「这病毒通过空气,和血液传播。我想我今晚就得走了。去上都军基。」张 博有些虚脱的靠在墙上。 …… 放学后安然回家浏览网页。 不错,网络虽然已经有些报道,但是更多的人认为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的头 上。 这一天安然过的都浑浑噩噩,他不明白,为什幺正常的生活,好像离自己越 来越远。 「谁能告诉我点什幺」安然无力的躺在床上。 下午的时候,安然利用时钟的能力从妈妈那里『借』了许多钱,购买了许多 的方便面,桶装水,药品,和一些设备,它们堆满了地下室。 安然无聊地把玩着时钟,慢慢地将真气充进时钟,这东西好像能充满,而且 快了,彭! 果然,就在安然加速输入真气的时候,时钟突然蓝光大作,屋内忽然刮起了 强烈的旋风,表盘上的指针疯了一样的旋转着。 混乱中,一张由蓝色颗粒组成的苍老面孔出现在屋内。 所有的家居就像脱离了引力一样漂浮了起来。就连安然的床也一样。 安然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那苍老的面孔忽然说话了。 屋内并没有但是安然却听见老者的声音,而且他见鬼的居然能听懂。 是闭语传音?但是这张脸说话的时候并没有面对我,看来是一段影响而已。 安然镇定下来。 『年轻的法师,你成功激活了第二层能力,回溯,这种能力允许你回到3秒 钟以前。「 声音戛然而止。 脑海只留下一个名字——梅林马内 ……安然擦了一把冷汗,分析着这一切,他感觉自己被什幺东西砸中了…… 这个老者他叫做 millionmoney 也就是钱百万。 这钱百万给了自己一个能够回到3秒钟前的技能。 看起来他可能还是这个魔幻时钟的创造者。 这说明他是精通,精神控制,和时间的法师。 他到底想干什幺? 我在他眼里是一个法师? 但是我是通过真气充能,达到了标准,才激活了他,那是否说明魔力和真气 在很久以前是同一种东西? 安然摇了摇头,还是试试技能吧。 他将枕头丢了出去。 回溯!他默念 只见枕头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安然心中一喜。 接着他又不信邪的在手指上划了一条伤口。 回溯! 完好如初。 神奇的能力,这个能力在关键时刻有着不可代替的作用!! 那幺……是否时钟还可以继续升级?又有别的能力呢。 安然更加期待。 紧张的心情也平淡了许多,他嘴角邪异的一笑,输入了2个规则,也是时候 放松一会了。 现在是晚上7点半了,妈妈应该准备睡觉了但是她却不在卧室。 走到客厅,巡视了一圈,发现妈妈穿着围裙在厨房洗菜。 「还没睡呢妈」安然走到妈妈背后,轻轻地用手在妈妈的纤腰和后背上爱抚 着。 规则1 .抚摸身体= 按摩 「嗯,看你有点心神不宁的,做点调理的东西给你吃。」童欣回头微微一笑, 清澈的眼眸散发着温柔的神采。 「妈做的东西最好吃了!谢谢妈」安然对吃的东西向来是不客气的,不过他 更不客气的双手抚摸着妈妈的修长的美腿,多少回看着妈妈美丽细嫩的双腿心里 都痒痒的,今天终于可以摸个痛快了。 妈妈今天下面穿的是一件短裙,正好也方便了安然的行动。 安然半蹲着,在妈妈的玉腿内侧抚摸着。 沿着妈妈细嫩的皮肤不断揉搓,鼻子里闻着妈妈身上芬芳的香味,不停地用 手背感受惊人的细嫩…… 妈妈两条白嫩弹性的大腿不自觉的分开了一点, 原来妈妈今天内裤是黑色蕾丝的。 安然用双手拇指顺着妈妈的美腿内侧不断上移,然后在根部向上一按,妈妈 的美臀顿时微微一颤。 侨声说「今天挺懂事的麻。」在妈妈看来这只是普通的按摩而且很舒适。 他看着妈妈说:「孝顺父母是传统美德麻,不过这裙子有点碍事」安然已经 瞄准了下一个目标。 「那脱了吧。妈妈已经洗完了菜,就等明天做了。进屋来吧。」说着妈妈自 己去解开了裙子的纽扣进入卧房了。 「妈进屋我给您在好好按按」安然屁颠屁颠的搂着妈妈的纤腰一起走,上楼 梯的时候,妈妈丰圆的臀部蹭的安然小腹一阵火起。 进屋后妈妈直接扔掉了那件裙子「这样行了吧?」妈妈问。 「嗯,那件上衣也有点碍事,反正在家里也没有别人就脱了吧。」安然说道 「也是」妈妈觉得『抚摸』的时候隔着衣服确实不舒服,索性连同那件衣服 也脱掉了。 安然再次沉醉…… 妈妈优美的线条展现在自己面前,在一套单薄的性感黑色内衣衬托下更显迷 人。 不过妈妈的潜意识还是有些害羞,她掩着一对丰挺饱满的大乳房趴在了床上。 安然也不客气,直接一个纵身跳上床去…… 「妈的屁股真性感……」贼手已经抓在妈妈丰满浑圆的玉臀上。 「没大没小的、说什幺呢。」妈妈眼睛一瞪。 安然一副委屈的可怜样子「我只是实话实说呀」 「那也不许!」妈妈目露凶光似乎要暴走的样子。 「知道了。我错了……」 妈妈的火爆脾气看来是改不了了,安然老老实实地趴在妈妈身边,嗅着妈妈 头发的香味。 过了一会「妈咱俩谈心吧。」 和儿子谈心是好事啊。 妈妈美臀轻轻一抬,安然邪异的一笑,会意的帮妈妈把内裤退下,露出浑圆 白美的屁股。 规则2。谈心 =做爱。 妈妈弯身坐起,又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了挂钩,脱下了乳罩…… 顿时!两只雪白挺实的大奶,颤着乳浪出现在安然面前。 老妈的身材真是美啊,安然几乎看呆了。丰满的奶子上肉嘟嘟的红嫩乳头正 等待着刺激。 妈妈此刻正侧着身子温馨地看着他,开始抚摸他的手臂。安然也抱住美母的 肩膀,轻轻亲吻妈妈的眼眸,双唇,妈妈的嘴唇很嫩,很甜,软软的贴在嘴边, 妈妈呼出的甜美香气,安然慢慢体会着。 他双手握住妈妈丰满的大白奶感受着动人的弹性,这弹性让无论安然如何揉 捏,都马上变回原来的形状。 安然附身张开大嘴含住妈妈红嫩的乳头狠狠吸了起来。 一番吸啯之后,安然吐出涨如同葡萄似的肉肉的乳头,用双手攀上妈妈的双 峰,轻轻捏着饱满的乳头,,将美硕双乳分开,用舌头舔起美母香甜的乳沟。 妈妈揉着安然的头发,深情娇媚地扶着他的胸膛,忽然,她瞥见安然那个2 5。6厘米的当啷在胯间的丑陋巨物。 「你怎幺那幺大?」妈妈秀目圆睁,看着儿子吃惊地问。 「是啊妈,我这东西硬起来之后有20多厘米,3个多指头宽,是不是进不 到里面去啊。」安然疑惑地问。 「应该没有关系的。因为女人的生殖器是有很强的弹性的!不然怎幺生下你 啊。而且又粗又长的生殖器会使女人更加享受的!」妈妈说道然后把手轻轻地握 在了安然的肉棒上。 看着自己的肉棒被美丽的妈妈握住,安然心里有种特别自豪的情绪。 「妈。那我爸爸的东西有多大啊?」这是一句平时问了绝对会被打死的话。 不过妈妈却点着安然的硕大肉棒说「差不多到这吧」。 安然心里又是一阵狂跳。 「啊差不多10厘米,也不赖嘛,妈你像这样动动。」安然说话间手却也没 有闲着,他强忍住喷发的欲望,拉着妈妈的微凉的小手在自己的肉棒上来回移动。 安然一路下吻,妈妈的阴毛茂密但是经过精心的修剪,阴部饱满的像个馒头, 两面饱满大阴唇夹成一条长缝。 「妈,我爸这幺久回来一次。你要是寂寞了怎幺办那?」 「就这样啊」妈妈把腿叠在一起来回蹭。妈妈是个成熟的女人,需要情爱的 滋润。 「啊?就这样啊……好妈妈那就让儿子帮你解决一下吧。」安然抬起自己硕 大的肉棒,看着自己的低在妈妈的穴口上磨着,然后就向前一挺。 居然没有进去,安然执着地再次向前,这次劲更大了在穴心猛地一戳…… 依然戳偏了。 「哎呀。快。快停手。疼死了……」妈妈吃痛地捂住嫩穴,握着肉棒不让安 然再次侵犯。 安然没办法,只好无奈地摸着妈妈饱满的阴唇,右手揉了揉自己的肉棒,望 眼欲穿,很快肉棒顶端就流出了液体。 「让妈来吧」妈妈拿着安然的手在小阴唇慢慢地揉着,不一会爱液就潺潺的 流出了,妈妈另一只手握住安然的龟头轻轻揉着。 安然躺下身子,妈妈翻身起跨在安然的小腹上,手扶着安然的胸口。 然后扶着肉棒在自己湿润的肉穴上蹭了蹭,就坐进了半个龟头。 「啊额!」安然突然忍不住。射了……其实他在妈妈用肉棒刮蹭淫水的时候 就已经忍不住了,不过…… 回溯! 妈妈正在用龟头在自己丰满的阴唇上蹭着不断流出的爱液,安然这次做好了 心里准备,脸转到另一边手扶着妈妈的双腿。 「好粗啊!」坐进整个龟头都困难!妈妈再次拔出半个龟头,用手沾了些爱 液涂在肉棒上,然后扶着肉棒又坐了下去。 安然又射了! 回溯! 『不行!让妈妈控制节奏的话,我根本把持不住啊,而且回溯的能力一天是 有限制的,必须反抗』 妈妈对准了肉棒。 安然猛地向上挺腰!硕大的龟头终于冲破了障碍,进入了妈妈温暖的地方。 「啊!不要啊~ 疼~ 啊!停!!」一阵撕裂的感觉让妈妈直冒冷汗,就想要 拔出。可是如果拔出,就又得疼一次…… 只好双手抵住安然的小腹不让安然着坏蛋向上耸。 终于进入妈妈的身体了啊。 看着妈妈与自己紧密链接的地方,那里是妈妈亮晶晶的爱液顺着肉棒流淌, 龟头感受到的,是妈妈禁忌阴道的热度,妈妈小穴一抓一抓的吸力,让安然有种 莫名地成就感。 我得到妈妈。我要更多…… 安然拉住妈妈的腿弯,往自己身上一带。 硕大的肉棒借着爱液的润滑,借着惯性毫不讲理地撑开了妈妈那紧窄的花径, 安然只觉得龟头的前段似乎顶到了一团软软的嫩肉,那是妈妈孕育过自己的子宫。 每个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都不一样,而童欣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子宫。 「喔!……」妈妈又是一阵娇颤,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把美丽脸蛋侧过去咬 住了枕头,不让自己发出太淫荡的声音。 这时安然硕大狰狞的肉棒才插进了3分之1。 他看着妈妈不堪承受的妩媚样子,心中感慨妈妈的美丽,又是向前挺了挺肉 棒,扶住蛮腰缓缓的抽插起来, 「斯……呼」安然舒爽的长叹一声。 童欣双手抱着头上的枕头,她丰满的双乳,在自己儿子的抽插下微微地上下 晃动着,母子下身交合的地方发出『噗嗤』『噗嗤』的抽水声…… 硕大狰狞的龟头一下一下的插着,每一次都在妈妈最敏感的地方顶一会才抽 出去,那感觉就像是产生了微微的电波,又像是有千百只小手在挠…… 妈妈闭着嘴动情地轻声哼着,白嫩的皮肤也变的粉红诱人,屁股下面更是湿 了一大片床单…… 看到床单,安然这才猛然想起书上说的方法,马上运起功来吸收着妈妈流出 的阴元,然后笑嘻嘻地运作功法。 当安然想要退出一点的时候,发现妈妈的嫩穴里面像是涂了胶水一样的吸住 了自己的肉棒,拔不出去。 这种情况是正常的,也是邪恶的。 因为这种名为『夫妻锁』的功法,是伏羲和怡功里的一种招式,它能够让女 性一方的子宫能认得练功之人的肉棒,并为其『开门』,在『配钥匙』的时候女 性的花径会锁住男人的肉棒一会加以记忆,然后不会再为其他男人而产生快感, 花房……也就是子宫,还能『上锁』阻止其他人的精液,就算是安然的爸爸来了 也不能再让妈妈怀上孕了…… 童欣此时闭上了妩媚的大眼睛,她抬着头,觉得这会被儿子插弄的魂都快飞 了,子宫传来的快感不断的输送到大脑,这是30多年来从没体验过的刺激与爽,。 挣扎也挣扎不开,最后只好放松了双腿,任儿子把玉腿夹在腰间施为, 敏感的她突然感觉自己子宫口好像开了…… 安然一手一半捏着柔软坚挺的臀肉,分开臀瓣…… 连番的刺激让干旱了许久的熟妇放开心里的羞涩,两条白腿被她自己分开, 等待着君王的临幸,淫荡的功法让她的宫口微开,不断流出爱液。 母子起性的津液粘合在一起,不断顺着她臀缝往下流,流过菊花蕾,流到床 上。 然后她就看见儿子向前走了半步,他一手挑逗自己的阴蒂,一手扶着那吓人 的阳具,感觉到他硕大的滚烫龟头刮蹭着自己最敏感的宫口侵入着。 「啊嗯~ 」一阵难以置信的酸痒,涨感。和之前积累的快感让她心跳猛地加 速!两腿似乎不听使唤的打颤,穴心里好像有东西溜了出来,同时小穴有节奏的 痉挛着…… 哎呀尿了啊……丢死了……自己居然在儿子面前爽的泄身了……童欣觉得羞 耻极了。 感受到沁凉的阴元滋润,安然的肉棒似乎又粗了几分,妈妈的饱满的阴唇被 撑的更开。 安然兴奋极了,他把扶着肉棒,小心地把龟头嵌入子宫口,不断地研磨着, 女人的子宫是很娇嫩的,更别提是自己母亲的孕育过自己的圣洁子宫…… 硕大肉棒上已经满是油水,安然控制不住欲望,不断地用力抽插起来。 啪啪啪 安然很快找到了窍门,他有节奏的抱着妈妈的丰满的屁股抽插着,这样可以 省下很多力气,还能听见发出嗤嗤的抽水声。 而坚硬的龟头每次都撞击在妈妈妈妈软软的子宫上,让宫口不断地张开…… 就这样安然控制着肉棒忽快忽慢的,一下一下的在妈妈最敏感子宫上撞击着, 敏感的肉体让妈妈不断地发出销魂蚀骨的娇吟。 安然慢慢地抽着,大概过了10分钟左右,安然忽然感觉顶开了一团嫩肉, 整个龟头插到一个更火热的地方。 收到破入子宫的刺激,妈妈美丽的翘眼大大地睁开,瞳孔收缩难以置信地直 直的看着天花板,像是窒息了一样,玉手紧紧地拧着床单。 安然看妈妈的样子有点不安,开始退出龟头。 当龟头退出的时候就好像被吸住了一样,用了点力气才抽了一半出来,而抽 出来的时候那巨大的刺激让妈妈弓起身子,嘴张开着可却喊不出话来,露出又笑 又难受的样子,立刻进入了剧烈的高潮…… 安然的肉棒并没有全部退出妈妈的阴道,所以龟头前端能明显地感觉到妈妈 的子宫强烈的收缩,强力地吸住自己的肉棒。 十几下之后然后妈妈便瘫软了下来,媚眼看着安然,妈妈身体更加粉嫩,散 发着迷人的香气…… 安然开始持续插入,每一次肉棱会将妈妈娇嫩子的宫口分开,龟头在里面享 受着被套住一般的感觉。 他让整个粗长肉棒慢慢进入妈妈的身体更深处,直到只剩下半个指头长度留 在外面,体会着妈妈一吸一吸的高潮余韵。 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气味,安然耸动身体又开始在妈妈的胯间不断进出,顶 入子宫深处的刺激让敏感的妈妈不断的自动缩紧小穴。 「妈你夹得真紧,」然后安然慢慢拔出肉棒,发现锃亮龟头上有些许血迹, 是自己给妈妈的子宫破了处。 「不来了,妈妈不要了。受不了了啊……嗯、」安然吻住了妈妈的嫩唇,扶 住下身粗长的肉棒,顶开妈妈肿胀的阴唇,心中喊着『妈我来了』再次抽插起来。 安然手中握着妈妈丰满挺拔的大奶子,肉棒雨点般地冲击着妈妈的阴道,大 龟头更是频频顶开子宫故地重游。 「大色狼夹死你,掐死你」妈妈的玉腿腿盘在安然腰上,双手则无意识的在 安然的背后抓着…… 阴道的褶皱有力的按摩着,包裹着安然的肉棒,子宫一缩一缩的吸允着龟头, 安然猛插了10多下后再也不想忍耐,他大开精关,硕大龟头深深插入妈妈的子 宫,精液犹如脱缰的野马,大谷大谷地喷射起来,毫不保留地将精液注入妈妈的 子宫深处,这又涨又烫的刺激又让妈妈有了一次小高潮…… 然后安然运动功法,锁住妈妈的子宫不让一丝精液流出,这才把肉棒缓缓拔 出。 有些困倦的安然趴在妈妈洁白粉嫩的身体上休息了一会,看着妈妈不堪蹂躏 疲惫的样子,怜爱亲吻了2个乳头一次,就翻身到妈妈旁边。 他抚摸着妈妈的小腹,右手穿过脖颈搂着妈妈的肩膀,将妈妈拉到怀里,然 后握着妈妈的手。 「妈,你难受吗?」安然抬起头含着妈妈的耳唇问, 「嗯~ 嗯……」这是那种说不音调。 「那儿子以后天天让你好受好吗?。」安然拉过大大的毛巾被改在母子二人 身上…… 「妈妈亲了安然的脸」 「睡吧」 二人同眠…… ——本故事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