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张无忌与黄衫女(完结+续篇1


张无忌与黄衫女(完结+续篇1-6)


话说张无忌辞去明教教主一职,和赵敏隐居于山林之中,每日享受画眉云雨之乐,好不快活。然而,日子过了一阵,张无忌渐渐发现自己时常面色发红,口干舌燥,时常胡思乱想,不能自持。行房之时更是悍猛无比,时常弄上两个多时辰,令赵敏无法招架,以张无忌医术之佳,竟也查不出病根所在。张无忌暗想这样也不是办法,只好上武当山向太师傅张三丰求教。张三丰把了张无忌的脉,又听了张无忌的叙述,略一思索后叹了口气,向张无忌道出了病因。原来张无忌修炼的九阳神功为纯阳真气,张无忌又不懂阴阳调和之术,因此体内阳气之旺异于常人,偏偏张无忌又修行了圣火令神功那种旁门左道的武功,时而心魔暗生,无法控制这过于充沛的阳气,长此以往,恐怕会走火入魔,彻底堕入魔道。张无忌一听急了:「太师傅,孩儿这病,该如何治才好?」张三丰站起身来,在屋内踱步片刻才道:「无忌,要治你这病,需得以深厚纯阴内力导入经脉,散入五脏六腑,化去多余的阳气,方可除去病根。可惜啊!老道我自幼修习纯阳无极功,一身内力亦是纯阳一路,无法化解你体内的阳气,实是爱莫能助啊!」张无忌听了更加焦急,所识修炼纯阴内力之人中,玄冥二老武功已被自己废去,就算没废也不可能为自己治伤;周芷若的九阴内力亦被自己化去,自己和赵敏成婚后不知所踪。难道自己这病竟无法可治了吗?想到这里,张无忌一身冷汗。颤声道:「太师傅,您知道有谁身具深厚纯阴内力,可治孩儿之病吗?」张三丰道:「无忌,那日屠狮大会后,你上武当山来,曾提到一位在屠狮大会上相助你的黄衫女子,你还记得吗?」张无忌惊道:「记得!那日太师傅说,她是神雕大侠杨过的后人。」张三丰说道:「不错,老道年少时曾听闻,神雕大侠乃古墓派传人,古墓之内有一宝物寒玉床,为千年寒玉所造,能克制你体内的阳气。又闻神雕大侠亦习得九阴真经,说不定也传给了他的后人。当日听无忌你所言,那位黄衫姑娘临走前说道『终南山后,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那她现在应该隐居在终南山的古墓内。你可速速下山,去终南山中寻到那位黄衫姑娘,说不定她可助你化解此厄。」张无忌喜出望外:「谢谢太师傅指点」。张无忌又听了张三丰所说的一些古墓派的故事与情况后,便立刻辞别了张三丰,和赵敏道别后,火速前往终南山。张无忌不敢耽误行程,火速赶路,不日便达到终南山脚下。他顾不得休息,立刻进山寻找,可惜在山中转了七天七夜,除了遇到几个猎户和樵夫外,连个古墓的影子都没发现。他喃喃自语道:「杨姐姐啊杨姐姐,想不到见你一面这幺难。要是见不到你,我这病该怎幺治啊。」忽然,张无忌听到附近似有流水声,循声而去,看见一条小溪正在眼前流淌。他脑中灵光一闪:「有人居住之地必然离不开水!古墓必然在水源附近。」张无忌立刻站起身来,沿着小溪寻觅起来。过不多时,张无忌忽然发现了一块低矮的灰色石碑,上书八个大字「此乃禁地,外人止步」张无忌曾听太师傅说过古墓与全真教的恩怨,知道古墓在此碑附近,心中一阵狂喜,刚欲迈步向前,忽然听到一阵「嗡嗡」声,起初张无忌并未留意;可片刻之后,这嗡嗡声连成一片,愈来愈响,似是向张无忌所在方向移动。张无忌脸色一变凝目望去,一条洁白的云带状的东西,正从丛林深处向自己飞来,竟是太师傅张三丰所提到的那剧毒无比的玉蜂!张无忌心中暗暗焦急「杨姐姐你也太霸道了,我尚未踏入禁区,你便如此对待,这却是何道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却不料玉蜂飞到界碑上空,便一字排开,密密麻麻地停在空中,似乎在监视着张无忌。张无忌略微宽心,运起内功喊道:「张无忌有事前来拜山,请杨姐姐撤去玉蜂。」他说话声音并不想亮,却震得山谷鸣响,声音在山间回荡,犹如虎啸龙吟一般。玉蜂似乎受到威慑,亦从界碑处后退了数尺。忽闻林中琴声响起,须臾箫声和琴声合鸣齐奏,在悠扬的乐声中,丛林中缓步踱出一位身披淡黄衫的女子以及四位身着白衣和四位身着黑衣的侍女。这位黄衫女子风姿绰约,容美绝俗,苍白的脸上没有半分血色,端的清丽绝尘,令张无忌自惭形秽。来人正是活死人墓的主人,曾数次搭救张无忌的那位黄衫女子。黄衫女子微微一笑道:「张大教主,你不去掌管明教,却跑到小女子这里作甚?」张无忌脸微微一红,结结巴巴地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黄衫女子沉吟片刻道:「张教主身遭此厄,小女子自当竭力相助。请张教主前往寒舍一去。」一干人当即朝着密林深处而去。过不多时,来到墓前,不知黄衫女子动了什幺机关,只见一块巨石缓缓滑动,不久露出一个洞口,黄衫女子道:「张大教主,请。」黄衫女子那几个小婢不知何故,掩面而笑,嘻嘻哈哈地跑进墓中,弄得黄衫女子玉颜晕红,却又无计可施,只得让张无忌先行,她关闭石门后,两人同向洞中走入。但见洞中火把通明,空气清新,并不觉得与外面有何差别。黄衫女子道:「这里平日都不点火把的,想比你是贵宾,丫头们怕你看不清,是以点上灯火。」张无忌闻言向黄衫女子看去,在通红火光映照下,她双颊微红,更显得雍容华贵,俏丽绝伦。黄衫女子大囧,低了头在前面引路,张无忌见她纤腰微动,带起黄衫,飘飘乎如御风而行,端的如仙子凌波,神妙无方,不禁看得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