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淫妻小说  »  补偿



补偿


排版:tim118
字数:10325字

「总算到星期五啦。」玛丽说。

「真是想死我了。」凯文补充道。

玛丽和凯文正在去餐厅的路上。他们已经说好吃完饭后去看电影。他们都经历了忙忙碌碌的一个星期,想好好放松一下。

凯文开车时还是忍不住盯着玛丽的腿。玛丽穿着一对浅黑色长袜,还穿了一对新的高跟鞋,就是这双鞋让一米六的玛丽看起来有一米六八。

「真是性感。」凯文禁不住这样想。

其余的部分也不赖。一条黑色短裙紧紧包住玛丽的臀部,刚刚遮住长袜的上端。红色的短上衣合身的贴着玛丽惹火的上身。凯文非常喜欢看到他老婆的乳头从紧身衣服上向外突出来。很明显玛丽在她的披肩长发上下了一番工夫,淡淡的妆也让她的脸更显得楚楚动人。凯文对有这样的老婆感到自豪,也很愿意和老婆外出,把老婆展示给人看。

「凯文,小心!」玛丽喊道。

凯文抬起头来,发现前面停着一辆货车。他猛踩刹车,却已经来不及啦。
「!!!」

「见鬼。」凯文看到他们的车头插到了前面货车的下面。他真的是沉迷在老婆的娇躯的时间太长了,以致忽略了路面状况。车撞的很猛,但是好象并不严重。
幸好他们都有系安全带。

凯文问玛丽「你没事吧?」

玛丽摇头,略带惊慌,说不出话来。

这时有人敲着玛丽那边的车窗。车窗外站着一个高大强壮的黑人,敲着车窗,示意他们出去。

凯文慢慢的走出车子。他看了一下碰撞的情况,并不是太糟糕。后面的车辆并未受到车祸的影响,照样绕道前进。

「老兄,真是对不起。」

「对不起?」那黑人叫道,「我这里有一车的人,他们不能因为你的粗心而有损失。你把我的车弄成什么样子啦!希望你有买保险。」

「真是倒楣!」凯文心中暗骂。他的保险三个月前已经过期,保险费又增加,他不愿意再付保费,没想到今天碰到这种事情。

凯文检视了一下车祸的情况,发现并不是很严重,但如果要赔偿却也超出了他现在的经济能力。

他希望能和那黑人讲些道理。「老兄,我现在没有任何保险,我现在也没有足够的现金来赔给你,但是我会分几期赔给你。」

「别胡扯啦。」那黑人打断他。

在凯文想继续劝说时,又有三个高大的黑人走过来。

「雷,到底怎么回事?」

「他没有保险,也没有钱赔给我们。」

雷说,「只好交给警察啦。」

「慢,慢,慢,看看能不能不让警察来。」凯文急忙阻止道。

他不想再和警察打交道。他的汽车保费的增加就是因为半年前一次意外。那次他有些醉了,开车撞到了路灯。法官重重的罚了他,还禁止他一年之内开车。
如果警察这时介入,他会被取消驾驶照,有可能还会有牢狱之灾。更让他担心的是朋友有一包东西放在车上,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极有可能是大麻。
「喔!喔!」雷的一个朋友叫道。原来玛丽从车里走出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状况。

「还好吗?」玛丽问道。

「宝贝,看上去不妙哦。」

雷从头到脚打量着玛丽,目光慢慢锈在了玛丽丰满的双乳上,舌头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舔着自己饥渴的嘴唇。另外三个人也目不转睛的盯着玛丽。

雷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眼前这家伙很明显是因为自己的块头而不敢发作,自己又有三个朋友,他又不愿意和警察打交道,很明显他曾和警察有些过节。雷知道自己可以从凯文身上得到几乎任何东西。

「让你的女人来赔吧。」

「恐怕她也没有钱赔给你呀。」

「赔不了?」雷冷冷的反问道,「那不是太糟糕了吗。」

他的同伴也明白了雷的意思,纷纷在一旁起哄。

「老兄,你老婆可是有别的宝贝呀。」雷又说。

凯文非常讨厌雷的语气,但是又无可奈何。他看到玛丽焦急惊慌的目光。
「你准备怎么呢?」凯文问道。

雷朝太阳落山的方向看了一眼,回答道:「只有一个方法,我们今晚有一个聚会,让你的老婆参加。天一亮,大家两不相欠。」

凯文知道这些男人想些什么,他又看到了玛丽惊恐的目光。他虽然不知道玛丽是否了解这意味着什么,但他知道玛丽吓坏了。

「我不能这样对我的妻子。」

类把他粗大的胳膊搭在凯文的肩膀上说:「凯文,处境很困难哦。你赔不了损失,又不愿意叫警察。你只有两个选择,让你老婆加入我们的聚会,或是我们叫警察来。」

随着又奸笑了一下,「你也在被邀请之列。」

凯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玛丽在旁边叫道:「凯文,不要答应。我不想和他们一起去!」

凯文却什么也不能做。

他想过跳上车一溜烟跑掉,但是玛丽却下了车和他在一起。凯文觉得事到如今,很明显不管怎样,他们都会把玛丽带走,如果他反抗,很有可能被狠狠的揍一顿。如果他同意,也许他们会对他客气些,而且他们说他也可以参加。至少他可以和玛丽在一起。

凯文默默的考虑了一下,说:「带她走吧。」

「凯文!」

看到雷和他的朋友们已经走近她,玛丽总算反映过来凯文用她的身体来补偿这次意外了。

她知道凯文还处在驾驶禁令中,她知道凯文处境困难,但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她真的不敢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玛丽拼命的挣扎,可一点用处都没有。

雷告诉她,「如果你听话,事情会容易很多。」

玛丽明白那暗示的威胁,只有乖乖的听话。

上雷的车前,玛丽看了凯文一眼。凯文只能说「对不起」。

雷把玛丽推上车,对他一个朋友说:「尼可,你和凯文一辆车,把他带到地方。」

雷上了车,发动了汽车,他两个朋友把玛丽夹在了后座。

凯文和尼可尾随着。

「你们不会伤害她吧?」

「如果她听话,我们会对她很温柔的。」

「你们都要和她做爱吗?」

凯文战战兢兢的问道,一边觉得耻辱,一边却发现自己的阴茎正在勃起。
「我们这样说吧,我们只是把自己介绍给你可爱的妻子。」尼可淫笑着回答。
一路上凯文不再说话。

十分钟之后,他们停在了离市区五公里意外的一所旧房子。四周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一走进房子,就看到了玛丽。

凯文问:「你还好吧?」

玛丽点点头,很明显对将要发生什么感到羞辱。目光也因为自己的丈夫无能把自己逼到了这个地步而充满了怨恨。

房子非常的小。一进门就是客厅,厅的左边是厨房,右边一张沙发靠在墙上。
一直向前是卧室,旁边有个洗手间。墙上空调闷闷的工作着。房子还算乾净,但有一种怪怪的味道。玛丽恨不得马上就离开。

雷从冰箱中拿出一打啤酒丢给一个叫吉米的。吉米把啤酒打开,然后分给每个人。

雷拉过一张椅子让凯文坐下,把玛丽拉到自己的身边。吉米,尼克和另外一个叫摩根的坐在了沙发上。

雷开始发言了,「玛丽,我们的聚会开始啦。如果你放松,你会喜欢的。如果你反抗,结果会很不愉快。记住,你是我汽车的赔偿。明白吗?」

玛丽点点头。她当然明白她是赔偿品,但是她真的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对待自己。她只有一种想法,可是却希望自己是错的。

雷接着说:「玛丽,现在回答我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玛丽细声的回答「我是赔偿品。」

雷说道:「正确,美人,那,我们今晚又会做些什么呢?」

玛丽停了一会儿,不知道雷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个聚会,不是吗?」
「我们在这个聚会中要做些什么呢?」

玛丽知道雷想让她说什么,脸一下子就红了。太难为情啦。但是雷点头示意她赶快给个答案。

玛丽望向凯文,却只看到无助的目光。

她只好转向雷回答道:「做爱。」

「我听不清楚。」

雷兴奋的大声叫道。

玛丽已经是泪光满面啦,可是不得不稍稍提高声调再说一遍,「做爱。」
雷又笑嘻嘻的问:「聪明的女人。那,我和我的朋友要和谁做爱呢?」
玛丽已经因为羞辱而涨红了脸,「是我。」

雷点点头,接着道:「非常好。为了让我们更好的进入状态,希望你能先把衣服脱掉。」

玛丽的脸已经紫了。恐惧使她不知如何是好。在他不知所挫时,雷已经开始解开她第一个钮扣了。

一边解,雷一边说道:「宝贝,看样子你需要一些帮助。」

在第一个扣子解开后,雷突然把玛丽的衣服分开,猛的往下一扯,玛丽的前胸已暴露无疑。

玛丽被雷的突然举动吓坏了,泪水涌了出来,嘴也因为惊慌而合不起来。
「剩下的你应该自己解决了,明白吗?」雷恶狠狠的说。

玛丽点头,马上接着解开剩下的扣子。

非常明显,如果她让雷不高兴,雷就会狠狠的教训她一顿。她把已经被扯烂的上衣脱掉,露出粉红色的乳罩。玛丽丰满的乳房被乳罩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乳头只被遮住了一半。房间里所有的阴茎马上长了至少一寸,包括凯文的。
凯文喜欢看到玛丽的裸体,和她在一起时,阴茎总是硬硬的。就算这时在这种情况下,反映还是一样,甚至更强烈。

他只希望玛丽没有注意到他。

接着,玛丽脱掉她的裙子,露出粉红色的内裤。她想接着脱高跟鞋和袜子,但是雷却让她继续穿着。

雷问玛丽的尺寸是多少,玛丽轻声回答道:「37D-23-36」。
一片赞赏之声涌来。

雷伸出手轻抚着玛丽仍然被乳罩围着的左乳,玛丽却因为羞辱而把头转向一边。她不想看到任何人,也不想看到凯文。

她知道凯文肯定勃起了。在别的情况下,玛丽会很欣赏,很高兴,但绝对不是现在。

雷把玛丽的乳罩扯开,露出乳头。玛丽粉红的乳头已经勃起。

雷看得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乳头。现在,跪在地上。」

玛丽没有动,她一心只想着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雷只好把自己动手把玛丽往下按。

玛丽因为双肩被压的难受,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看到玛丽跪下后,雷说:「你最好合作一些。我讨厌什么事情都要我来干。
你今晚都是我的,你明白吗?「

玛丽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表示抗议。

雷注意到了,大声叫到「你明白吗?」

玛丽只好赶快回答:「知道。」

雷满意的说:「现在把我的裤子脱下来,把我的阴茎掏出来。」

玛丽犹豫了一下,还是服从了。

她把雷的裤子拉到膝盖处,眼前就被一个巨大的凸起遮住了。然后,玛丽怕自己的指甲弄痛了雷而触怒了他,只好小心翼翼的把雷的内裤拉下来。

玛丽根本没准备好迎接她的是什么。一个25公分的粗大阳具直冲着玛丽的面前。

玛丽身子往后仰了一些,直盯着眼前这个家伙。

雷用手搓着自己的阴茎,在玛丽面前晃来晃去。他实在是等不及她那湿湿的嘴唇啦。

「舔它。」居然有少许柔情。

玛丽看着这个巨物,又回头看了看凯文。

凯文耸耸肩说道:「对不起,老婆。但是你越听话,我们就会越快离开。」
玛丽认识到自己的老公居然这样懦弱,看着自己被别人如此欺负却袖手旁观,脸都气红了。

自己的老公因为自己怕受到伤害,居然鼓励自己服从这些男人!

一种报复的心情爆发出来。那些男人要怎样就怎样。凯文应该为自己的背叛,懦弱而偿到耻辱的滋味。

于是玛丽不再等待,而且雷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她闭上双眼,一口咬住雷的龟头。

雷的汗味直冲的玛丽反胃。雷的龟头象鸡蛋一样大,她不得不张大嘴才能包住它。

一阵暖流从下体直冲入雷的大脑。那湿湿暖暖的女性的嘴包住他的阴茎,他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声。

他感觉睾丸在收缩,精液不断的涌出。好久没有和女人做爱了,更不用说是一个这么性感的白种女人。

他盯着自己的阴茎在白种女人的嘴中进进出出,白色的脸颊和自己黑色的阴茎形成鲜明的对比。

雷觉得自己越来越兴奋,特别是想到要让自己的精液填满玛丽的嘴。他明白自己就要射了。

玛丽现在双手握住雷的阴茎,就算是这样,还有好长一段露在外面让她吮吸。
除了对凯文的惩罚外,玛丽已经有些主动的动作了。因为她觉得他越快射精,他们就能越快离开这鬼地方。

雷感觉到玛丽的热情,也尽力配合。在玛丽吮吸的同时也开始有规律的在玛丽的口中抽插。玛丽也开始张大嘴尽量能够容纳下更多的肉棍。

龟头已经顶到了玛丽的喉咙,玛丽时不时因为被呛住发出反胃的声音,但雷却越来越舒服,一副爽死了的感觉。慢慢的雷25公分的阳具居然全部被玛丽包在口中。看着玛丽的鼻子埋在自己的阴毛中,看到自己黑色的肉棍在一个白色女人的口中进出,雷实在是忍不住了。最后一次从玛丽喉咙中抽出来,浓浓的精液喷在了玛丽的口中。好像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看到雷最后的抽搐。

玛丽闭着嘴,也闭着喉咙,怕把精液咽下去,但雷射精后的力度实在让她吃惊,最后不得不张开了喉咙,把每一滴精液吞下去。

雷又在玛丽的口中抽插了几分钟,才依依不舍的拔了出来。

口水和精液顺着玛丽的嘴角流下来,玛丽也不停的喘着气,争取多呼吸一会。
过了两分钟,玛丽才的气息才恢复正常。

雷坐到椅子上看着玛丽喘息。

玛丽的痛苦对他来说什么也不算。在他眼中,玛丽只是用来赔偿自己损失的物品,他只是要物尽其用,和自己的朋友分享。

雷打着手势说,「尼克,轮到她下面那张嘴了。」

尼克站起来走到玛丽的后面。玛丽看上去已经平静了许多。

尼克抱起玛丽,然后让她双膝双手着地。这时玛丽面对着雷和凯文。

玛丽望着凯文,仍然希望他能做些什么。凯文是满脸的羞愧,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一个人对付不了这几个肌肉发达的家伙,只能问:「你还好吧。」

玛丽正想回答他,突然觉得尼克的手已经绕过自己的胳膊,罩住了自己的乳房。

尼克把玛丽抱的更紧了,玛丽也很容易就感觉到尼克已经赤裸了。他的肉棒直挺挺的靠在她的臀部,随时准备进攻。

尼克揉着丰满且富有弹性的乳房,就觉得自己下体一阵阵的抽搐,又把手指移向玛丽的乳头。

玛丽低头看着黑手搓着自己的乳头,只觉得乳头不听话的勃起了,下体也不断分泌着液体。

她尽量不让自己兴奋,但是身体出卖了她。凯文也注意到她的反应,很奇怪自己的老婆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很享受,但是想到自己臃肿的裤裆,也无话可说。
尼克的手慢慢往下移,伸到了玛丽的内裤中,一只手挑逗着阴蒂,一只手在顺着阴唇上下滑动。玛丽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身子向后靠到尼克身上,腰部随着尼克的手有节奏的摆动。

凯文真是妒火燃烧,他的妻子似乎已经非常享受别的男人的爱抚啦。

尼克觉得玩够了,猛的提起玛丽,把她放到厨房的桌上。

他粗暴的把玛丽的臀部拉到桌边,扯掉她的内裤。玛丽一下从幻想中醒来,不能适应刚刚还非常温柔的尼克怎么会一下变得如此粗鲁。

二话不说,尼克把他二十公分的阴茎插入玛丽。

他没想到玛丽已经那么的湿了,一下就进去了一大半,玛丽也同样的吃惊。
再两下尼克的睾丸就已经在和玛丽的阴唇接吻了。

尼克的手也不闲着,在玛丽的身上游走。玛丽已经香汗淋漓,全身看起来像涂了一层橄榄油。

尼克喜欢这种感觉,也喜欢玛丽随着他的插入发出的阵阵娇喘。

玛丽的阴道已经淫水四溢,尼克觉得自己的阴茎好像被一块绒布包着,上下套动。

他更猛烈的冲刺,桌子也随着前前后后的摇动。

玛丽意识到尼克就要射了,急忙大叫道:「不要射在里头,我会怀孕的。」
玛丽不吃避孕药,她避孕的方式是用避孕环,但她今天没有戴。她虽然不确定,但觉得现在好像是处于排卵期。

玛丽的话让尼克和凯文都感到吃惊。尼克觉得所有的女人都是吃避孕药的,凯文却奇怪玛丽为什么不用避孕环。

尼克把玛丽抱起,走向沙发。肉棍仍然插在玛丽体内,玛丽觉得异样的舒服,不由自主的又喊出声来。

吉米让开。尼克把玛丽放在沙发上,把阳具抽出来,上面沾满了玛丽的爱液。
他搂住玛丽的腰,把她双手别到背后,用大肉棒在玛丽的肚子上磨来磨去。
尼克奸笑道:「原来你不想要小孩。没问题,给我机会插你的双乳吧。」
玛丽听到后一下轻松了好多。玛丽很喜欢凯文用她的乳房来摩擦。

看着尼克的阳具慢慢的靠近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兴奋,好像在期待着那硕大的黑肉棍在她的乳沟中进出。

尼克用双手把玛丽的乳房向中间推,丰乳紧紧包住自己的阴茎,刚才在玛丽下体得到的润滑已经足够让他在这里自由出入了。

尼克在这细小的乳缝中抽插了几分钟,不再用手把玛丽的乳房向中间推,而用手一边揉搓着玛丽的乳头,一边向中间拉。

玛丽只觉得一阵阵热浪从全身各处涌来,不由自主的闭上双眼,身子往后靠到了沙发上。她克制自己不要发出呻吟声来,可是并不成功。

玛丽的爱液已经随着乳头的刺激顺着大腿流下来,阴唇开始卷曲,阴蒂开始突出。

吉米也上阵啦。他用两个手指在玛丽的阴道中探索,又用大拇指紧压着玛丽的阴核。

尽管是被迫的,玛丽发现自己开始享受这种性爱了。

实际上,玛丽也记不清楚什么时候曾有这种欲仙欲死的感受,就算是和凯文在一起。玛丽曾经是,现在也是一个非常性感的女人。

尼克觉得精液在体内沸腾,他知道快支持不住了,就问玛丽:「宝贝,我快不行啦,射在你嘴里好吗?」

可是玛丽正因为强烈的高潮而说不出话来。

吉米笑着说:「尼克,想不想看一下?她比你射的还快哟。」

玛丽的喘息实在是强烈的催化剂,尼克再也受不了了。

他挺起身来,套动自己的龟头,浓浓的精液喷洒在玛丽的脸上。

第一射落在了玛丽鼻子的左侧,玛丽这时已经从高潮中恢复了一些,感觉到尼克正在用精液给她洗澡。

对于尼克一团团精液撒在脸上而给自己带来的快感,玛丽也感到很震惊。
她看了凯文一眼,凯文依然只是用无助的眼神看着她,但也明白自己的老婆会怎么做。

玛丽抓住尼克的阳具,用自己的脸摩擦着这个大肉棒。

她直盯着自己的丈夫,同时把一个陌生人的阴茎吞入了嘴中。脸上的精液被肉棍沾了不少,玛丽细细品味着每一滴的味道。

最后,依然是盯着凯文,玛丽说:「尼克,你的味道好极了。现在我想该轮到吉米了,你不会吃醋吧。」

尼克笑着摇头走开,凯文却是满脸的惊愕。

玛丽鄙视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是他给自己带来了麻烦,现在要以牙还牙。至少自己在这项卑鄙的交易中已经有所收获啦。

吉米早已迫不及待,尼克爆发时他已经把自己脱光了。

当吉米进入时,玛丽一脸满足的表情。

吉米的尺寸平时绝对不是玛丽紧紧的阴道所能承受的,但是经过尼克的开垦,吉米粗大的生殖工具一下就进入了十公分,再几下努力,吉米就尽根而入了。
吉米不仅长,而且不可思议的粗。

虽然雷和尼克都比通常的尺寸要粗一些,但是和吉米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吉米大概有十八公分那么粗。吉米每进入一寸,玛丽都不由自主的大声呻吟着,最后总算用自己的爱液把吉米整个给润滑了。

凯文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他不知道玛丽是否还能恢复到原来紧缩的状态,但是很明白,以后自己这个平常的阳具一定会迷失在玛丽的洞中。

吉米慢慢的就开始用力啦。整整三十公分,抽出时见到龟头,插入时鸡蛋大的睾丸敲击着玛丽的阴唇,甚至菊门。

一会儿,摩根也加入了战团,从玛丽的丰乳开始攻击。他轮流吸着玛丽的乳头,吉米就在下面努力大工作。

凯文一脸悲伤的表情,首先是玛丽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自己,然后就是这些黑家伙做爱时她居然满脸的爱意。

凯文发现雷已经不在自己的后面,却在打一个电话。他想偷听,但是雷的声音太小了。在雷放下电话之前,凯文好像听到他说:「等会儿见。」

凯文松了一口气,他怕玛丽在吉米和摩根结束后还不能离开。

吉米依然是那老一套,尽根而入,尽根而出,但是对于一根长三十公分的已经却已经很管用了。

玛丽的身体随着每一下的抽插而颤抖。她的阴唇已经发红了。在吸收了五分钟吉米的肉棍后,又一次高潮席卷了玛丽的全身。

她抽搐了大约三十秒,爱液喷满了吉米的下体。

摩根看到后大笑道:「这个婊子又射了。」

每个人都大笑起来,除了凯文羞辱的低下了头。

吉米依然是雄风依旧,大概十分钟后,他把玛丽的腿抬起来,让她把腿蜷缩在胸前。

玛丽的阴部整个暴露在沙发的外面,吉米可以更深入了。

他一直在回想玛丽对尼克说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射在她体内呢?他越这么想,就越喜欢在一个白种女人体内种一颗黑种子。

吉米嚷道:「宝贝,从一见到你我的精液就开始准备出发了。现在你想怎样利用呢?」

玛丽睁开双眼,凯文那可怜虫的表情让她下了决心。

「射在我里面,」玛丽告诉吉米,「如果是我让你的精子想跑出来,我想全部给我就是最正确的。」

又大声加了一句,「我想要我白的身体怀上一个黑孩子。」

这是吉米所能接受的极限了,最后努力一下,深深的插入玛丽的子宫中。
玛丽紧紧闭上双眼,感受着精液射冲击子宫,感受着精液在子宫中流动。
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睛,轻轻的说了声「谢谢」。然后瞪着她那可怜的丈夫。

看到老婆冲着自己笑,他怀疑自己的婚姻是否已经完蛋了。他现在开始后悔为了自己而把老婆推入麻烦之中。

当吉米确定每一滴精液都射入了玛丽的体内,才依依不舍的拔出来,坐回沙发上。

摩根已经忙于脱衣服了。

吉米一喘过气来,就站其身走到玛丽面前,玛丽饥渴的伸出舌头为这个沾满了精液和自己的爱液的黑肉棒做清洁。

摩根给了玛丽几分钟恢复一下,然后调整了一下玛丽的姿势。现在玛丽是双手双腿贴在沙发上。

由于阴道里满是各种液体,又被吉米给扩展了许多,摩根毫不费力的就把自己那二十公分的生殖器官插了进去,但是感觉空荡荡的,没什么刺激。

摩根拔了出来,玛丽觉得下面一空,回头看是怎么回事。摩根把手指伸到阴道中转了几下,充分润滑后在玛丽的屁眼摩擦起来。

玛丽不知道肛交为何物,只觉得有种异样的舒服,直到摩根将他的阳物直接插入自己的肛门中。

玛丽有反应之前,摩根已进入了十公分左右。

玛丽觉得一阵剧痛,痛苦的哼哼了几下。但是最坏的很快就过去了。

摩根在肛门插了几下后,他较小的阴茎已经全部埋在了玛丽的肛门内。玛丽开始放松了,感觉着菊门处带来的快感,感受着全身一阵阵热浪。她从来就不知道肛交是如此的让人飘飘然,从没想到阴茎插在肛门中会和插在阴道中一样的舒服,甚至更好!

当摩根在玛丽的肛门耕耘的时候,门开了,一个黑人走了进来。玛丽沉迷在肛交的高潮中没有注意到,然而那个人看到了玛丽。

「嘿,老兄,就是这个婊子吗?她正在让摩根走后门?」

雷点了点头。门又打开了,又进来一个黑人,后面有跟着一个,后面还有。
凯文看着不断增多的人数,开始感到恶心。又挤进来十二个人之后,门才关上。

摩根在后庭的不停碰撞,玛丽感到不断的高潮。在一次极度的高潮后,玛丽睁开了眼睛,发现满房间挤满了男人。

这么多男人同时盯着她的裸体,肛门处还插着一根肉棍,让她感到很不自然,她也明白这会是一个漫长的晚上,但是并不紧张。

这时凯文站起来,望着雷说:「你不能让这些男人干我的老婆,她会受不了的。我们的约定中没有这些人。」

雷一把把凯文推开,说道:「我们只约了太阳一升起来就让你们走,我从没说过只有我们四个。我看还有七个钟头。去他的,我还没有干过你老婆呢。」
这时耕耘了半天的摩根已经开始播种了。

他匆忙的拔出来,整根插入玛丽的喉咙中。玛丽还没有反应过来,摩根的精液已经顺着喉咙直冲入胃里。想也不想,也根本顾不上刚才摩根的肉棍插在什么地方,玛丽马上用嘴含住阳具,用舌头绕着这个稍微疲软的工具打转。

当摩根最后拔出来时,本来粘满了各种分泌物的阴茎已经乾乾净净了,就剩下玛丽的口水让它显得发光。

摩根一离开,马上就有一个新人取代他的位置。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急于干玛丽一下,有的已经忍不住自己掏出已经用五兄弟来安慰了。

很快,玛丽就变成了泄欲工具,每次她至少有两个或更多的洞里插着一根肉棍。

有时嘴里还要同时含住两根,每只手上还要套动一根。有的人实在是等不急了,就直接把精液射在玛丽的身上。

看到自己的老婆居然喜欢同时被这么多男人干,凯文恨不得钻一个洞跳下去。
有时玛丽也会笑着看着凯文。她不断的要求这些黑人把精液射在自己的子宫中,不断的对这些人说:「我想怀你的孩子。」

凯文意识到玛丽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今天愚蠢的决定,她在用怀上别人的孩子来惩罚自己。

有无数的精液落在她的身上,有无数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她肯定会怀孕的。
凌晨的时候,又来了十个人。

玛丽看到了,一点都没有受不了地感觉,只露出一种期待的目光。

房子太小,人太多,干过玛丽的人不得不出去等待下一轮。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仍然有不少的人在轮候,雷也正插在玛丽的肛门中。但他居然很受信用,他打手势让凯文帮玛丽穿起衣服,然后走人。

雷已经得到充分的赔偿了。玛丽拒绝了丈夫的帮忙。

她帮雷穿回衣服,说:「我现在有点累了,但是休息一会儿我就又可以让你们干了。」

雷一脸狂喜,「当然你可以留下来休息,然后继续我们的聚会。」

玛丽轻蔑的瞪了凯文一眼,「我不再需要你了,你可以回家了。如果我喜欢,几天之内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然后她就躺在沙发上睡了。浓浓的精液洒满了全身,还有精液不断的从阴道和肛门中流出来。

这天晚上,玛丽和二十六个男人做爱,搞的这些男人总共射了六十多次。休息了一整个白天之后,她有和雷到他平时最喜欢的酒吧去玩。

那里总共只有五个女人,而只有她是白人。不用说,他吸引了最多的目光。
当晚,她又让十数个黑人在她身上射了几十次。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玛丽都和雷在一起。雷把她带到自己工作的加油站。
他把玛丽放在男洗手间,以25美元一次的价钱卖给任何想上她的人。
一星期,玛丽替雷赚了超过三千块。雷分了一半给玛丽,玛丽就用这些钱买了一些性感的衣服。

晚上,她继续在酒吧中为雷和他的朋友们服务。

一个星期后的星期六,雷把玛丽送回家。

玛丽给了雷深深的一吻,谢谢他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前一天她已经打了电话给凯文,在留言机上留言自己要回来了。

她不知道凯文是否还要自己,但是自己的变化全是因为凯文背叛了自己。她知道日子决定不会再和原来一样。如果凯文还想要她,就必须和别的男人分享她。
还有一件事,玛丽计算错误,并没有怀孕。当时她只是要不断的羞辱凯文。
实际上他并不想怀孕,所以她决定随身带着避孕工具。

玛丽现在全身「鸡」的打扮绝对会让她有不断的机会被人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