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淫妻小说  »  临检




公安扫黄之夜,我在夜总会因为穿吊带装而被误作「小姐」抓走,十天后,男朋友保出了我,我男友这才得以知道我遭受过的兽行。

那晚是朋友媚嘉生日,大夥在KTV庆生,闹到11点半才结束。走出KTV却发现已被包围,被塞入了警车,稀稀落落只有5个女人。除我叫着「我不是鸡!」之外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孩,长头发,抱着几本原文书坐在我左前方,侧面看起来挺漂亮的,似乎不比我逊色,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某大学硕士班一年级学生。车内冷气很冷,吹的我两条大腿凉飕飕的,不禁有点后悔没有换下啦啦队服。我今年18岁,XX商专4年级,并且是学校啦啦队队长,今天下课后啦啦队留下来练习到8点,而小怡庆生会6点半就开始了,所以练习结束后连啦啦队制服也没换下,批件外套就匆匆去了,而啦啦队的短裤一向很短,几乎全部大腿都露在外面,根本无法御寒。

由於刚才喝了一点酒,头有点晕沉沉的,所以想打个盹,眼睛刚上没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旁边有一人,睁眼一看是个粗壮的中年男人。只能自认倒霉,心想反正在这儿他也不可能太过份,没想到我错了。我完全无防备地被这个男人拖进了警长室,头到脚打量着我,目光慢慢锈在了丰满的双乳上,舌头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舔着自己饥渴的嘴唇。乳房马上被四只飢渴的手捏住,我仅仅叫了一声「我不是。真的,放了我吧。」雷子看得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鸡。现在,跪在地上。」

我没有动,一心只想着赶快离开这个地方。雷子只好自己动手把我往下按。因为双肩被压的难受,发出轻微的呻吟声。看到我跪下后,雷子说:「你最好合作一些。你明白吗?」我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表示抗议。

当一双手腾出空,伸进我的裙下,拉掉内裤的时侯,我后悔今天穿了如此窄小的内衣,而且没有戴乳罩。

虽然知道这些男人想些什么,虽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很快便赤裸裸地被他们拉开大腿,性器官展示着、乳房被吮吸着,警长们顾不上任何巧,极其粗暴地抱起平日骄傲的我,他的肉棒直挺挺的靠在我的臀部,随时准备进攻。揉着丰满且富有弹性的乳房,又把手指移向我的乳头。我低头看着黑手搓着自己的乳头,只觉得乳头不听话的勃起了,下体也不断分泌着液体。我尽量不让自己兴奋,但是身体出卖了我。警长们也注意到我的反应,很奇怪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很享受,但是想到自己是被当作鸡来对待的,也无话可说。

手慢慢往下移,一只手挑逗着阴蒂,一只手在顺着阴唇上下滑动。我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身子向后靠到他身上,腰部随着手有节奏的摆动。

警长们觉得玩够了,猛的提起我,把我放到桌上。

二话不说,把他大得惊人的阴茎不容抗拒地插进阴道……警长们的奸污开始了。

我在男人下面扭动着想逃避这羞辱的命运,当我意识到他就要射了,急忙大叫道:「不要射在里头,我会怀孕的。」警长们觉得所有的鸡都是吃避孕药的,警长们奸笑道:「原来你不想要小孩。没问题,给我机会插你的双乳吧。」警长用双手把我的乳房向中间推,丰乳紧紧包住自己的阴茎,刚才在下体得到的润滑已经足够让他在这里自由出入了。

在这细小的乳缝中抽插了几分钟,不再用手把的乳房向中间推,而用手一边揉搓着玛丽的乳头一边向中间拉。

我只觉得一阵阵热浪从全身各处涌来,不由自主的闭上双眼,身子往后靠到了沙发上。克制自己不要发出呻吟声来,可是并不成功。爱液已经随着乳头的刺激顺着大腿流下来,阴唇开始卷曲,阴蒂开始突出。另一个警长也上阵啦。他用两个手指在阴道中探索,又用大拇指紧压着阴核。喘息实在是强烈的催化剂,他也受不了了。

他挺起身来,套动自己的龟头,浓浓的精液喷洒在我的脸上。

第一射落在了鼻子的左侧,我感受他正在用精液给我洗脸。

对于一团团精液撒在脸上而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我也感到很震惊。

当第二次被强奸之后,我瘫软下来,毛茸茸的阴户中央的花芯被玩弄得勃张起来,男人的精液顺着丰满的大腿根滴下来。

警长喘息着把我抱在怀里,他那硬挺的阴茎徘徊在我的湿润的阴道外面,摩擦着我丰腴的肉丘。我的阴毛很多,阴部玲珑浮凸的裂缝深深陷入,阴唇隐隐可见。「这个婊子又射了。」

每个人都大笑起来,突然我发现那位长发女孩也被带到旁边,想必那他们要尝尝鲜,挑清纯的鸡来玩,可我们不是啊!一左一右将长发女孩夹在中间,在她身上不停肆虐。我的天啊!难道男人全部都只有兽性,不但不阻止,还加入暴行,这些人的书都读到那去了?没时间细想,这种情况下我已完全放弃抵抗,努力地吸吮他的阳具,舔他的阴囊,左手握着他的鸡巴上下套弄,希望能尽快完事。警长在她的两腿之间找好位置,狂暴地开始舔她,舔她的大腿、她的小腹、她的阴阜上的毛……最终停留在她的阴核上。警长的肉棒敲开她的阴户,黑色的大阴茎将会深入柔软、肿胀的体内。警长把她两片白嫩的屁股尽量分开,她的肉缝张开了一道迷人的褶皱,凹凸分明,纤毫毕露。「啊……不要!啊……」她左右扭动腰肢,想避开那炙热的肉棒。她的奶头上下颤动的样子刺激了急于干她的那个男人,她的阴户整个暴露在外面,警长按住她胀大的阴蒂,巨大的龟头滑进她的两腿中间…

警长把手指伸到阴道中转了几下,充分润滑后在我的屁眼摩擦起来。不知道肛交为何物,只觉得有种异样的舒服,直到他的阳物直接插入自己的肛门中。只觉得一阵剧痛,痛苦的哼哼了几下。但是最坏的很快就过去了。

在肛门插了几下后,他较小的阴茎已经全部埋在了肛门内。感受着菊门处带来的快感,感受着全身阵阵热浪。

让我极端羞辱的时刻到了,被警长们一上一下夹住,一个插入阴道,一个插入肛门……那位长发女孩声音颤抖地呻吟着,她惊叹警长们阳具的坚硬,她难以置信自己同时被几个男人肆意地玩弄着乳房、阴部和肛门.警长们干我们,甚至轮奸我们。我俩的体内此时和阴道外沿一样潮湿,她的奶头瞬间硬挺起来,我前后两个孔道同时夹紧了入侵的男性生殖器。

男人的身体因为流汗和欲望而闪耀着,警长的阴茎快速滑进我们的里面,警长抚摸着她的乳房,让她的大奶头在自己指尖下挺起来,警长很满足地发泄了压抑了许久的性欲。我膨胀的、粉红色的私处急于夹紧警长的鸡巴,颤抖的、蜜汁四溢的入口处,阴毛也亢奋地竖起。高潮后我只觉得全身虚脱,但他还不放过我,迅速脱下裤子坐在椅子上,并将我压倒跪在他两腿间,压着我的头将已勃起的阴茎塞入我的樱桃小口。这女孩的身材比我还好,我一向很自傲我的164cm,32,23,34的身材,但这女孩大概有34,24,35,168cm,两位美女同时被玩,真是便宜了这群色狼。在两人夹攻下,这美女已无招架之力,虽然还在抗拒,却已忍不住开始呻吟,「喔…啊碍嗯…喔…嗯…碍」,被她淫媚的声音感染,我又湿了,那警长也忍不住了,抓住我的头在我嘴里一阵猛插,虽然他的鸡巴比那中年男子小(大概13,14cm),但也弄的我的小嘴又酸又麻,接着他便在我嘴里射精了。射了后还不抽出阴茎,逼我将精液全部吞下。我从未曾让男人在口内发射,更别说喝精液了,想不到第一次居然是被陌生人射在嘴里。警长用舌头去舔她的下体,还不时将舌头插入阴道,整个阴道口湿淋淋的,不知是口水还是淫水。那中年男子则努力亲吻她的乳房,和我一样,她的乳头也是漂亮的粉红色,胸部比我还大,她的左手被中年男子抓着,正握着他的大鸡巴,那根鸡巴真的很大,少说20公分,又粗,那女孩的手还无法整个握住!

门又打开了,又进来一个人,后面有跟着一个,后面还有。

看着不断增多的人数,开始感到恶心。又挤进来十个人之后,门才关上。我感到不断的高潮。在一次极度的高潮后,那位长发女孩睁开了眼睛,发现满房间挤满了男人。

这么多男人同时盯着我们的裸体,那位长发女孩肛门处还插着一根肉棍,让她感到很不自然,我们也明白这会是一个漫长的晚上,两个警员站在背后,约20岁,一高一矮,神情有些犹豫,但眼睛都充满兽欲,此时中年男子说:「还等什么?你们说不定一辈子都碰不到这种鸡,而且还是两个。」,在他怂恿之下,两个警员不由分说将我拉过去,这时我已完全绝望,一切逆来顺受。他们先将我外套脱下,再将我的T恤从头脱掉,当我双手举起时他们分别扣住,不让我放下。接着掏出他们的鸡巴凑到我嘴边,我含着泪,顺从的先含住其中之一,头一前一后的替他口交,过一会再换另外一根,由於双手被制,只能靠嘴巴服务,所以特别辛苦。这种姿势似乎让他们特别兴奋,一边享受我的口交,一边揉着我的奶子,没多久两人都完全勃起了。令人惊讶的是那矮个子却有一支巨炮,含着他的鸡巴特别吃力。这时那长发女孩被带到我旁边,她已被剥的光溜溜的,而我也只剩脚上的球鞋。调整姿势后,那中年男子和矮警员分别坐在地上,我们两个女孩则像狗一样趴在他们两腿间,我替那中年男子口交,长发女孩则替矮警员口交。那高个子警员则手口并用,在我屁股后对我阴道及屁眼又摸又舔。弄得我快感连连,脑筋一片混沌,什么羞耻心都没了,只会不断浪叫,淫水泛滥,地上湿了一大片。那长发女孩也一样,被那年轻人舔得失去理智,完全不再抵抗,不停的呻吟,还不时将嘴里的大龟头吐出来大叫:「碍喔…舒…舒服…啊埃不行了…」,那中年男子把大鸡巴深入我嘴里,淫笑着说:「你们两个小骚货真会叫,今天不好好干你们几次,就太对不起你们了。」。这时我们后面的人已经插入,后面两人扶着我俩的雪白屁股,噗嗤一声从背后直插到底。

碍…两人同时大叫,这两人像是在比赛一样猛烈的抽送,充血的阴茎磨擦着阴道壁,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将我推向高峰,我大声呻吟,不断浪叫,真正是要欲仙欲死。而旁边长发女孩反应更激烈,已经被插的胡言乱语了,「…碍好…好舒服…碍要死了…好爽…不要停…碍爽…碍」,没想到斯文的外表居然可以那么淫荡。我俩浑圆的小屁屁被撞的啪啪作响,两对柔软的奶子随着抽送前后激烈摇晃,配上噗嗤的抽插声,及不停的淫声浪语,更催化我的中枢神经,没多久我就达到高潮。而从长发女孩的淫叫声高低起伏来判断,她也高潮了,而且不只一次。这时干长发女孩的年轻人也射精了,将精液喷在她满身大汗的背上。而我后面这名警员虽然鸡巴不算大,却很持久,还在继续奸淫我。中年男子中似乎等的不耐烦了,将我扶起站着,要我把舌头伸出,让他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搓揉我的乳房,我的右手扶着他的腰,左手则套着那根大阳具。我两条修长的腿则张的开开的,让警员在后面狂插。好不容易这警员精了,精液喷在我屁股上。这中年男子居然用手指将精液拾起,抹在我舌头上,手指在我嘴里抽插,逼我全部吞下。吞下后他把我右腿高高抬起,搂着我直接把那根特大号鸡巴由下而上狠狠插入小穴好像要撑破了,其实这才进去一半。只是慢慢进出,徐徐插了一阵后,阴道渐渐适应了,不争气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沿着大腿滴到地上。我紧紧抱着他,口中乱七八糟的叫着:「好…棒…好爽…碍不要停…碍爽死了…碍碍…啊碍」,他见我越来越兴奋,便把我的左腿也抬起,让我腾空挂在他身上,双手扶着我柔嫩的屁股,噗嗤一声将鸡巴整根没入。天啊,我从未过这种特大号的滋味,粗大的鸡巴将小嫩穴撑的一点空隙也没有,但比起强烈的快感实在微不足道。这时他开始发狠猛干,每一下都重重的顶到花心,干的我死去活来,高潮迭起,嘴中只会无意识的浪叫。而那长发女孩也一样,坐在椅子上,那矮警员将她双腿高高举起打开,用那根大鸡巴一下下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将阴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阴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小穴中还不断流出新的淫水。矮警员显然对这位漂亮大姊姊的嫩穴满意极了,一面和长发女孩亲吻,不时喃喃念道:「喔…好紧…太爽了…喔…姊姊好…好会夹…」。而我们两个女孩在特大鸡巴的狂插下,早已溃不成军,什么淫声浪语纷纷出笼,彷佛不这样叫不足以宣体内的快感。「碍碍要死了…升天了…好会干…碍爽…爽死…哥哥(弟弟)…鸡巴厉害…碍爱爱…爱死大鸡巴…要…受不了…妹妹(姊姊)喜欢…啊啊碍想干一…一辈子…啊碍不行了…干死妹妹(姊姊)…碍插…插到底了…要死了……」,像是在比赛一样般,我们两个女孩发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正在被强奸。到了04:00警长又慢慢进入我了,可以感受到警长阴茎插到底时,顶端触到子宫口的感觉.当我湿润的私处再次被占有的一瞬,长发女孩长长呻吟了一声,她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们总是喜欢两个人一起玩她……

昨夜难以启齿的一幕回忆

第二天夜里副警长奸污我们时,一直在搓弄她的奶头,直到它们变硬为止,把它们提供给另一个警察之后,副警长嘴唇夹紧我的奶头,阴茎在我乳酪般滑腻的膣道里愈进愈深……阴户绽开越来越大,副警长从后面摸着我的乳房,鸡巴插入我多毛的裂缝,小腹紧紧贴住我雪白的屁股。

另一个警察看见长发女孩被占有的阴户滴出淫液,扑上去把阴茎也挺入她的阴户!几个男人集中力量对我们轮番炮击,每个鸡巴都把她干过了,她极羞耻地呻吟着,被迫以各种姿势遭受奸污。我也一样!

为了能彻底地摧毁她的自尊心,三个家伙一起奸污了她……

我被警长不停地蹂軥了一个多小时,在警长无数次的抽插下达到了高潮,男人依然不肯放过我,排队轮流把我又奸污了!

第三天夜里,男人们的手指抚弄着我俩完全凸起的大阴唇时,长发女孩叹息着,警长们企图撩拨出她更多欲望,两指浅浅探入时,她屏住呼吸,只是扭动。又插了一会儿,警长们把我放在地上一条摊开的睡袋,改成男上女下的正常位,长发女孩也被抱过来,爬在我旁边,圆圆白白的屁股翘的高高的。一个从没见过的警长半蹲着,用他那根大鸡巴从背后继续插她,插的她两颗大奶剧烈晃动。另一个从没见过的警长将鸡巴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着。女孩看样子被干的很爽,想叫嘴巴却被堵住,只能皱着眉头,「嗯嗯嗯嗯」的不停哼着。这时我的嘴也被塞入一根阴茎,有人来解救的希望大概是微乎其微,要脱身看来只好饱这些色狼。突然间抽插的速度加快了,警长们正在做最后冲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尽头,「碍啊碍碍要死了…要要…要死了…啊碍碍救命…救…救…啊碍妈碍碍碍」,我们两个女孩被干的急喘,不断告饶。

几乎同时,两人将精液分别喷在我俩的胸部及背部,接着还用手将精液混着汗水均匀的抹在我俩的胸部,腹部,背部及臀部,最后将五指轮流伸入我俩的嘴里要我们舔乾净。

这个时候,我们两个女孩这一晚都各自高潮了四,五次,已经浑身乏力,站都站不起来。但他们还不准备放过我俩,要我俩跪着替他们吹喇叭,吸着吸着6根鸡巴又都硬梆梆了,我俩轮流用嘴套弄他们的鸡巴,四只手还要替其馀四人打手枪,忙得我们香汗淋漓,有时他们还变态的将两根鸡巴一起塞入我们的小嘴。
后几天男人在玩我们时,其他家伙就拍下我们的各种各样羞辱被奸的照片。每个过程都被监视器拍录了,值班室里,所有警员饶有风趣地看着我们的私处的突出部分毛茸茸地敞开着被男人玩弄。

有一天晚上,几个粗壮的女警把我带到地下室,我很幸运没被性虐待,只是她们用粗大的假鸡巴干得我死去活来,用剃刀把我弄成了没有阴毛的白虎女。
在放我们走的前一晚,他们把所有的鸡(包括我俩)聚在一起玩了一夜。
分别钻到我们胯下,要我们坐在他们脸上,小穴正对着他们嘴巴,他们一面抚摸我们的屁股,一面替我们口交。渐渐地,原本已乾涸的小穴又湿了,啧啧有声吸着我们的淫水,还不时将舌头插入阴道,手指则抠弄我们的屁眼,弄得我们忍不住又呻吟起来。见我们兴奋了,长发女孩率先由后面被干,我前面则有4根鸡巴轮流插我的小嘴。他们射精后,有人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将一个麻辣女孩双腿抬起,从背后一边干一边走,麻辣女孩以手代脚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再走回来,才走了一趟麻辣女孩已累的趴在地上不断呻吟。

有一个红头发女子,许多男人的手游移在她性感的乳房上,抚弄她的乳头,舌尖搜索着她两腿间每寸肌肤,她像一个冰淇淋蛋糕一样被转动着,每个男人的手都可以轻易滑进她两腿之间,抚摸她小腹下面那块毛茸茸的温软部位,然后随心所欲地奸淫她。我则被人将双腿弯到头的两侧,他背对我半蹲着,一边插我小穴,一边抠我屁眼,搞得我爽声连连。

过一会儿,男人越来越多,从这个时后开始,他们轮番上阵,任何时候都至少有两人在强奸我们,干的我们淫声充斥房间,泄了又泄,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只有看到我们快要虚脱,他们才会让我们稍事休息,但一等我们回过气,他们就又摸又舔的撩起我们性欲,接着自然又是一阵狂抽猛送,干的我们一整晚都在「大鸡巴…」「亲哥哥…」「爽死了…」不停乱叫。各式各样的姿势换了又换,我还被带到院外,面对着高速公路的车流,站着被几个男人插到高潮,最后将精液喷的我脸上,头发到处都是。长发女孩则最多同时应付4人,我们这些可怜的女人脸上,身上,嘴里不知被射了多少精液。就这样子我们几个美丽女孩一直被奸淫到天色微亮,我们互相搀扶的离开,各自返家。

我们很想上法庭,但还要将这段有声有色的经过叙述一遍,这样淫荡的一面将完全公开,越想越裹足不前,最后还是算了。过了两个星期,突然在报纸上见到一则新闻,收容所人员被大批暴徒围殴成残废,引起中央重视!下文件关停全国收容所整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