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淫妻小说  »  美女沉沦成妓女后的悲惨人生作者hahaxiao2012




美女沉沦成妓女后的悲惨人生


字数:6600

妓女,一直是一个伴随着男人射精的呼喊以及女人痛苦呻吟的职业,很多男人如果听到某个女孩是个妓女,看着这个女孩美丽的脸庞和苗条的腰身,都一边神往着,一边假装正经的躲避着,真正敢直接面对妓女以及和妓女说笑聊天的很少,为什么?因为大多数男人都是闷骚型的,他们一边渴望着多操几个妓女,一边不肯被别人说他是一个嫖客。

妓女都很漂亮,80%都是美女,她们的身材以及相貌,都是其他普通女孩无法比拟的,尤其很多妓女因受过专业的做爱训练,在侍候男人方面,更能让男人飘飘欲仙,她们可以女上位,可以为你口交,可以为你舔菊,可以用舌头给你洗澡,可以为了让你感受做爱的愉悦,做出各种良家女孩无法做出的做爱动作,可以这样说,90%的良家女孩不会为了让你做爱舒服,不管自己怎么累,都愿意配合你提出的任何动作要求。

和妓女做爱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操完根本不需要负责,在操之前,你只需要把价格确定,你接受价格,就可以随便操,操完直接走人,不像操一个良家,费了半天劲,花了不少钱,你操完以后想甩,这些良家哭天喊地的缠着你,直到你给她一点钱作为补偿为止。

每次当我用钱彻底摆平一些良家的纠缠以后,我甚至在心里想,这些所谓的良家,和妓女又有什么区别?从职业素质上,这些良家比妓女做爱水平低;从付出金钱上,这些良家消耗的金钱总金额更高的离谱,难道仅仅因为良家干净?其实,很多良家妇科病也不少,有些良家的逼,味道也很大,很多良家,在让你操之前,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几百次,几千次,这让我对妓女这个职业,心里充满了尊敬。

我这个人生性随和,性格开朗,因对妓女这个职业尊敬,一直在和这些妓女交往过程中,言语和行为也非常注意,和她们交往,就象和良家女孩交往的方式一样,当然,我也喜欢和一些聊得来的妓女进行一些定期的约会,有些妓女,因为相处很好,从良之后,她们在一些公司做着正规职业的同时,也会经常出来陪我,这让我感慨,一些所谓良家女孩,你如果不知道底细,一些公司里的美女,也许曾经就是妓女。

妓女从良以后很少献身,因为她们本身在当妓女的时候仅仅是为了钱才愿意和不同的男人上床,当她们不做这个行业时,假如她们不喜欢一个男人,你就算是给她钱,她也不会和你上床的,因为当妓女,是她们内心深处的一个污点,她们永远不想再重复过去交易式的性爱。

写妓女,我可以写一个系列,但因为时间紧,确实有些手懒,所以就先写一个吧,本文,将记录一个我身边的妓女的真实故事,相信,当你看完本文,你会对妓女这个行业有更多的感触。

小林是一个大型会所的全套服务女孩,第一次遇到小林,是我在忙完工作以后,感到特别疲惫,于是想去找个妹妹放松一下,思考了很久,想着还是去会所吧,因为这些会所会员卡里的钱,本质上都是相当于你已经把钱花了,你如果长时间不去,如果那个会所倒闭关门,钱是不退的,于是我找出一个已经几个月没有去的会所会员卡,放进包里,给那个会所的营销部长小赵打了电话订房,我的话语很简单,在电话接通之后,我说:「赵部长,还认识我不?」,那个赵部长手机里早有我的姓,赶紧说:「是张哥啊,你好久都没来了,今天想过来放松一下吗?。」

我说:「今天有点累,去你那里休息一下,你给我订一个688的房。」
688元的服务,就是全套服务,2个小时,然后可以去楼下大厅休息,赵部
长赶紧说:「好的,我马上安排技师,张哥你什么时候到?」

我说:「半个小时,到了给你电话。」

赵部长说:「好的,我先给你安排好,张哥到了给我电话,我在门口接你。」
我嗯了一声,挂掉了电话,然后开车去那个会所。在路上,我一直心里比较矛盾,是继续操上几次操过的技师,还是操新逼呢?思考了很久,我决定,还是操新逼吧,品新,是任何一个男人希望做的事情。

因为很久没去那个会所了,那个会所增加了不少新来的小妹,我让赵部长一次性给我叫来四个小妹进行选,这样不用来回折腾,因为小赵拿了我给他的小费,马上按照我的要求进行安排,当四个全套服务的小妹进入我的房间时,我一眼就看上了其中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身高170左右,虽然有另外一个女孩比她还高,但这个170身高的
女孩,皮肤白皙,身材属于上佳,胸部中等大小,腰细,腿直,眼睛因为化妆再加上假睫毛,特别大而有神,属于我中意的那种类型,尤其是四个女孩看着我的时候,只有这个身高170的女孩看着我时对我露出了一个微笑,其他的几个女孩都是在我看她们的时候,脸上表情僵硬甚至有一些幽怨,其实我也知道,这些女孩有这些表情很正常,因为当一个客人在四选一的时候,有些姿色一般的女孩知道自己肯定落选,心里有怨恨,就会在表情上暴露出来,而且,当一个男人在四个女孩里面选一个女孩操,这也是一种对人性的践踏,但,社会很残酷,她们选择这个职业,有这种处境,很正常。

我坐在床上,用手指了指这个身高170的女孩,对赵部长说:「这次就这个女孩吧!」赵部长赶紧带着其他的三个女孩退出房间,这个女孩留了下来,看着这个女孩,我仿佛是一个猎人,面对着一个随时可以得到的猎物,我笑着对这个女孩说:「小妹贵姓啊?」

她用温柔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说:「我姓林,大哥你贵姓啊?」

我笑了笑,我说:「你知不知道三假?你要是知道三假,你肯定不会问我这个问题。」

这个女孩被我问住了,她带着疑惑说:「什么是三假?」

我一把把这个女孩搂在怀里,让她坐在我的腿上,我看着她,笑着对她说:「小林,我们这些出来潇洒的,一般都是奉行三假原则,假名假姓假地址,假情假义假夫妻,就算是我告诉你,你能相信不?而且,我敢说,你也不姓林,因为你们的姓,一般也是假的。」

没想到,这个叫小林的女孩,直接从她手包里拿出她的身份证,用手遮挡住身份证的地址,一边给我看,一边说:「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确实是姓林,家里特别困难,所以才出来做这一行的,我比你真诚。」

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禁不住对这个妓女产生了一些尊敬,因为她确实很真,不假,不像其他妓女,操完了,你手机里留的她的名字都是假的,真心换真心,于是我对她说:「其实我也很真诚,我姓张,以后叫我张哥就行了,你把你最好的水平发挥出来,我额外还有小费。」

小林听到我这样说,也笑了,她说:「对真诚的人,我不仅会好好服务,而且不会额外收钱,你想给,我也不要。」这让我对这个妓女更是刮目相看,因为这个女孩只拿自己该拿的,不贪,这很难得。

然后小林开始为我宽衣,她就像个妻子一样,一边脱着我的衣服,一边对我的身体进行着赞美,比如「你好壮啊,是不是床上也特别厉害啊?」「你的肌肉好硬,像块铁一样,一会你一定要轻点折磨我,别把我弄疼了……」听着她这些赞美,男人自恋的一面被这个女孩充分的挖掘出来,我甚至真的差点相信她说的是真实的,在她挑逗性语言的勾引下,我下面已经不知不觉的硬了。

然后她也脱去衣服陪我洗澡,她脱光以后,用一只胳膊横着遮挡住前胸,用另外一只胳膊遮挡住私处,自己跑到洗澡间喊我,这让我感到,这个女孩虽然是个妓女,但是举动中还有些良家的感觉,实属上品,于是我也赶紧跑进洗澡间。
她耐心的给我洗澡,但是不给我洗头,她说,你的头发看上去很整洁,这里的洗发水不好,你还是不要随便换洗发水了,这种体贴的关怀,让我看这个女孩,更有味道了,心里更是感到,假如一会操着舒服,这个女孩可以以后固定成这个会所的点牌技师了,有了这个想法,我把她直接搂在怀里,她柔软的修长的身体抱在怀里,特别有感觉,于是我洗完澡,就拉着她上了床。

全套服务的程序,基本上大同小异,这个小林虽然很用心,但也是那些基本的流程,比如,她用嘴把我身体含住,用舌头来回舔着,一边舔着一边纵向往下走,先是从身体的两侧分别的纵向舔,然后慢慢向中间纵向靠拢,在纵向舔到我腹股沟这条线的时候,因为我能感觉到马上就要舔到我的小弟弟了,那时我的心里特别的期待,然后小林的舌头继续上行,从我胸部正中间开始往下舔,当她舔到小弟弟上部毛毛部位的时候,她没有选择舔小弟弟,而是直接把头伸到我小弟弟的下面,开始舔我的蛋蛋,然后舔着舔着,舌头上行,一下子就含住了我的小弟弟,那种感觉用文字描述就是——很期待,然后一直期待,最后小弟弟终于被湿润的嘴唇包含住了。

她用嘴唇轻柔的来回吮吸我的小弟弟,因为刺激和期待,我的小弟弟已经完全达到最强的粗度和硬度,这时,她跨在我的身体上,左手拿出一个套子,撕开,套在我的小弟弟上,然后蹲在我的身体上,来回活动着坐了上去,只活动几下,我的小弟弟就插进了她的身体。

她在我的小弟弟进入她的身体以后,她一边动作着,一边对我说:「让我操死你。」说完,她加快了抽动的频率,为了不让小弟弟在她抽动的时候从她身体里掉出来,我只好把臀部往上顶,这样进行配合她,因为妓女的语言都很有野性,让我听起来感觉很爽,我说:「你来操死我吧。」说完,我抱住她的细腰,狠狠的主动抽动了几次,小林发出一阵浪叫,这种浪叫很销魂,为了不那么早被刺激的射出来,我赶紧停下来,让她运动。

就这样,我感到快感很强烈的时候,我就要求换动作,小林也没有任何怨言,全程进行着配合,看着身材和质量这么好的一个女孩,被我用各种姿势操着,我感到这个钱没有白花,因为你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这样品质的女孩,你走上前去说:「你好,我看你身材和相貌都很好,我给你688元,让我操一会吧!」,你的结果一定死的很难看。

后来,我在后入的时候,因为我看到小林的阴部小嘴紧紧的含住我的小弟弟,而且随着我的抽动,小手在那里痛苦的抓着枕头,我太满足,太刺激,终于把身体内的全部热情射了出来,在欣赏她小手抓枕头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手背的手腕处,有很多香烟烫的疤痕。

射完,我抱着她倒在床上休息,我抓过小林的手,看了看她的疤痕,我看到,疤痕不是那种梅花形状的,对于这种用烟头烫花的事情,过去我小的时候,大家一起比狠,男人也烫自己,女孩后来在烫的时候,有时候为了美观,经常在手背方向的手腕处烫梅花,小林的手腕,不是梅花,而是杂乱的烫的。

我看着这些烫的疤痕,有些怜惜的问小林:「你自己烫的?」

她表情有些悲戚的点了点头,瞬间又面带笑容,她说:「这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烫的。」

这些烫痕因为不是她自己烫的,我有些奇怪的说:「你男朋友下手这么狠?」
我刚问到这里,小林眼里的眼泪直接就流了下来,她赶紧用手擦眼泪,一边对我说:「对不起,我本不想哭的。」因为我只是一个嫖客,找妓女也是为了爽而且不用那么麻烦的甩女孩,我这时不能说太多的话,我只能把她拥在我的怀里,我抚摸着她的长发说:「我知道,做你们这一行的女孩,都有很多往事,不要想那么多,开心就好。」

因为有了我安抚的行为,小林果然不一会情绪就安稳了下来,也非常平静的和我说了她的一些事情,她十七就出来当妓女,当时她出来接客,是被她第一个男友逼迫着做的,她的第一个男友那时对她很好,她失身以后,她那个男友就在玩了她几个月以后,把她送到一个发廊坐台,因为她不肯,她男友就威胁她,如果她不同意,就用烟头毁她的容,为了让她知道他会那么做,他那个男友用烟头给她烫了六个伤痕,小林说:「当时,我死的心都有,但是害怕被毁容,只能去接客,被男人操的多了,也麻木了,无所谓了。」

我问她:「那样的男人,你直接离开那个发廊不就可以了吗?」

小林听到我这个问题,她笑了,她说:「我那时候好傻,他骗我,干三年,赚点钱以后和我结婚,我竟然相信了他,就那样,一直干了三年,直到有一天我问他什么时候可以不再接客,我和他结婚,他打了我一顿,而且告诉我,我这种被这么多男人干过的女人,他是不会要的,我当时心都死了,才从湖南来的深圳。」
她说这些往事的时候,虽然述说的时候很平静,但是我能听到她心底的愤怒和悔恨,她说这些事情,仿佛讲述着一个与她无关的话题,她说,到了深圳,她自己去深圳一个会所应聘技师,后来认识了那个会所的经理(注:会所职务依次是总经理、总监、经理、营销主任、营销部长),那个经理对她很好,一直很关怀她,她每次出牌赚的200元,她全部都交给了那个经理花,因为那个男人一直对她很好,她感到,只要有人对她好,她就算是为他死了,也愿意,她说:「像我们这样的女人,能有一个男人真的对你好,真的就知足了,不管他有没有钱。」
小林说的那个会所我不熟悉,应该是一个小场子,听着小林说的事情,我隐隐约约的感到有些不对劲,因为很多会所的经理成天以谈恋爱的名义,骗这些技师的钱,真的是太多太多,这些人,一边免费操着这些技师,一边安排这些技师为他们赚钱,从本质上说,很多这些场子里的一些男管理,有很多都是以当这些技师男朋友的方式,骗着这些技师的钱花,我问小林:「那你现在还是这样做吗?」
小林笑了,她说:「我去年赚的十几万都交给他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一直和我们那个场子里几个技师都是这样,我后来只能离开那个场子了,来了这里,他经常发短信给我道歉,我对他都判断不出真假了,很犹豫。」

我不知道那个这样利用小林的经理水平有多高,通过小林的描述,我只知道小林这个女孩有多傻,21岁的年龄,涉世不深,就这样被这些场子里的老手们利用着赚钱,一个正常的女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早就识别出这种男人的真正嘴脸,肯定会好好的赚钱然后上岸,小林,依然心里很犹豫,这时,我还是感到需要劝一劝她,我说:「既然你已经看清了他就是为了让你给他赚钱,你还犹豫什么呢?」

小林叹了一口气,盯着天花板,幽幽的说:「我们这种人,真的也就是找个精神上的伴侣,下班了以后,你身边的男人不鄙视你,还能和你有说有笑的,那就足够了,爱情,对我们来说,已经不谈那么多了,那么多男人出来花钱找女人,哪里还能有真正的好男人呢?」

听到她这样说,好像也把我带上了,这让我当时也很无语,因为我也不高尚,我只好当时悻悻的说:「哎……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我只希望,你能对自己好点,毕竟你赚钱不易,别被别人骗了,很多技师都是赚钱以后去开店转型,你也给自己好好规划一下。」

小林看了看我,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虽然知道他是在利用我赚钱,但我有时宁愿骗自己,他已经改了,他人真的不错,有一次我生病了,他照顾了我一天一夜,还给我熬粥喝。」

我听到这里,真的不想再劝她了,因为假如我的一个赚钱工具病了,我也可以去照顾这个赚钱工具一天一夜,两天两夜我也愿意,只是因为,赚钱工具必须要正常开工,才能有钱赚,妓女,这个社会底层的职业,对他人对待自己的行为,已经到了最低最低的要求,这是妓女的悲哀,也是一些骗子的机会。

后来她问我还要不要再做一次,我心里感到她很可怜,我说:「就躺在床上休息一下吧,到钟了再走。」,临走的时候,我留了小林的手机号,想着以后再来这个场子,可以关照关照她,点她的牌,她高兴的留了。

春节前,小林给我打电话,她说,春节快要到了,感到特别孤单,那个经理又给她打电话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听到她还在犹豫,我禁不住火大,我在电话里大声对她说:「不要回到那个人身边,真的不要回去,他就是利用你赚钱。」
小林说:「好吧,我听你的,不回去。」

春节后,我突然想起了小林,出于对她去向的关注,我打了她手机,她的手机关机,我给她工作的会所赵部长打电话,问了问小林的去向,赵部长说:「小林这个女孩,又被她原来的男朋友领走了,不知道现在在哪个场子里做呢,这个女孩特别傻,明知道那个男人就是为了骗她钱,还回去,不过,这些女人,都这样,不然这些小妹就不会这边赚着钱,那边养着小白脸了……」

我把小林这个妓女的情况和另外一个已经成为朋友的会所老板聊了聊,那个老板说:「这些出来做小姐的,心理已经出现了很大的扭曲,你看着正常,其实都是活一天算一天的,她们因为已经不关注未来,所以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正常的行为,其实,她们也挺可怜的,在深圳死了,有时都没有人知道的,因为她们很少和家里人说清楚她们真正的工作地点,也很少和家里人联系。」

我想起很多报纸上深圳出租屋里一些妓女被社会混混假装嫖客上门抢劫并杀
死的报道,都是死亡很久才被人知道的,她们这个社会底层的职业,是很少被人关注的人群,都市的镁光灯,永远都照射在城市光鲜的一面,妓女,是城市的阴暗面,没有人去关注,也不会去关注。

我再次拨打130266*****这个手机,手机自动语音传出「您所拨打的号码已
关机。」,我的心里突然觉得很难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