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淫妻小说  »  电梯里的爽事邂逅美少女L君的欲望



「这就是M座了。」十五岁的L君放学後没事做,便来到北区探访同学。进入大厦的电梯大堂,看到一名样貌娟好、外表柔顺斯文的女学生正在等电梯。
「好美的少女,看来只有十五、六岁。」L君一面欣赏著,一面想著。其中一部电梯到来,少女入内,L君不自觉地跟随进入。少女按了二十四字,L君找不到他想要的二十五字,方知入错电梯,不过仍能强装镇定,并按了二十七字。
少女看了他一眼,觉得他面貌陌生,不似该大厦住客,却只以为他来探访朋友,故未有为意。他本来确是要来探访朋友,但这一刻却改变了主意,因为在他眼前是那麼一位亭亭玉立、含羞答答的美少女,乌黑长发及背,还有高耸的臀部……

当电梯门关上後,电梯徐徐上升。少女站在电梯中央,面向电梯门,而L君则站在她後面,见电梯内孤男寡女,忽然淫心大作,想一亲香泽。於是他从後接近少女,用手轻抚她的秀发,少女大吃一惊,却不晓得如何处理,只好扮作不知,以为对方很快會自动罢手。

不料此举反而令L君觉得少女软弱可欺,於是便得寸进尺,竟然伸手抚摸她的臀部。「噢!」少女知道自己遇到色狼,却又不敢直斥其非,只得暗暗叫苦,并把把身体移开。L君却紧随著少女,右手一直放在她那柔软的屁股上,时而轻抚,时而搓捏。少女逐渐被迫到一角,再无可躲避,又不敢呼喊求救或反抗,只好任由L君凌辱。L君抚摸完少女的臀部後,又从後抱紧著她,把双手绕到她前面,想袭击其酥胸。恰巧少女双手紧抱著一些书本在胸前,结果此路不通,於是L君便索性用身体贴紧少女背部,更以下体摩擦她的屁股。

少女把身体扭动,企图挣开L君,色狼却反而把猎物愈抱愈紧,他的兽欲也愈加高涨。少女只听到色狼从後不断发出呻吟声。他见少女无法动弹,便乘机轻吻她的粉颈及耳珠,使少女不禁产生异样感觉。正当她开始感到春心荡漾时,忽然觉得有些温暖液体滴到大腿上,并嗅到一股浓烈腥臭气味,惊觉不妙,便用力推开L君。当她回身察看时,只见一肉色条状物体从L君的短裤裤浪伸出,尖端还有一些白色黏黏糊糊的液体不断喷出。

原来L君不知在什麼时候,早已把其下体从裤浪抽出及用以摩擦女事主臀部。
正要抵达高潮时却被少女推开。少女给眼前景象吓得花容失色。正当她不知所措时,刚巧电梯到达二十四楼。电梯门打开,少女便头也不回、一口气地跑出电梯,直达住所门口。欲火高炽L君那會把猎物轻易放走?只是他一时作贼心虚,没敢追出,呆站在电梯内,眼巴巴的看著电梯门徐徐关上,还有男性的秽液源源流出……

少女回头见色狼未有跟出电梯,方才松一口气,匆匆开门入屋。少女虽然饱受凌辱,惟因性格害羞,觉得这种事情难於启齿,不知应否报警,家又没有人商量。只好先脱掉鞋子,走进睡房换衣服。

电梯到达二十七楼,电梯门打开的声音把L君从沉思中唤醒。L君匆忙把丑恶的男性器官收好,心里对那美丽的女学生念念不忘。双脚不自禁地落楼梯,到达二十四楼。「她住在那呢?」L君在走廊张望。突然发现其中一个单位的气窗微开,L君便上前偷窥,竟然就看到少女正好在该单位的睡房内。

当时少女正垂下头来,忙於把先前沾在大腿及校服裙上的秽物抹去,却没留意到睡房的气窗未有完全关闭,更没有发现L君的偷窥。恰巧少女站在床边,面向气窗,当时正在把其校服裙及底裙掀起,雪白大腿及粉红色内裤若隐若现。
L君看到少女这充满诱惑的美态,怎能不血脉沸腾?当下便决定要好好地对她进行彻底的蹂躏。他行至少女住宅门口,本来奢望她忘记关紧大门及铁闸,那便可以乘虚而入,却只看见大门及铁闸均已关上。正当他大感失望、无计可施时,忽然发现有一束钥匙留在大门匙孔内。原来少女返抵家门时,因一时心急,开启大门入屋後,便随手把大门及铁闸关上,却竟然忘记把匙孔内的钥匙取出。L君不禁欣喜若狂,看看周围无人,便轻轻地打开铁闸,并扭动钥匙,打开大门入屋。
少女虽听到有人开门入屋的声音,还以为是母亲放工回家,竟未有即时出房察看。

L君见屋内并无其他人,便从厨房取了一把餐刀及一条碗布,又把电话线从大厅的电话拔出,躲在女事主睡房门边,静待猎物出来。未几,少女果然从房内步出,L君立即从後箍颈,以刀抵著少女腰板指吓,并把她拖回入睡房。

当少女惊魂甫定时,已给对方按在床上及以布封口。L君又把少女反转,将她双手反绑。少女回头看见L君双眼通红,呼吸加速,料知对方将會再一次对自己进行侵犯,便不断摇头及扭动娇躯,同时水汪汪的一双明亮黑眼睛流露出哀求神色。但L君并未因此而产生怜悯之心,反而少女楚楚可怜的神态更加强了他的征服感。L君首先令少女仰卧在床上,然後爬在她身上,狂吻她的面颊。

少女的头被捉著,无从躲避,只好闭上眼睛,默默忍受。L君狂吻完毕後,还在少女面颊留下大量口液。然後L君又把视线转移到少女上身,先伸手到少女背部,拉下她校服背後拉链,把校服上身部分从前面徐徐拉下,然後把她的连底裙内衣从胸前向两边撕开,终於看到少女的性感胸围,还有那醉人的乳沟亦清晰可见。L君欣赏了四、五秒,不禁淫笑起来,并伸手到少女背部,解开胸围扣,脱下她的胸围。看见娇嫩而又丰满的胸脯,L君顿然食指大动,用双手搓玩那对柔软充满弹性的乳房,又用手指搓捏两粒小乳蒂。

少女的乳房虽然不太大,可是曾过L君的搓弄後,迅速膨胀起来,乳尖亦开始变硬,并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真是好玩的东西啊。」L君不住地说。少女的情欲神经被刺激著,早已浑身麻痹、头昏脑胀,大概也听不清楚L君对她的赞赏。玩弄完少女上身後,L君便把手伸到她的校服裙内,抚摸少女的大腿。少女下意识想把双腿合紧,以阻止色狼的进攻,无奈先前的爱抚早已把她的春心撩动起来.少女适逢青春期,又从未与异性有过身体接触,面对激烈的挑逗,毫无抵抗能力,早已春情勃发,绮念丛生,浑身酥软,一双玉腿亦无力移动。
「好幼滑的大腿啊。」本来是赞美的说话,此刻出自淫贼口中,变成为不堪入耳的淫语。没法把耳朵掩盖,少女只好把眼睛闭起来。L君见少女没有抵抗意识,便肆意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又把手指游移到大腿尽头,隔著内裤抚摸少女下体。

不久,少女开始感到下体有点湿濡濡的感觉。「看啊!这是什麼东西来的?」
L君故作惊奇地嚷著。L君的语气令少女不禁好奇地张眼观看。只见L君把手从她的裙底抽了出来,放到她面前。虽然从气窗透进来的光线不太强烈,但少女可以清楚地看到L君的手指尖沾有一些透明黏液。不问而知,少女在兴奋时,阴道不自觉分泌出大量润滑爱液,并沾湿了自己的内裤和对方的手指。

居然对陌生男子的挑逗产生强烈反应,下体还分泌出大量爱液,无比的屈辱感少女感到很羞耻,只好再次闭上眼睛,当作什麼也看不见。L君见眼前少女流露出害羞娇态,满面通红,高兴得发出阵阵淫笑声,随即把少女校服裙及底裙完全揭起,并把粉红色碎花内裤脱去,复用手指抚摸少女下体,又用手指拨弄她的阴毛,使少女阴部有种奇特的痕痒感觉,酸软的双脚无意识的轻晃著。L君忽然停了下来。「完结了吗?」少女一面这样想著,一面张开眼睛察看。却只见L君正在脱裤,露出早已充血勃起的阴茎,再无知的少女也知道将會发生什麼事情。
「不、不要喔,」少女心中紧张地惊呼著,感到世界快要到达尽头。

在求生意志驱动下,少女不知那来的力量,一下子便弯起身下床,并走出睡房。未料到少女會有逃跑企图,结果来不及反应,给她走了出睡房。但他很快便跟随冲出,一手把少女的长发执住,把她硬生生拖回入房,并气愤地把她推倒在床上。少女双脚乱踢,作最後反抗,却反而加令L君更加愤怒。他左手把少女的其中一支脚抓住,右手则伸向她下身,大力扯少女的阴毛。

少女痛得流出眼泪水,下身的动作亦登时停了下来。「再想要逃跑的话,便把你的淫毛一根一根地拔下来,听到没有!」L君凶巴巴地警告著.少女被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吸一口。「我问你听到没有!」L君见少女没有反应,又大力地扯了少女的阴毛一下,少女连忙点头。「哼!非要好好教训不可。」L君一面说,一面把少女身躯搬动。在L君的淫威下,少女只好再一次就范,任由对方为所欲为。

L君首先令少女打横仰卧在床上,使她双腿在床边悬空,然後用枕头放在她屁股下,垫高少女的阴户,以方便进行其强奸兽行。L君双手握著少女两边脚腕,把她双腿强行拉开後,便站在她两腿中间,然後伏在少女身上。少女下体早已湿滑,因此他很容易便把阴茎插入少女的阴道。

少女忽然感到下体像是给一枝粗大火热的铁棒插进体内,并感到下体一阵刺痛,知道已失去宝贵贞操,於是努力扭动身体挣扎,只是她双手给反绑在身後,而L君又站在有利位置,加上其阳具又早已深入少女体内,她的挣扎不但未能摆脱对方的侵犯,其动作反而帮助刺激著L君的性器官,使他更觉兴奋。L君把阴茎插入少女的阴道後,双臂把她两边大腿牢牢地钳在腋下,腰部做著抽送动作,并把阳具不断大力地进出少女的下体。「还想要逃跑吗,不舍得我吧,」L君在施暴的同时,喃喃地自言自语。少女先前的逃跑行为激怒了L君,大概他此刻怒气未消,因此他非常粗暴地做著抽送动作,作为发泄。

可怜少女本属处子之身,私处未尝为他人所开拓,阴道狭小,内壁娇嫩,如今突然遭粗壮硬物侵入,不单处女膜给弄破,更由於L君的阳具与阴道内壁剧烈摩擦,使她阴道内壁受到严重伤害。L君猛烈的动作虽然偶尔带给她性交时所产生的快感,却掩盖不了阴道受伤所产生的阵阵疼痛。少女不禁再一次流下泪水,L君可没有因而产生怜香惜玉之心,反而觉得占有了一名纯洁少女,心中充满成功感,便更加倍猛力抽插她下体。经过一番快慰交欢和痛苦折磨後,少女感觉到对方全身抽搐,然後是L君达至高潮时从喉头所发出的呻吟声,而他的阴茎则同时在少女阴道内喷射出精液。大量火热的精液很快便灌满少女下体,多馀的便从阴茎和阴道口间的缝隙流出。高潮过後,L君软倒在少女身上,少女亦感到体内的肉棒慢慢软下来,但却仍然一下一下地跳动著。稍後,L君把阴茎抽出,离开少女的玉体。遗留在少女体内冰冷秽液则连同处女膜破裂及阴道内壁受损时所流出的血丝徐徐从裂缝流出,留下一大滩浅红色的混浊黏液在床单上,还有就是少女的淋漓香汗。

L君虽然污辱了少女,但仍然感到淫兴如火,正想梅开二度,再一次品尝眼前这块天鹅肉,因此并未有立即离开,反而坐在床边休息。惟其间并未有把少女放过,在休息时又把手指伸入她体内,轻轻抓挖她的阴唇。少女下体受创,两腿乏力,无法移动,只有再一次接受L君的淫辱。但想到自己本来玉洁冰清,现在却给眼前这个无耻色魔玷污了清白之躯,做成莫大遗憾,不禁悲伤得低声饮泣.经过一轮休息後,L君的阴茎再次勃起,於是又向少女埋手。他先要少女转身跪在床上,竖起屁股,而自己则跪在她後面,然後把校服裙及底裙反起,先用手抚摸女事主光滑而又雪白圆浑的臀部。「真是美丽的菊花啊。」L君心中想著。他不是没有肛交经验,不过这还是第一次那麼仔细欣赏著女性的美丽小屁眼。
「原来这麼窄小,难怪把小弟弟插入时會有那麼强烈感觉。」L君心中暗暗赞叹造物者的功力。欣赏了一會儿後,L君用手把她屁股的两团肉向两边推开,并把腰伸直,勃起的阴茎则对准少女的菊花口。玩厌了少女下体的L君,对於老天爷的恩赐,是说什麼也不會错过的。年幼无知的小女孩对男女交合之事一窍不通,更不知有肛交这玩意,仅仅以为对方要非礼她的臀部,因此乖乖的把屁股竖起,直至L君把阴茎的龟头部分大力插入她的小巧肛门时.……「喔,痛啊!」
少女忽感到後庭剧痛,条件反射地要把身向前移动以摆脱肛门内硬物,L君却迅速地把双手绕到她腹部,把她硬抱回来,并把阴茎更进一步向前挺进,成功把阳具完全突入少女的肛门内。少女剧痛难抵,终於不支晕倒。L君可不在乎。他继续紧抱少女的纤腰,自顾自地把她的身躯及自己下体摆动,阴茎则在她的肛门内不断进进出出。肛门内的通道确是比阴道还要狭窄,令人有更强烈感觉,因此L君很快到达高潮,最後在少女肛门射出稀淡的精液,然後便把她放在床上。「真想把她带回家,那我以後便可慢慢享用。」L君依依不舍地穿回裤子。「要拿点东西来作个纪念,拿什麼好呢?」连内衣底裙沾满少女的香汗,味道一定很好,只是穿在少女身上,不容易脱下来,而且也不能放在口袋。「这两件也不魁欰有很浓郁的骚味。L君把少女的内裤及胸围放在鼻子前嗅一嗅,然後便把它们放进口袋,满意地离去。

次日。

——电梯内非礼睡房蹂躏
妙龄少女独自回家年青色魔伺机泄欲
北区昨日下午四时发生强奸案﹐一名十六岁国中女学生在放学返家时被年青色魔在电梯内非礼,回家後未有即时报警,结果惨遭同一色魔潜入其住所内强奸及鸡奸。不单痛失贞操,身心亦严重受创……

——「嘿嘿嘿……」报纸大字标题报导著L君所干下的兽行。可他一点也不担心會被人抓住。还一面淫笑,一面把这段新闻剪下来,并把它和少女的内裤及胸围放在一起,珍而重之收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