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淫荡老师的同学们


淫荡老师的同学们


我花了五分钟吸吮大牛同学满佈包皮垢的阳具,直至他整条肉棒都沾满我的口水,龟头变得闪闪发亮:我的口腔内原本腥臭的尿味,渐渐变成男性独有前列腺液的诱人性臭。我的情欲早已开,现在我要为大牛同学作一项特别的性服务,是连街上的妓女也未必会提供的手淫方式。或许,我可以把这项服务用在我的儿子君俊身上……我蹲在大牛同学勃起的阳具前面,双手放在自己右边大腿的紫色长筒丝袜上,缓缓把蕾丝向下卷。大牛同学望着我的紫色丝袜往下褪,右腿露出更多雪白的肌肤:我抓着脚趾部份的丝袜头,往外扯出,一条透明的紫色丝袜便像脱皮一般褪了出来。虽然我不是穿了很久,但这条丝袜已经沾上了我的袜香,还有不少年轻男同学的精液气味。没有了丝袜的雪白右腿赤裸裸地暴露在全班男同学面前,我反而感到有点害羞,我已经习惯被丝袜紧紧包裹的安全和实在感了。我拿着脱下的丝袜在大牛同学的面前摇晃,他的视线就跟随着紫色丝袜游移。我媚笑了一下,双手拉开丝袜的一端,用丝滑的表面在他的龟头上来回摩擦。大牛同学受到了莫大的刺激,阳具高高的向上勃起,赤红色的龟头顶着紫色的长筒丝袜。然后我把整条丝袜缠绕在他的棒身,再用力的快速套弄了十多下。为免他太快射精,我又把丝袜挪开,让他冷却一下。期间四周的同学都在围观我们的手淫表演,当然还有继续把精液射在我左脚的长筒丝袜上。我继续专注服侍大牛同学的阳具。经过一轮前戏的挑逗之后,我打开蕾丝的弹性开口,慢慢将紫色长筒丝袜套在大牛同学的肉棒上。我就像妓女替嫖客戴上避孕套一样,把我脱下来的丝袜套在一个比自己年轻十多年的学生的阳具上。套上丝袜之后我用手指捻着紫色的尼龙丝料往下拉,直至脚趾部份的丝袜头紧贴着大牛同学的龟头,再用蕾丝的弹性开口箍往他的两颗睾丸。在长筒丝袜的包裹下,大牛同学的整条肉棒变成媚惑的紫色,连两颗睾丸都变得柔滑如丝。我故意用手指逗弄他的龟头根部和卵蛋,我多么的想蹲下去舔弄他丝滑的睾丸。大牛同学的呼吸变得沉重,我也急不及待要尝尝他的处男精液,于是我把手放在他硬挺的阳具上,隔着紫色丝袜开始上下的套弄。当我套弄大牛同学被丝袜包裹着的肉棒时,我清楚感受到自己的丝袜是多么的柔滑,相信任何男人触碰到我的丝袜美腿时也会有同样、甚至更大的性兴奋。我幻想着自己一边搓揉不同男人的阴茎,一边被十多个色狼爱抚我穿着丝袜的双腿和下体:我会主动献上自己穿过的高档丝袜,让这班陌生男人用来手淫至射精。然后我会穿上这些沾满腥浓精液的丝袜走到街上,让所有人都看到我丝袜上的淫乱痕迹:用过我的丝袜来手淫的男人可以随便观赏他们的「傑作」:我甚至可以让街上肮髒的陌生男人对着我高贵的丝袜美腿自渎,如果他们要求的话,我会即场为他们手淫、口交、脚交,甚至性交和肛交,只要他们保証会在我精緻柔滑的高档丝袜上射精,以确保长时间都有浓稠、热的男性精液滋润着我一双淫乱的丝袜美腿……想到这里,我猛然想起,为甚么我不把这些美丽的性幻想附诸实行呢?我相信不少好色的男人都在朝思暮想着我的丝袜美腿,恨不得每天都压在我的身上,把他们的生殖器插入我的阴道,在我的子宫内排出精液。只要我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找到性交的对象。为甚么我不张开我的大腿,迎接这件美妙的事情呢?眼前一班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不就是我最佳的性伴侣吗?他们一定受不住我的丝袜诱惑,会乖乖地一个接一个,排队来进入我的下体,用精液灌溉我的阴道……可是就在这时,我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儿子君俊的影像,还有他勃起的阳具。我立时变得清醒:「对!我的肉体是属于君俊的,我的阴道是属于君俊的,只有我的儿子君俊可以把精液射入我的阴道,我的下体是属于君俊的,只有君俊可以玩弄我的丝袜美腿……」我的意识回复清醒,可是这时大牛同学已经如箭在弦,我正想停止替他手淫,他已经一泄如注,大量乳白色的精液由马眼口喷出,穿透过紫色丝袜,流到我的手上。可能由于是第一次射精,他的精液量非常之多,整条紫色丝袜都被他的精液濡湿,流满了我的玉手,再流到他被蕾丝裹着的两颗睾丸上。黏湿的肉棒在我的手中跳动,并慢慢软化,软垂的阴茎渐渐褪出了紫色长筒丝袜。这次我没有再用嘴吸吮大牛同学龟头上残余的精液,而是用脱下来的丝袜抹干净他的肉棒。我望着手中沾满学生精液的紫色丝袜,叹了一口气,忍受着下体的骚痒,把湿滑的丝袜穿回右腿。我感到双腿无力,只好任由余下的同学把精液射在我的腿上,过到十多分钟才拖着疲备而湿滑的脚步离开教室。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我的学生,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我的性欲……我已经忘记自己是怎样回到家里的。紫色的长筒丝袜沾满学生的乳白精液,大概我在回程的电车上已吸引了无数男性的淫秽目光。我以接近失神的状态下车再步行回家,途中几乎被一辆单车撞倒了。我吓得跌坐在地上,骑单车的老翁一边大骂,一边偷瞄我短裙下张开了的双腿,我才发现他正视奸着我没有穿内裤的下体,乌黑的阴毛刺激着老翁的视线。他竟然向我淫笑,并从他的短裤内掏出又黑又皱的阳具对着我把玩。我赶紧低头合拢双腿,快步跑回家。回到家一关上大门,我立即蹲在门后痛哭了起来。我悔恨自己为甚么变成了淫乱的女人,做出了这么多羞耻的行为:我居然为我班的学生口交,甚至幻想跟自己的儿子乱伦!我不应该这样做的,但我却每天故意穿着丝袜去诱惑君俊,更令自己成为色狼凌辱的玩物。一切都是我的错吗?是因为我淫秽的思想,还是因为我那好色的肉体?我本应是一个端庄的女教师,但我却不能控制自己淫乱的行为!难道我是活该的,天生就要做其他男人的性玩具?我哭得倦了,慢慢坐在大门前抽噎。这时我才感到双腿被丝袜裹着黏答答的很不舒服,便撩起短裙,把丝袜脱下来。当我手上拿着丝袜时,觉得轻飘飘的丝袜沾满了男性的精液,沾湿了的紫色丝袜变成了深紫色,增加了重量,并发出浓烈的精液腥味。这种浓烈的淫秽味道,刺激着我的感官,让我想去嗅它、舔它:我想把脸埋进去,让丝袜上的精液玷污我的脸庞:我想舔自己的丝袜,把上面的精液舔进肚里:我想用沾满精液的丝袜摩擦我的阴唇,让陌生男人的精液与我的蜜唇接触。在我幻想的同时,我的肉体居然作出了如实的配合。当我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的右手手指已隔着丝袜放进下体,正一出一入的抽插。每次进出,都把我的学生的精液带入我的阴道里去,并且与我的淫水混合,形成一条条黏滑的精线:我的左手亦拿着另一条紫色长筒丝袜,在我的乳头上轻扫。我才刚刚为自己淫乱的行为自责,现在却在家门前自慰。我禁不住呻吟起来,而且越来越大声,也顾不得门后就是大街,会被街上的行人听到了。「嗯,啊啊~~~ 好、好舒服,很、很湿……啊啊~~~ !」我隔着丝袜用力搓弄阴唇和阴蒂,并用两只手指在阴道内搅动。我的阴唇充血变红,并在源源分泌蜜汁,流到紫色丝袜和肛门上:我的左手也没有闲着,不断快速扫动乳头,勃起的乳头彷彿快要撑破衣服,向街上所有的男性展示:我的嘴还含着另一条长筒丝袜,一面吸吮上面的精液,一面分泌出口水,把本来已经湿透的丝袜弄得更加透明。无论我怎样自责、抵抗,我始终是个好色的女人啊!「啊!嗯~~~ 啊啊啊!来、来了!」我的高潮来临,阴道强烈的收缩。我的感官彷似消失,身子像轻飘飘的从天上降落。心中的自责、烦忧,彷彿都不复存在,我只感到无比的舒籝与放松。追求性爱的高潮与快感,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我从高潮的余韵回过神来,全身仍然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只要再稍稍的刺激,随时都可能再引发多一次高潮。我懒慵慵的坐在家门前的玄关,露出乳头,双腿张开,阴唇还在一开一合的流出淫液。一双湿透的紫色长筒丝袜披散在我的乳房和大腿上,上面的精液大概已被我的阴道和嘴唇吸干,取而代之的是由我分泌出来的爱液和口水。我微笑着,之前的内咎与不快都一扫而空了。我微微抬头,忽然看见玄关上出现了一对人脚,一个人站在我家的玄关前,面对着衣衫不整、刚享受完自慰和高潮的我。我大惊失色,进一步抬起头想认清楚到底这是谁人。他居然是……「君俊!」我下身赤裸在家门前的玄关自慰,高潮过后却发现有一个人站在我的面前,欣赏着我用丝袜手淫至泄身的一幕,而那人竟然是我的儿子君俊!刚刚享受完高潮的我全身无力,脱下来的紫色长筒丝袜披散在乳房和大腿上,却不能掩盖我的乳头和黑色的阴毛:我的大腿懒慵慵地张开,阴唇还在一开一合的流出淫液,彷彿在向君俊招手。只见君俊有点不可置信的望着瘫软在地上的我,一边贪婪地窥视着我这位母亲的淫态。我感觉到他的视线集中在我的胸前和赤裸的下体,而他的下身也明显地勃起了,长裤内撑起了一个帐蓬。我娇羞地低下头,用双手环抱着双乳,大腿吃力地夹紧,希望不要再让儿子窥探到我的秘处。但我这样一抱一夹,不但把我白玉双峰的形状更加的挤出来,大腿也将阴唇逼得更加肥厚突出,连淫液都逼出来了,流出闪闪发光的精线。我不敢望向君俊灼热的视线,只能红着脸、低下头对他说:「君、君俊……不要再这样看妈妈了,妈妈会很……羞的……」我像一只即将要被强奸的小羔羊,向挺着阳具的大豺狼求饶。「妈妈,你这样……摸、摸自己,很舒服吗?」君俊不但没有走开,反而向我走过来,他长裤内的帐蓬越来越明显,而且好像故意移近我的脸庞。「我……妈妈只是有点不开心,有点压力想抒发出来。我这样做,是……会很舒服的。」我开始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妈妈也是人,人有性需要是很正常的,如果可以享受性爱的快乐,人的心理也会健康一点。」我近乎全身赤裸地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解释自慰的好处。我尽量表现得很轻松,但我发现君俊的视线开始在我身上游走。「那么,妈妈……」君俊盯着我的一双乳房,在丝袜掩盖下的乳头仍然诱人地站立着,挑动着任何男性的神经。「既然人有性需要是很正常的,那么我有性需要也是很正常的吧?」我猜不透他想干甚么,只见他忽然在我面前脱下裤子,露出他挺立的大阳具,而他的阳具上面,居然套住了我的一只黑色长筒丝袜!「啊!君俊!你、你怎么……」我红透着脸,惊讶地望着亲生儿子硬挺的阴茎。它就在我面前不到一呎的距离,它比我在电车上、在学校里见过、摸过、舔吮过的任何男性生殖器都要巨大,而且隔着薄滑的黑色透明丝袜,也可以看到粗壮的阳具上面满佈青筋,蠢蠢欲动。「怎样呀妈妈?我的肉棒大不大?」君俊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阳具,好像耀武扬威似的在我面前把它抖了一抖,更故意把下体再向前挺,他的龟头差点儿要碰上我的嘴唇了。他用我的一只黑色长筒丝袜套住整条阳具,更好像我替大牛同学手淫时一样,用长筒丝袜的蕾丝弹性开口箍着自己的卵蛋,两颗大睾丸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之下变得又圆又滑:他的龟头紧紧贴着长筒丝袜袜头的前端,马眼渗出黏滑的前列腺液,沾湿了丝袜的袜头。于是,我的丝袜上既有我的体香,现在更沾满了儿子肉棒的淫秽味道。「嗯……真是坏孩子,居然用妈妈的……丝、丝袜做这样的事……」「做这样的事?到底是做甚么事啦?」裹着君俊阳具的黑色丝袜散发出浓烈的精液味道,看来他已在我这只丝袜上射出不少次了。「就、就是用妈妈的丝袜……手淫嘛!」君俊故意要让我说出色情的说话,我原来紧抱双乳的一对手,慢慢也垂下来了。「对呀!我最喜欢用妈妈的丝袜来手淫、自慰啊。因为人有性需要是很正常的,正如妈妈也需要自慰的,所以我用妈妈的丝袜手淫、看到妈妈的丝袜满佈我的精液,我便会很快乐的了。」君俊一边瞄着我的乳头,一边隔着丝袜套弄自己的阳具。他蹲下来在我的耳边低声说:「我每次都会偷偷地借妈妈你的丝袜来手淫,然后幻想妈妈穿丝袜的样子,很快就会射精了。我越来越喜欢妈妈的丝袜、越来越喜欢妈妈了!」「噢,君俊!」听到儿子对我的坦白,还有他对我的爱,我终于忍不住,用赤裸的身体把他抱住,君俊也紧紧的拥抱着我。他年轻的肉体压着我的乳房,硬挺的阴茎亦紧贴着我的肉体。「妈妈,我以后还可以用你的丝袜手淫吗?」君俊不断用阳具磨蹭着我的大腿,我的身心都酥软了。「好吧好吧,以后你想怎样玩妈妈的丝袜都可以。」反正我早已作好心理准备,添置了大量不同款式的丝袜供君俊「享用」,现在更可以名正言顺,让君俊玩弄我的丝袜美腿。可是现在眼前尚有一个问题要先解决的。「嗯……妈妈,现在我又有性需要了,你说怎么办好呢?」仍然挺立着一条大阳具的君俊,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他的大肉棒再度指向我的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