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淫乱小说  »  尿道锁



左脚的紫色高跟鞋被一双修长的手扒了下来。受到触摸感应的高洁,如同惊弓之鸟,立刻从吕新手里抽回自己的左脚,身体蜷作一团,嘴里发出呜呜呜地叫喊。黑布蒙着眼睛,高洁看不到任何东西,房间内充满了女人呜呜呜地呻吟,她无法辨别来人所在方位。倒在地上,膝盖上的绳子让她无法站起来,她只能弯曲双腿,用紫色丝袜包裹的小脚在地上蹬着,以此来让身体向后退。对于吕新来说,紧紧束缚的女检察官就是没有反抗力的猎物,任由她在地上扭动自己的雪白肉体,做着徒劳的挣扎。很快,高洁退无可退,她的后背贴到了白艳妮等人面对的大玻璃上。这块作为墙壁的落地玻璃又厚又结实,隔音效果奇佳。三个女人声嘶力竭的浪叫都穿不出去,高洁靠在玻璃上,发出的动静,哪里能惊动玻璃另一边的少女呢? 玻璃的另一边,一排少女骑着脚踏车,又说有笑,是不是对着面前的镜子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胸部的紧身衣。她们哪里知道,镜子的后面,是多么刺激的场面。 “高检察官,退不了了吧!乖乖的嘛!”吕新走到高洁身前,抓住了高洁用力分开的小脚,接着把她的双脚,在脚踝处,用一条肉色的长筒丝袜紧紧捆绑在一起。“呜呜呜,呜呜呜……”高洁叫着,没有用,嘴里的丝袜塞得很严实,嘴上的胶布也密封得很好,她的叫声,自己都听不清楚。 右脚还穿着紫色高跟鞋,左脚的高跟鞋被剥了下来,露着紫色丝袜包裹的左足。吕新抓住她脚踝处束缚丝袜的接头,把她的双脚并拢拉了起来。高洁的后背贴着玻璃,身体因此而被拉成了一个V型,腹部的压迫让她呼吸不畅,不禁扭动起来。吕新左手提起高洁紧缚并拢的双脚,右手爱怜地在她裸露的左足上来回抚摸起来。 瘙痒、羞耻、悲哀,复杂的感受让高洁无助地挣扎着,眼泪流了下来,浸湿了蒙眼的黑布。为什么每个男人都那么变态,那么无耻地乱摸自己的脚!突然,吕新握住了高洁的左足,在她的足心用力吻了一下:“性感的丝袜小脚,真惹人怜爱!”极度的羞耻,让高洁用力的叫起来,不过发出来,只有呜呜呜的呻吟。 好在此时,吕新放开了高洁的双腿,但高洁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感到自己平躺在地板上的双腿被压住了。吕新此时坐在了女检察官的双腿上,压住她的下身,让她动弹不得。 嘴上的胶布被慢慢撕开了,高洁发力用舌头向外顶,试图把塞在嘴里的肉色连裤袜吐出来。吕新此时捏住了她的脸颊,在她张开嘴后,一点点地把丝袜拉了出来。 嘴里的东西终于被取出,高洁用力地呼吸几口充满女人体香的浑浊空气,用严厉的语气说道:“不管你是谁,我命令你放开我。我是检察官,绑架国家公务员,还对我进行污辱,是要受到严厉的法律制裁的!快放开我,我命令你!” 高洁此时看不到,吕新的脸上没有一丝恐惧,反而是说不出的淫邪和性奋:“现在我命令你,立刻尿尿!” “什……什么!”高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坐在自己腿上的男人,竟用和自己相同的口吻,命令自己尿尿! “我命令你,尿尿!”吕新同样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命令,接着,他的手已经伸到高洁的下体,拨开浓密的阴毛,触摸到女检察官的性器。 “你这个流氓,疯子,把你的手拿开!”高洁感到下体收到侵袭,立刻用力大喊,身体也扭动挣扎起来。她的身体被吴六用白色麻绳紧紧捆绑,尤其是下体,白色麻绳穿过她的胯部,成了一个紧紧勒住她阴唇的丁字裤,此时高洁的扭动,反而让下体受到更强烈的刺激!“嗯……啊……松开手,放开我!”下体的嫩肉被麻绳不断摩擦,高洁说话时也娇喘连连,失去了女检察官的威严,却弥漫出说不出的浪荡和淫靡。 吕新坐在高洁的双腿上,使得女检察官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他接着用右手拨开了高洁因摩擦而鲜红的阴唇,拇指和食指触到尿道口,撑开了女检察官的尿眼。高洁被此时的刺激吓得不住扭动,可是身体被吕新压着,而下体的麻绳也让自己动作收到局限。吕新在撑开高洁尿眼的同时,手背将她下体的绳子拉到了一边。虽然尿道口没有了绳子的摩擦,但是因此绳子进一步勒紧了高洁的下体,尤其是阴户,麻绳已经缩进她的阴唇,紧紧贴在她的阴户上。此时的高洁,虽然还在挣扎,却已经无法解救自己被制住的排尿器官。 尿道口被撑开,丝丝凉意涌进,刺激着自己尿道内的嫩肉,高洁痛苦恐惧得直打哆嗦:“放开……放开我,快放开我!不要碰我那里!”“不要碰你的什么地方,说清楚啊!”“不……不要碰……碰我小便的地方……”“我偏要碰你的尿眼,我就是要让你尿裤子,你能把我怎么样!”吕新故意开着玩笑。 “你……你……”高洁羞愧难当,气得说不出话来。 看着被蒙住眼睛的女检察官愤怒羞辱的样子,吕新说不出的痛快。他左手撑开了女检察官的尿眼后,右手伸出留着长指甲的小指,轻轻刮着女检察官尿道壁上的嫩肉:“怎么样,舒服吗?是不是很想尿尿了?”狭窄的尿道内,收到剧烈的刺激,高洁恐惧地全身发抖,努力扭动蜷缩着赤裸的娇躯:“你这个疯子,你倒是是什么人……快,快停下来……不……不要弄了……快停手……” 出乎自己的意料,那个看不到的男人真地停手了,这连高洁自己都不敢相信!不过,吕新的左手,仍然撑开着高洁的尿眼,趁着高洁剧烈地喘息,他抚摸着女检察官下体浓密的耻毛:“我是谁,我将是你的主人,控制你身体的主人……真是个淫贱的女人,别看是个检察官,下面的毛还真密啊,比我玩过的任何女人的毛都多!” 高洁羞辱得无法回答,下体的耻毛被男人的手摸过时,毛根受到的感应,总是会带来隐秘的快感,让她的下体剧烈反应,不由得流出淫水来。高洁其实也知道,自己的阴毛确是比一般女人的浓密,而且是浓密的多。高洁下体的阴毛面积非常大,整个三角地带都覆盖着茂密的黑色丛林,阴毛甚至一直蔓延到她的小腹。高洁发育的早,10岁时,其她女生的下面还是光秃秃时,她的小穴旁已经长出稀疏的耻毛。她还清楚地记得,小学时的游泳课,当她脱下内裤,换泳衣时,引来不少女同学的奇异目光,竟有人嘲笑她不讲卫生,下面都长头发了!青春期的高洁,对于女性发育懵然不知,对于自己下体的阴毛恐慌不已,后来便经常性剪掉下体的阴毛。没有想到,阴毛剪掉后,总是会慢慢长出来,而且越长越快,越长越多。 直到进了高中,了解了青春期方面的知识,高洁才没有再为自己的阴毛苦恼。可是比起一般人,她的阴毛仍是相当的旺盛。一般的三角内裤,无法遮住她茂密的黑森林。穿上三角内裤后,薄一些的布料,会在她的阴户处印出黑黑的一片,而内裤的边缘也会露出不少阴毛。随着身体的发育,内裤边缘露出的阴毛越来越多,越来越长,而且内裤上方,阴毛也不断的露出来,甚至慢慢地向小腹蔓延。 好不容易度过了青春期,发育成熟的高洁终于松了一口气,阴毛的面积终于没有再增加,但是自己的下体已经遍布耻毛。她曾经在洗澡时偷偷瞧过其她女人的下体,吃惊地发现,自己的阴毛不论在面积还是长度上,都是一般人都一倍多! 尤其是自己的胯部和小腹下方,也留着稀疏浅黑色的阴毛。普通的三角裤,总会让自己的阴毛悄悄伸出来,低腰的三角裤更是会暴露出自己小腹下方的小丛林。 工作后的高洁,相当注意自己的仪表,那茂密的阴毛,便成了她最大的私密。学着国外的女人,高洁从网上购买来专门的阴毛美容工具。她不愿意除去自己的阴毛,光秃秃的下体更加羞人,所以高洁没有使用过脱毛药剂,更不敢用专用剃刀刮掉阴毛,她用专用的小剪子,定期地剪短阴毛,就像勤劳的园丁定期修剪植物枝叶一样。高洁作为检察官,穿着也是相当讲究,很少把自己打扮的太过暴露性感,若是穿上小的三角裤或者丁字裤,或是低腰裤,自己的阴毛一定会露出来,而小腹下方的耻毛,也会展现在众人面前。为此,定期的修剪阴毛,高洁的标准就是保证穿上三角内裤,至少是高腰提臀的塑身三角内裤,不会让自己的阴毛走光。 但是今天,高洁的内裤已经被人强行脱下,自己的阴毛裸露在外。更糟糕的是,自己看不到的男人,亵玩着自己私处的耻毛,还不断地品评自己的耻毛: “高检察官的阴毛质量相当不错,毛黑油亮,说明营养跟得上,而且护理的非常好。你用的什么养护液,保养的那么好?” “胡说,我哪里用过养护液!”听到男人那么说,高洁气不打一处来。“没用过养护液,那就是天生丽质了!真是看不出来,我们的高检察官不但拥有垂到腰际的乌黑长发,还有一片高素质的乌黑阴毛呢!”吕新说着,试着用手揪了揪一根高洁的阴毛。下体突然感到被人揪住阴毛,高洁惊恐地大叫:“你……你干什么!”“别怕,我试试高检察官的阴毛毛囊是否健康,会不会脱毛“疯子,变态,松开啊!” “嗯,不错,毛囊也很健康,不会脱毛!阴毛根部很坚固,被男人触摸一定会有强烈的快感!”吕新不断地抚摸高洁的阴毛根部。“不,不要碰我的下体,太痒了!快停下!”阴毛根部触摸时果然产生阵阵快意,让高洁羞愧难当。 其实,高洁知道自己的阴毛根部很敏感,对于自己的下体的敏感也是心知肚明。因为每次和沈良做爱时,自己的爱人也是对于自己的阴毛情有独钟,这总是让女检察官娇羞不已。沈良会像一个顽皮的孩子,慢慢梳理着高洁茂密的耻毛,从小腹到胯下,甚至连肛门附近的阴毛,都要细心地爱抚一番。尤其是高洁小腹下方凸起的阴毛,沈良对它情有独钟,有几次甚至高洁还没有来得及脱衣服,他就已经撩起她的裙子,用手脱下她的裤袜和内裤,猴急地爱抚。今天,吕新不断抚摸着高洁的阴毛,尤其是小腹下方的阴毛,让吕新不断梳理抚弄,高洁羞愧之余,感受到了和爱人沈良同样的爱抚,不禁又羞又急,却又骂不出口,因为下体的刺激,让她的呼吸急促起来,说起话来都很费劲,更何况,自己看不到的恶魔,根部不会理会自己的训斥,骂得再多,也是白费力气,反而让自己受到更大的羞辱! “嗯,不错,高检察官的阴毛非常整齐,平时一定经常修理。” “别,别说来,快停下吧!” 爱抚一番高洁的耻毛,吕新又重复了刚才的话:“尿尿!”“什么!”“别装傻了,我让你尿尿,难道不会?”“你这个变态,不要再碰我的下体了!” “啊————————” 吕新果然停手了,但是紧接着高洁便疼得惨叫一声,身旁被捆绑电击的白艳妮等三女,听到如此凄厉的惨叫,也禁不住要发抖。吕新的手里多了一根粗粗的弯曲的黑色阴毛! 他确实松开了双手,但是趁着高洁放松时,他拔下来高洁下体突出的一根最长的阴毛!速度很快,但是敏感处嫩肉的疼痛,十分剧烈,高洁猝不及防,疼得一哆嗦。膀胱早已积满了尿液,这一次靠近尿液的疼痛,让高洁的尿道猛然一松驰,少量的尿液喷了出来!好在高洁警觉地快,用尽全力紧紧并拢双腿,用力收缩自己的膀胱肌肉,紧缩自己的尿道。失禁被及时的止住,但尿液还是射出来几滴,留在了尿道口! 吕新看到后,露出恶作剧后愉快地笑容:“还说不想尿尿,早就憋坏了吧!4才那么一下子,就排尿了!不过这么用力忍着尿意,是很痛苦的!” 高洁忍不住小声啜泣:“唔……没人性,快放开我,我不会放过你!” “难道我会放过你吗?看看,看看,你的尿眼上,还挂着尿滴呢!”吕新说着,右手拿着刚拔下的阴毛,在高洁的尿眼上沾了些女检察官排出的尿液。“别,别碰那里!”尿眼被粗粗的阴毛划弄,产生的瘙痒刺激让高洁痛苦不已。吕新收回了阴毛,高洁还没来得松一口气,自己的脸颊便被吕新的左手捏住。 “你……你要干什么!”被捏住俏脸,高洁无法扭头,她惊恐地喊道。 此时的吕新,已经懒得再和惊恐的女检察官废话,他的右手伸出,手里的阴毛捅进了女检察官的鼻孔。 “你……你……你住手!住手……”/高洁恐惧地大叫。吕新把她的阴毛捅进了自己的鼻孔,抓着阴毛根部慢慢转动。阴毛上挂着高洁的尿液,散发着骚气,在鼻孔内的转动,产生剧烈地瘙痒,让高洁产生打喷嚏的冲动。高洁终于明白吕新的邪恶目的,但是自己的脸被捏住,无法动弹,无法躲闪! 阴毛在自己的鼻孔内不停转动,引来的瘙痒刺激着高洁忍耐力的极限!阿嚏——高洁终于忍不住,打出来第一个喷嚏,全身随之猛烈颤抖,被尿液积满的膀胱更是被这个喷嚏引起的颤抖而剧烈震动。高洁用力紧缩自己的尿道,好悬,还是忍住了! 不过,阴毛继续转动,搔痒仍在继续! 阿嚏——阿嚏——忍耐不住,高洁连打两个喷嚏这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高洁的膀胱忍耐到了极限,小腹已经胀痛,这一次喷嚏带来的身体颤抖更加强烈,尿道出现了短暂的松弛。一股金黄色的尿液,从高洁的尿液喷出。被捆绑的丝袜美腿无法分开,尿液悉数落在高洁的大腿上,被紫色的长筒丝袜吸收。 “憋了老长时间了吧,尿液都是金黄色了,别再忍了了,对身体不好!”吕新温柔地说着,手里的阴毛却加快了转动。“别,别再转……阿嚏——”高洁还没有哀求完,又打了一个喷嚏,引得一股金黄色尿液再一次喷出。 吕新果然停手了:“怎么样,愿意尿尿了吗?” “我……我答应你……”高洁的眼泪浸湿了蒙眼的黑布。 “答应我什么!” “尿……尿尿……”高洁几乎要哭了。 “很好,那吧!”吕新重新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撑开了高洁的尿眼。高洁的双腿被捆绑在一起,并被吕新的身体压住,被迫伸直双腿坐在地上被撑开的尿眼,正好在被夹紧的三角地带中,正对前方,微微向下。被蒙住了眼睛,吕新无法看到女检察官流出的屈辱的眼泪,但是高洁那羞红的面颊,剧烈的喘息,已经让他感受了女检察官的悲哀和羞愧。 “怎么,还不,让我再帮帮你吗?”“不,不要,我自己来!”高洁赶紧回答。她努力地深呼吸,然后尽量地放松自己的尿道肌肉。终于,膀胱打开,尿液从被撑开的尿液喷出!金黄的尿液,与地板呈平行线射出,尿眼正对丝袜美腿,那尿液便顺着并拢的双腿喷出流淌。吕新赶紧站起来,免得尿液射到自己的裆部。高洁的双腿此时已经麻木,虽然也想弯曲双腿,却仍是伸直双腿坐着。尿液最远射过来膝盖,留在了高洁紫色丝袜包裹的小腿上,然后,随着尿液的喷射,流量减缓,慢慢回缩。 金黄色的尿液,很快浸透了高洁双腿的紫色丝袜。由于双腿被捆绑后紧紧并拢,多余的尿液没有被丝袜吸收的,就积累在双腿紧贴产生的湾沟里。终于排尿完成,高洁的紫色丝袜已经能够金黄色的尿液浸透,变成了半透明的淡紫色,没有被丝袜吸收的尿液还在双腿间积累了好多,形成了一条金黄色的小溪。起初尿液带着体温,但是随着空调的冷风,温度快速散发,高洁的双腿被变得冰冷的尿液的冻得竟痉挛,失去了知觉。吕新的手已经离开,站起身的吕新看着坐在地上的高洁。蒙住眼睛的女检察官,再也忍不住忍辱,痛哭起来,而她的身体,因为失去了知觉,仍保持着排尿时的姿势,笔直伸出的丝袜美腿,紧紧并拢,坐在地上……哭了好一会,高洁感到腿上的绳子被解开。尿液已经透过双腿的空隙流到地板上,包裹在美腿上的紫色丝袜已经完全被浸透,没有一丝干的地方,连脚上的丝袜也已经湿透。坐在满是尿液的地板上,高洁的屁股上也沾满了尿液。双腿终于恢复了自由,但是高洁不敢乱动,生怕遭受更大的凌辱。吕新把高洁拉了起来,也解开了她上身的绳子束缚。长时间的捆绑,让高洁双臂失去了知觉,即使解开了捆绑,本能地想要挣扎,可高洁还是没能做出任何动作。 自己的双臂又被拧到身后,一条丝袜在交叉的手腕上缠绕。看不到东西的高洁试图逃跑,却被拉了回来。吕新用一条粉红色的长筒丝袜,将高洁的双手捆绑在了身后。地上还有另一只粉红色长筒袜,这是今天李菁霞传来的长筒丝袜,骑上木马之前,李菁霞被脱得一丝不挂,连这双粉红色丝袜也被剥下来,仍在了地板上。 “你……你还要干什么……”高洁哭着问。“呵呵,高检察官,一会送你一个小玩具,你只要乖乖地坐着就可以了!” 说着,吕新把高洁拉到一把皮椅上坐了下来。虽然双腿沾满了尿液,可是高洁无法脱下丝袜,只能任由空调的冷风吹拂自己的裸体,冻得瑟瑟发抖。吕新听到开门的声音,看到了来人,说道:“你来晚了,怎么那么慢。”来的人,正是医学天才,对于女体有无穷的研究嗜好的青年专家——宇文轩!宇文轩直接走向高洁,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女检察官。高洁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也感受到冷峻的目光,不禁打了个冷战。宇文轩注视了一分钟,冷静地说:“这女人腿上的尿液还没干,显然你也刚完不久。我哪里来晚了,时间刚刚好。”吕新作出一个投降的滑稽姿态:“好好好,就算是我错了。你昨天不是有个新发明吗?正好这有个女检察官可以试用。” “干……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听到两人不着边际的对话,高洁恐惧地问道。 “只不过给你使用一个新玩具,好东西。” 吕新没说什么,宇文轩先开口了。“不要,我不要!”高洁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站起来,试图挣扎,但她很快又被吕新抓住,按回到椅子上。 宇文轩好不动气,仍是保持着阴森的冷静,慢慢地脱下了高洁腿上湿透的紫色长筒丝袜:“叫声太大,会影响安装的!” 吕新按着高洁,宇文轩把高洁的紫色丝袜拿在手里,趁着高洁大喊大叫张开嘴的时候,将这双沾满尿液的丝袜慢慢塞入高洁的口中。“不……呜呜呜……”浓烈的尿味让高洁几乎窒息,她用力摇着头,试图摆脱。但紫色丝袜,还是被一点一点塞入自己的口中。“呜呜呜……呜呜呜……” 一双湿透尿液的紫色长筒袜完全进入了高洁的小嘴,宇文轩又拿起地上的那一条的粉色长筒丝袜,勒在高洁的嘴上,脑后捆绑打结,使得她无法吐出嘴里的紫色长筒丝袜。 “好了,可以开工了。你,分开她的双腿。”宇文轩对吕新说道。 吕新一边分开的高洁的双腿,一边抱怨:“大教授,能不能说个请字。不要老是用命令的口吻。”“呜呜呜……呜呜呜……”高洁无力地叫喊着。她的双脚脚踝被吕新抓住,向上拉到了肩部,并向两侧分开,变成了一个弯曲膝盖的大V字型,臀出超前,阴户尿眼正对着站在她面前的宇文轩。“请……好了吧?不错,这个姿势正好,保持住,请保持住!”宇文轩说着,打开了手提箱。“呜呜呜……呜呜呜……”当自己的下体再一次被露出来,正对男人,高洁预感到所谓的玩具一定和自己的下体有关,不禁万分惊恐,不住地扭动着娇躯。不过,以吕新的身手和经验,抓住她的脚踝后,她是休想挣脱的。宇文轩拿出所谓的玩具,一个金属头,类似注射器的嘴部,后面连着圆柱形的中部,里面似乎带有集成电路模块和感应装置,后面连着一定长度的橡胶导管,不软不硬。高洁自然看不到这些,但白艳妮和李家姐妹,看到后,通过后面的橡胶管,已经猜到这是插入女人下体,不禁瞪大了眼睛。 宇文轩将一个瓶子打开,里面是透明的粘稠液体,类似胶水。宇文轩戴上了手术用的胶皮手套,将透明液体均匀地涂抹在那个玩具上。 “呜呜呜……呜呜呜……唔——”被堵着嘴的高洁无法喊出声来,双腿向上拉开后,也动弹不得。此时的她,突然感到自己的尿液被一只戴着脚皮手套的大手分开。 不要——不要啊——高洁在心里大声嘶喊。那个新来的男人,怎么用拨开了自己的尿眼,他要干什么! 一根胶皮管在插入自己的尿道! 高洁痛苦地呜呜呜大叫,双脚被吕新抓住,却无法挣脱。胶皮管在慢慢地深入,一直刺入高洁的尿道尽头! 一阵刺痛,胶皮管穿过尿道,进入了高洁的膀胱。此时的尿道口,也突然被撑开,进入了比胶皮管横截面更粗一些金属圆柱体,接着尿道口便收缩,那是因为金属圆柱完全进入后,紧跟着插入的金属头截面积要比它小不少,甚至被已经插入膀胱的胶皮管还要细。终于,宇文轩的手离开了高洁的尿道,但那个玩具却完全插入了高洁的尿道。金属的嘴部在高洁尿道内,撑着使高洁的尿眼再也无法完全闭合,留着针眼大的缝隙! “呜呜呜,呜呜呜……”短暂的疼痛过后,高洁也清醒过来,很清楚地感受到一只类似导尿管的物体插入了自己的膀胱,使得自己的尿眼被撑开。她想要收缩尿道,想要闭合尿眼,都已经无法做到。宇文轩站起来,得意地说道:“好了,这个玩具安装完毕!你很幸运,可以第一个想用这个玩具吕新松了高洁的双腿,恐惧地女检察官立刻站起来,疯子一般无头苍蝇似地乱跑乱跳。她的双手被粉红色丝袜绑在身后,只能不断地跳动,晃动自己的下体,希望把那个该死的玩具从自己的尿道内抖出来,甩出来。可是那个玩具,就像是粘在自己的尿道嫩肉上,纹丝不动!看着高洁疯狂的举动,宇文轩出奇地笑了:“不要挣扎了!这个东西叫尿道锁,专门为了控制女性的排尿设计。有自动档、手动档、关闭档。我也请人开发了专门的软件。关闭档,顾名思义,就是锁住尿道,膀胱内的尿液无法从导尿管流出,便使女人失去了排尿的能力,呵呵,就是使出全身的力气,撑破肚子,也排不出一滴尿液。手动档,启动后就会打开尿道锁,让女人用自己的力气自行排尿,除了比不上自己的尿眼,其它的和正常小便一模一样。自动档么,那是我最满意的地方,我特地设定了排尿的流量控制环节,就像控制手机的音量一样,从1%到100%,来调节女人排尿的力度,而且,启动了自动档后,就会自动排尿,女人的身体将对自己的排尿行为失去控制,也就是所谓的小便失禁,任你如何用力,都不能停止排尿。这套软件通过java语言编写,可以安装在手机等设备内,方便人们随身使用。另外,还有我最得意的一点,这个尿道锁的供电,使用了生物电池供电,别开电池一点点,却是通过人体提供电能,简单说,就是人体的温度转化为电池的化学能,然后在变成电能。说的太深,你也不懂,我也不太明白,总之,只要是人还活着,尿道锁就不会停电。否则,没了电,尿道锁不能启动,排不出尿来就太失败了,女人不是要给尿憋死?” 听到宇文轩的解释,高洁几乎要昏过去,自己的排尿器竟然被束缚了!她也顾不得是在男人面前的裸体,用力试了试自己的尿道,果然,使尽全力,竟一滴尿也排不出来! “唔唔……呜呜呜……呜呜呜呜……”高洁急得原地打转,她背后的双手用力伸向腰边,努力向前探,希望自己的手能碰到尿道,取出这该死的尿道锁。 看着高洁徒劳的用力,宇文轩仍然笑着说:“高检察官,别瞎忙了。尿道锁上,我涂抹了特殊的生物胶,现在这个玩具已经牢牢贴在你的尿道肉壁上,没有专门的稀释溶剂,你这辈子都别想拿下尿道锁。以后想排尿,就要听我们的!” 高洁身子一软,瘫坐在地板上,无助地痛哭着,吕新和宇文轩此时都已经看到,女检察官的泪水已经浸透了黑色的蒙眼布。 “好了,宝贝,该送你回家了!”吕新把一块白色手帕捂在高洁的鼻子上。 “呜呜……呜……” 黑暗中的高洁,再一次失去了知觉……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