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淫乱小说  »  四肢无力于公交



你在看什幺?说……」「我……我在看……」 「说啊,小姐……」 乳尖被力捏的发痛,双腿间的另一只手中指恐吓般地向蜜洞深处刺入。 「我……我不能说……求你……饶了我吧……」 战抖的性感红唇屈服地祈求,绝望的美人更显楚楚动人,可是却更燃起陌生男人的高涨欲焰。一声轻响,上衣的第一个扣子被挣断飞出,诗晴丰挺的赤裸乳峰似乎要裂衣而出。 「啊……」再没有抗拒的办法。周遭的一切仿佛都飞旋而去,诗晴只觉得自己置身荒原般无助,颤抖的红唇反射出贞洁内心最后的一线矜持。 第二个扣子也被拉紧。 「啊……我在看……看你……玩我……我的奶子……」屈辱地说出对爱人都从来没有说过的下流的话,巨大的羞耻让诗晴恨不得立刻从世界上消失,羞辱的泪水充盈着美丽的双眼。 无耻的进犯者根本不给诗晴丝毫喘息的机会:「小姐,我们亲一个。」 「不行……这个就饶了我吧……」耳边的细语使诗晴红透了脸而断然拒绝。 利用拥挤的人群无耻猥亵自己的陌生人,连是谁都不知道,还要自己和他接吻,一想到这里就起鸡皮疙瘩。泛红的脸颊被啾啾地亲了两下,随后双唇立刻成为下一个目标,陌生男人火烫的嘴唇不断转圈紧追。 诗晴绝望地吐出憋紧的气息,下意识地瞟了一眼右边。还好,是个高大的后背,和左侧的墙壁一起,包围起一个与众人隔绝的角落。 舌头在脸颊上来回的舔,诗晴几经无力的拒绝后,鲜嫩的红唇终于被逮到。男人强硬的将嘴唇贴上并粗重地喘着气,舌尖沿着牙龈不断向口腔探路。无比的厌恶感,诗晴纯洁的双唇四处逃避。男人使力抓住下颚并在指尖用力,使诗晴的下颚松弛,而男人的舌头就趁机钻进牙齿的接缝中。 诗晴的抵抗渐渐减弱,舌头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了像真正恋人一般所做的深吻。男人由于过份兴奋不禁发出了深沉的呻吟,恣肆地品味着眼前的端庄女郎被陌生男人强迫接吻的娇羞挣拒。贪恋着诗晴口中的粘膜,逗弄着柔软的舌头,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不但淫乱且死缠着。若说是接吻,不如说是强奸口腔来的恰当。 诗晴的美貌越来越红,不但双唇被侵犯,连敏感的胸部也一刻没休息地被搓揉玩弄。另一只手则移到大腿及大腿内侧四处抚摸,并开始向大腿根处绵密的爱抚。手指从蜜唇的裂缝侵入,开始在花蕊的入口处抚弄。诗晴的腰不知不觉的弹起,想逃避,可却更加迎合了猥亵的玩弄。 很长很长的接吻……陌生男人将自己的唾液送进诗晴的嘴里,诗晴因厌恶而颤栗着,而喉头在发出恐惧之声的同时无处可逃。 (天那……我竟然喝下了这个陌生男人的唾液……)矜持的女郎身体深处在羞耻地崩溃,突然吐了一口浓热的气息。 「感觉不错吧?小姐……来,再好好亲一次。」 「……」 男人张大了嘴,就像要把诗晴的双唇生吞一般,激烈且贪的进攻。诗晴拒绝也拒绝不了,连肺部的空气都像要被吸走一般,脑袋突然感到一阵空白。可是陌生男人的接吻有熟练的技巧,诗晴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男人的舌头在口腔中激烈的搅动,卷住诗晴的舌头开始吸吮。这样下去是会被拖到无底深渊的,诗晴受惊的颤抖。 「把舌头伸出来。」 刚才被陌生男人的嘴唇擦过嘴角时,还拼命想紧闭着嘴;而现在却必须张开唇,并伸出舌头来。虽然已被如此蹂躏,但对于被陌生的男子吸舌头的耻辱感,却是另当别论。稍稍迟疑,陌生男人又无耻地拉紧诗晴的上衣。 绝望地放弃抵抗,眼睛紧闭,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诗晴微张樱桃小口,一点点伸出小巧的舌头。好象心中有什幺东西,被挖出来一样似的巨大羞耻。 陌生男人以自己的舌尖,触摸着诗晴的舌尖,并划了一个圆。诗晴闭着眼将眉深锁,不自觉地从喉咙深处发出叫声。并不是只有单纯的甘美的感觉而已,那甘美的感觉由舌尖的一点,散布到舌头以及口腔,各部位也都觉得热呼呼的。 「舌头再伸出来一些。」 对于陌生男人的指示,诗晴觉得有点畏缩,如果再放出去的话,简直就是自杀行为。而且自己已经被他点燃的这个事实,则最好是不要让他知道。在这样的场合被被陌生的男人猥亵和亲吻,如果还表示出反应的话,诗晴觉得还不如让自己死去的好。 像是要上死刑台的囚犯一样的心情,诗晴无奈地将舌头又伸出了一点,而陌生男人的舌尖则又更仔细的接触那正在发抖的舌头的侧面。 「啊……啊……」呼吸变得粗重,从诗晴的喉咙深处中,微微地发出这种声音。尽管诗晴拼命地压抑,可是急促的呼吸无法隐藏。 从舌的表面一直到里面都玩弄够了之后,陌生男人的舌头像另一种生物一样地卷起,然后又伸了进来,那好象是小虫子沿着树枝爬一样。而那一个一个的动作,也的确使得诗晴口腔中的性感带一一被触动,而且那种感觉并没有减弱的迹象。口腔全体也已点燃了情欲之火,好象全身的性感带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 而在这个时候,陌生男人的左手则向胸部滑上,用手掌握住那已涨得发痛的奶子。 「嗯……」诗晴闭着唇发出更高的呻吟。 不只是舌头被点燃,那苗条的身子以及那对奶子,也都会点燃了。而且现在的神经也已无法对奶子发布任何命令了,尤其当陌生男人以手掌揉搓胸部时。 「哦……」诗晴的上半身突然往上弹,不得不抓住陌生男人的手,重新更换防卫的重点。而那体内所激起的快感和愉悦感,却随着奶子被火辣辣地抚弄而漫延到五体去了,那是一种很难防卫的刺激。诗晴抓住陌生男人手的那只手,也已经无法出力。意识显得有点朦胧,而且防卫也变得薄弱。 陌生男人好象要乘胜追击似地,另外的一只手微微撩起端庄的迷你裙,将诗晴赤裸裸的下腹和优美颀长的秀腿暴露出来。诗晴的两只长腿丰润柔腻,而在那趾骨顶端描绘出诱惑人的曲线,而陌生男人伸出手指抚搓那充血而娇挺的蓓蕾。 「啊……」 当舌头被吸时,诗晴的美腿微微扭摆,而腰以下的那个部份,已完全麻酥酥的了。纯洁娇嫩的蓓蕾被猥亵地侮辱,诗晴弯曲着手指,修长的大腿在无意识下绷紧。而接下来必须将集中在奶子的神精,全移到大腿间来,但那已经变得很弱的防卫力,似乎已无法发挥任何功用,而且那爱抚更加快对已经放弃防卫的胸部及舌头的猛烈攻击。 诗晴从鼻子中发出急切的呼吸,如果自己的嘴不是被陌生男人的嘴堵住,诗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出羞耻的声音。 衣服并没有被脱下,但那身穿白领洋装,被爱抚的样子,反而令人觉得更有耻辱感。特别是那紧身的迷你裙被往前掀,露出那苗条的大腿的根部,那被撕裂的T字内裤垂下,雪白的肌肤映衬着乌黑的芳草地,草叶上还残留着陌生男人抹上去的露珠,诗晴自己都能感受到那羞耻的猥亵景像。 拼命要唤回贞洁的力量,但那羞耻心似乎敌不过爽快的感觉。而被蹂躏已久的蜜穴,却特别的热。陌生男人以中指为中心,并以四只手指一起去抚慰。 「嗯嗯……」诗晴的红唇和舌头都一起被占据,紧握着那在奶子肆虐的陌生男人的手臂的力量好象在瞬间都被夺去。 (再忍一下吧!)诗晴在心中呼喊着。 「啊啊……」由于呼吸急促,使得诗晴拼命想将嘴拿开,而且肢体发生很大的扭动,喉咙深处还发出好象在抽泣的声音,那是因为性感带被陌生男人的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 这种力量也是开始时所没有过的,这样子下去怎幺行?诗晴突然警戒起来。对方是用强迫的手段迫她就范的,而且又是完全陌生的男人。甚至,自己的身体还作出了好象被自己的爱人抚弄时的那些反应来。 终于陌生男人的嘴离开,诗晴像缺氧的鱼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娇挺的乳峰随之颤动。可是耳边马上传来更可怕的声音:「小姐的身体已经很爽了吧?……」 诗晴已经没有力气去否认,实际上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去反对陌生男人说出的事实。 「可是,我的身体还压抑着吶……小姐……」像怕诗晴听不懂,胯间的粗热肉棒解释般地脉动,诗晴的全身一下子僵住。 难道……竟然要在这人挤人的场合下……仅仅想到「强奸」这两个字,诗晴就觉得一股热流直冲上头顶。虽然全部的女性禁地都已被羞耻地蹂躏,诗晴还可以勉强原谅自己。只是被色狼猥亵,自己的身体内部还依然能保持纯洁。可是被「强奸」,就再没有任何借口了。一想到要被陌生男人那粗大的阴茎粗鲁地插入自己纯洁的身体里面,诗晴就像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何况是在人群之中被公然强奸,那样的话,自己就再没有脸见人了。 她紧张地扭动腰肢,像逃避烧红的烙铁一样,想逃开紧紧顶压花唇蠢蠢欲动的粗大的肉棒:「不行……绝对不行……你还不够吗……」 可是毅然的决心下,说出的话却毫无力量。加上怕被周围的人群听见,不得不紧贴着陌生男人的脸,从姿态到话语,都宛如对情人的低声求恳。诗晴痛恨自己,平时的斗志和勇气都到哪里去了?! 即使这样,诗晴也下定了决心。如果陌生男人真要硬来的话,再怎幺丢脸也顾不得了。就是被众人发现这样的丢人场面,也决不能让这下流的陌生男子夺走自己最后的贞操。 好象看透了诗晴的内心,陌生男人并没有硬来:「别紧张,小姐……我不会强迫你的……不过你自己要坚持住啊,小姐……」 还说不会强迫我!诗晴恨恨地想。从上车开始把我蹂躏成这样,难道我自己愿意让你这样玩我的吗?不过最大的危机解除,诗晴终究松了一口气。只是还不明白,陌生男人怎幺说我自己会坚持不住…… 答案立刻给出。陌生男人突然抱住诗晴的腰,一用力,诗晴的苗条身体就被向上抬起,留下的空隙立刻被陌生男人向前挤占。陌生男人的两只膝盖已经穿过诗晴打开的双腿顶住前面的墙壁,诗晴只有两只脚尖还留在地面上,全身的重量都维系在拉着吊环的左手和两只脚尖上。形成诗晴身体被抬起,双腿分开几乎倚坐在陌生男人大腿上的姿态。危机并未解除,只是换了一种形势。 诗晴猝不及防,全身的重量来不及调整,集中支撑在陌生男人那粗长的坚挺肉棒上,两片蜜唇立刻被大大地撑开,滚烫的巨大龟头挤入窄洞,极度强烈的凄绝快感同时上冲头顶。 「呀……」诗晴一声惊叫,立刻踮起脚尖,左手死力地拉抓吊环。 「我是讲信用的……你自己坚持住啊,小姐……」那陌生男人并没有乘势追击,只是得意地在诗晴的耳边低语。 听凭诗晴拚命向上挺起身体,粗大的龟头稍稍滑出蜜洞,但仍虎视耽耽地紧顶住蜜洞口,被挤开两边的蜜唇已无法闭合。 (卑鄙!)诗晴惊魂初定,一下子明白了陌生男人话里的下流含意。 虽然答应不强迫自己,可是陌生男人却把自己摆布成这样猥亵的姿态,男女的性器羞耻地紧密接合在一起。即使陌生男人不主动进逼,一旦自己仅靠脚尖支撑不住,自己全身的重量也会自动让陌生男人的凶恶的巨棒插入自己的蜜洞。而且,陌生男人还可以说他并没有强迫,是自己主动让他插入自己的纯洁蜜洞的。 (卑鄙!下流!无耻!……)诗晴又气又急,拼命扭动身体想逃离眼前可怕的危境。 陌生男人不慌不忙,两腿将诗晴修长的秀腿大大撑开,右手紧紧箍住诗晴纤细的腰肢,左手捏住女郎丰满的乳峰,配合着小腹和大腿的有力挤压,将诗晴死死地压制在怀里。 仅仅靠脚尖着地根本使不出力气,诗晴像被牢牢钉在墙上的蝴蝶,徒劳地挣扎,可完全无法逃脱。在用力的扭动中,忘记了两人密接的性器,差一点让可怕的龟头又挤刺进已经被蜜液滋润的非常润滑的蜜洞中。诗晴吓得赶紧停止挣扎,极力绷紧修长的双腿,可是只能停止粗大龟头的继续挺进,纤腰被死死箍住,根本无法避免两人的性器密接的窘态。 仅仅是这样已经让诗晴几乎晕厥。陌生男人的阳具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娇嫩的两片蜜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粗大火烫的龟头紧密地顶压进自己贞洁的肉洞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着肉棒的接触摩擦,这已经和真正的性交只有毫厘的差距了。 「慢慢享受啊,小姐……只要你自己能挺得住,我是绝不会强迫你的啊,小姐……」 陌生男人牢牢控制局面,开始无情地对诗晴贞洁的心灵进行精神上的彻底蹂躏。同时左手上伸,用力夺过诗晴死命拉着的吊环,绕在吊栏上,让诗晴再也无法触及。 「你……好卑鄙……」恨恨地响应着陌生男人无耻的挑逗,诗晴又羞又急却又进退两难,不甘心忍受这羞人的窘姿,又不敢用力挣扎,只得集中力气用脚尖极力维持身体的姿态,听凭陌生男人尽情地品享着自己少女般紧窄的肉洞口紧紧压挤他那粗大龟头的快感。 陌生男人并不急于享用诗晴贞洁的蜜洞,一边如饮甘霖地品味着上车前还端庄高雅的白领女郎又羞又急却无力挣扎的娇羞神态,一边对已饱受蹂躏的美妙肉体再次开始无耻的侵袭。当诗晴绝望地放弃挣扎后,陌生男人再度将手伸到奶子上,揉着那小巧的奶子。好象是发电所一样地,从那两个奶子,将快乐的电波传达至身体各部位。膝盖处已经失去了力量,诗晴好象要倒下似地,不由得反手抓住陌生男人的肩。好象是被麻醉了似的,陌生男人的手由胸部移到身侧,然后再移到那像少女一样的纤腰;然后再从腰滑下去。 「啊啊……」诗晴左手反抓在陌生男人的肩上,右手紧抓公文包,指尖弯曲着,整个优美的身体曲线反转,脸上一副凄绝的表情。 陌生男人未受任何的抵抗,就将迷你裙从两人之间完全撩起。只剩下撕裂的内裤吊在肌肤雪白的腰间,而诗晴下身的美妙曲线完全表露无遗。苗条修长的身体,全身流露着女人的妩媚,最典型是那两只纤巧细致的脚踝。修长的大腿显得柔嫩圆润,散发着年青女人的生命力。有那样子的腿,当然在任何时候,都不喜欢穿丝袜了。而且,那挣脱了丝质内裤禁锢的臀峰,微微上翘,好象被吊起来似的。还有那平日被奶罩压得死死的奶子,在奶罩被拿掉时,那曲线显得更美好。 陌生男人运用他那巧妙的手指,从下腹一直到大腿间的底部,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好象是毫不做作地在抚摸着,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 两只大腿被弄得有点抽筋,刚一放松双腿,紧窄的蜜洞立刻体味到粗大的压迫,诗晴急忙集中意识,极力将腰向上升起。但电流已经由那最深处的一点扩散到全身,而那饱含热气的幽谷里的秘肉,也已经被弄得湿答答的。 公车经典6-1 -------------------------------------------------------------------------------- 已经快站不住了,诗晴绝望地觉得,对于自己身材的比例,诗晴可是一点都不自卑;岂只如此,她还带一些自信。因此,如果对方是自己的爱人,被他看到裸体而被夸赞的话,可是一点都不讨厌。但此刻不同,对方是陌生的无耻色狼。当奶子被捏挤时,和平时不同的是,显得有点重重的,而且向前挺出,那种鼓起的样子,简直羞死人了。那翘起的乳尖,大概有两、三公分,在陌生男人老练的挑逗玩弄下,诗晴乳头的前端,酥酥痒痒又像充血过份似地隐隐涨痛。当然那也是充满了屈辱和羞耻的,但是混杂在疼痛中的快感,也由娇嫩的乳尖一点而传遍全身。陌生男人将唇贴在耳上,「呼……」轻轻地吹着气。 诗晴也因那样而微抖,那吹着她的唇,再挟住耳缘用舌头去舔,而那甜美的波浪,又随之流到身体之中央。比起刚刚那微妙的接触来,那触摸的方式愈是强烈的话,那引起的愉快就愈强烈。那一度缓慢下来的神精,又再度集中到诗晴的奶子上来了。富有弹力的奶子,即使因诗晴的身子后仰,而往后仰,也不曾失去那美好的形状。 那奶子似乎和诗晴的意志毫无关系,好象在怀恨这一年来,被不当地放置着一般,丰挺的乳峰自作主张,仿佛正迎合着陌生男人的玩弄。而诗晴甚至连一点想要防卫的意志都拿不出来了,好象是所有抵抗的手段都被夺去了一样,接受了陌生男人的爱抚,希望将自己的被害程度减到最小。 陌生男人的手抚着膝的内侧,沿着大腿一直朝那底部前进。 「啊……」诗晴瞬间失去了自制力,几乎叫了起来。 对娇挺乳峰的搓揉,已经措手不及了,现在再加上下面的花唇也被搓揉。 「喔……呜……啊……」 握着两手折起脚趾,但诗晴仍想尽力防卫。但被粗鲁地玩弄猥亵过的身体,超 超乎诗晴想象的居然由蜜唇的表面,一直到里面都像熔岩一样的在燃烧。 「呜……不要……」诗晴缩起全身,用半长的头发,想将头藏起来。 「喔啊……」好象是要死了那样地喘息着,诗晴张开自己的脚绷得紧紧的。 这里也是盲点所在,那是诗晴从未想到过的。到目前为止,也曾被抚摸过大腿,但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的,整只脚都麻痹了。陌生男人似乎也不放过蓓蕾那一点,用他的指头在那里划圆,用指尖抵住那儿时轻时重地把玩。 「喔……」 以大腿为中心让腰部浮上来,诗晴好象放弃了一切似地,从身体的出口,热气好象在涌出。虽然没有直接抚摸那凸出的底部,但就好象是穴道被触及到一样羞得不得了,而被汁液将身体填满了。诗晴的身体在同时感觉到,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的饥渴。从身体里面所喷出来的汁液,就是那个象征。 陌生男人的色情而老练的爱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由脚尖一直到大腿的底部,那猥亵的挑逗,诗晴官能的基础开始动摇了起来。指尖更深的探索,将那里面的筋,好象要吸起来一样。 「啊……啊……」配合着那动作,诗晴的腰不自主地轻微扭动。 从外表上虽然还勉强维持着白领女性的矜持气质,但身体已经开始由内部瓦解。贞洁的花唇被左右拨开,将中心的入口处裸露了出来。诗晴已经被官能和污辱所充满了,好象身体内的内脏,都被人家看到的那种耻辱和屈辱,好象被投进油锅中一样。但是性感仍然无法止住,甚至还有增加的倾向,已经到了诗晴的理性快无法控制的地步。 色情的手指在内侧的粘膜上轻轻重重地抚摩,诗晴的身体在小幅度的抖动。纯洁的幽谷已经开始泥泞,陌生男人左手又攻击向乳峰。胸部变得这幺饱满还是第一次,那种昂奋的样子,真是羞死了。 「啊……」 在那饱满的奶子下方,陌生男人正用手托着,丰满的奶子羞耻地晃动不止。藏在乳峰深处的性感觉,也因此而苏醒了。当指尖抵达那粉红的乳晕时,诗晴的脸左动右摇,发出要哭似的声调。当被爱人摸乳时,诗晴的身子通常是被理性所支配的;但在被陌生男人亵戏时,诗晴却觉得脑海仿佛要变得一片空白。 那麻痹而充血、挺立的娇嫩乳头,被陌生男人的指尖所挑起。「喔!」好象被高压电打到一样,诗晴扭动了上身,将背弯了出来。乳尖为顶点的胸部全体,好象被火点燃一样。在那年青且美丽的乳房上端,陌生男人的指尖强力地揉捏,那快美的碎波几乎要打碎诗晴的理智。 「啊啊!」诗晴吐出深热的气息,拼命集中残存的理念想忘记肆虐在乳峰上的可怕手指。 但更可怕的是,并不是只有乳峰在遭受蹂躏。诗晴贞洁的蜜唇已经屈辱地雌服于陌生男人粗大的龟头,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龟头。随着车行的微摇,嫩肉被压挤摩擦,化成热汤的蜜汁,开始沿着陌生的龟头的表面流下。龟头的尖端在花唇内脉动,诗晴全身的快感更为上升。 「不行……」内心羞耻地挣扎。 诗晴提起了腰,陌生男人的龟头在蜜洞入口处进进出出,诗晴觉得自己大概要飞起来似的,以前跟本没有经验过。陌生男人的指尖,袭击向最后的珍珠--往那充血的蓓蕾进攻。对于这粒珍珠,陌生男人从周边开始进攻,充份的刺激之后,用指尖将全体包住,但仍不攻占珍珠,只是轻轻掠擦。 「啊……啊……」随着闷绝的低叫,诗晴痉挛地撑起了腰。 强大的欢喜的波涛,和那无法平息的情欲的抖动,那和诗晴的意志,好象没有关系似地,热热的雨,让诗晴发出呜咽的回响声。 「啊!……」 珍珠被掠入手指,诗晴伸开的脚尖折了起来。湿淋淋的花唇被抵住,粗大而火烫的前端毫不放松地挤迫,已经在燃烧的身体,现在似乎要爆发了。 「啊……啊……」被上下夹攻的诗晴,拼命地想找逃生处,但并没有同时削弱那快美感。即使能够逃,而这其中没有防备的耳朵,及大腿的内侧处,也会跑出一些无止境的快乐来。 上体好象蛇一样地卷动着,诗晴在官能和焦燥的中间反复呻吟。对那卑劣的不相识的男人的嫌恶感,并没有改变,但在被如此粗鲁地蹂躏之后,那两个奶子已经如火焰一样地烧熟了,而那花唇则无理由地滴着汁液。那奶子和花唇的热,也理所当然地跑到诗晴的腋窝和大腿内侧来。 「你的身体想要了吧?小姐……想得很难受了吧!」色迷迷的口气,陌生男人轻咬着诗晴的耳垂,揶揄的在她耳边低语。 诗晴咬了咬牙,拼命将已渐渐放松的防卫又建立了起来。虽然如此,像奶子这样挺立而且从蜜源又喷出汁液,实在是不能说「没有」。但不管自己的身子如何的丑态,但是自己的身心都不容许的,身为跨国大公司的白领女性的自信和骄傲--居然被这卑下的陌生男人来蹂躏身体。 「想装到什幺时候,小姐?……」陌生男人一面搓揉着娇挺的乳峰,一面快意地品赏着诗晴那苦闷的脸色:「奶子已经这幺涨了,而奶头又这幺的翘……」 诗晴决然地咬住下唇,装作完全没听到陌生男人的下流挑逗。 陌生男人以指尖由花唇的下方往上方划动,「啊……」诗晴苦闷地将腰往上地转动。 而陌生男人又第二次、第三次的,指尖轻柔地在诗晴那粉嫩而敏感的阴蒂上划动。 「呜……啊……啊……」发出那好象是快要崩溃的声音,在那因耻辱而扭曲的脸上浮现出决死的表情。 「反应太好了!小姐,刚才为什幺要那样呢?」 在陌生男人那嘲笑的口气之中,诗晴想从那官能的泥沼之中找回理性,让四肢硬直起来。 陌生男人的手指再度袭击诗晴翘立的乳尖。 「哦!……」紧握着两手并卷曲着指尖,诗晴感受到那甜美的冲击,发出颤抖的声音,诗晴刚刚勉强绷紧的脸又陶醉了起来。 比刚才又更强烈愉悦的碎波,打到五体各处。和诗晴的意志无关,那丰满的唇半开着,微微颤抖。 「啊……」陌生男人的指尖又在另一个乳峰的斜坡处,一直往顶上迫近。 「啊……嗯……」苗条玲珑的身体轻轻扭动,诗晴觉得自己几乎要燃烧。朦胧的脑海中,自己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在逃避还是在迎合那五只可怕的手指。 陌生男人的指尖,终于爬上粉红色耸立的乳尖。 「啊……」好象背骨被打断了似的,冲击响遍了全身。那充血的乳尖又更向上翘。 陌生男人沿着那美丽的乳晕,用指在周围滑动。狼车3 (啊!不行了,快停!)在胸中一面叫着,诗晴那饱满得像要炸开的乳房,却像要往前自己想去追那只手指。而陌生男人好象在乘胜追击一样,下面的右手手指拨开花唇、轻轻捏住蓓蕾。拼命伸展开来美丽的四肢的尖端,传回甜美的波浪。已经在燃烧的身体,好象被火上加油一般,性感烧得更烈。 「啊……不要……」诗晴皱着眉,身体因为快美的感觉而震动着。 那指尖又滑动了一次。 「喔!……」诗晴握紧两手,指尖深深的弯下,好象从背骨一直到耻骨及下肢,全部都溶开了一样。绝对不是因为被很强力的摩擦才这样的,而是因为柔软的指尖的先端处,所引起的。 当陌生男人的指尖第三次划过娇嫩的蓓蕾时,不只是诗晴的身体内部而已,从全身各处好象都喷出火来了。 「呜……」发出呜咽之声,吐着深深的气息,诗晴俏脸上那雪白的肌肤都已被染成红色。已经不是防卫不防卫的问题了,从隐秘花园之处传出的快感,使得全身在一瞬间麻痹了。娇嫩的珍珠像喘息般的轻颤,从下腹一直到腰,发出一种不自然的抖动。 粗大龟头的前端于是再次陷入蜜唇深处的紧窄入口。 「啊……」从迷乱中惊觉,诗晴极力地想逃开那可怕的陌生阳具,只好将身子往前送。 陌生男人并不追击,只是恣意地玩弄诗晴蜜洞入口的周围,粗大的龟头尽情地品味着诗晴蜜洞口嫩肉夹紧摩擦的快感。诗晴绷紧了四肢,再怎幺挣扎也逃不开这羞辱的姿态。陌生男人不只是贪图自己的肉体,还想品尝自己的羞耻和屈辱吧!绝不肯增加这下流的男子的快感,诗晴咬紧牙关,打算作出无反应的态度。 但对陌生男人来说,诗晴那皱紧眉头和紧咬牙关的表情,却更能增加他的兴奋,粗大的龟头,瞬间又更兴奋地脉动了一下。单单是这样子地玩弄,就足够让诗晴羞耻得发疯。自己贞洁的蜜洞竟然在夹紧一个毫不相识的陌生男人的粗大龟头,虽然还没有被插入,诗晴已经被巨大的羞耻像发狂似地燃烧着。 「虽然讨厌,可是很有感觉吧……小姐……」 无耻地挑逗着诗晴微妙的矛盾,陌生男人粗壮的肉棒龟头紧抵住诗晴紧窄的蜜洞口示威似的跳动。虽然知道自己的拒绝只会增加陌生男人的快感,可是听到自己被如此下流地评论,诗晴还是忍不住微微扭头否认。 「别害臊……想要就自己来啊,小姐……」 「啊……」诗晴低声惊呼。陌生男人双腿用力,诗晴苗条的身体一下子被顶起,只有脚尖的五趾还勉强踩在地上,全身的重量瞬间下落,诗晴紧窄的蜜洞立刻感觉到粗大龟头的进迫,火热的肉棒开始挤入蜜洞。内心深处绝望地惨叫,诗晴陡然集中全身的力气支撑两脚的脚趾。可是纤巧的脚趾根本无法支撑全身的体重,身体不由自主地想要下落,但立刻被粗大的龟头阻止,诗晴痉挛般地绷紧修长的双腿。 「挺不住就不用硬扛了,小姐……我知道妳也很想要了……」 一边品赏着诗晴要哭出来般的羞急,陌生男人一边继续上下亵弄着诗晴的禁地。但是他狡猾地只用指尖轻撩乳尖和蜜洞的蓓蕾,既攻击诗晴的愉悦之源,又完全不给诗晴的身体借力的机会。敏感的神经被老练地调弄,诗晴全身都没了力气。膝盖发软,身体无力地下落,又立刻触到火烧般的挺起。 「别咬牙了……都已经插进去这幺多了,小姐……」 毫不停息地猥亵把玩诗晴最敏感的禁地,不给诗晴一丝喘息的机会,同时用下流的淫语摧毁诗晴仅存的理性。陌生男人一边恣意地体味着自己粗大的龟头一丝丝更深插入诗晴那宛如处女般紧窄的蜜洞的快感,一边贪婪地死死盯着诗晴那火烫绯红的俏脸,品味着这矜持端庄的白领女郎贞操被一寸寸侵略时那让男人迷醉的羞耻屈辱的表情。 两手拼命地想扶住墙壁可毫无作用,清晰地感觉到粗大的龟头已经完全插挤入自己贞洁隐秘的蜜洞,火烫粗壮的压迫感从下腹直逼喉头。诗晴触电般的全身陡然僵直挺起,可怕的巨炮稍微退出。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