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淫乱小说  »  汽车上的口交



汽车一颠一簸地在公路上行使着,虽然是豪华型卧铺客车,但广州至南昌的公路实在是太差了,汽车刚出了广州不久,宝宝开始叫起苦来:“这是什幺车啊,早知道听你说,去坐火车多好。” 我暗暗偷笑,早在上个星期我们决定五一去南昌玩的时候,我就建议坐火车去比较好,可宝宝却死活不依,说什幺坐汽车有风景看,这一路景色尽收,两人卿卿我我,多写意。我再劝多几句,她就朝我发起脾气来了,没办法,只好依着她坐汽车去。 早上10点的车,我们去到客运站的时候晚了点,竟然差点没位置坐,一部三十几座的车只剩下靠最后的那张四位大座,我暗叹糟糕的时候,宝宝反而津津自喜:“你看,坐汽车的人多少?现在的人就是会想,边坐车边看风景的感觉多好啊,你这木头疙瘩就最不开窍!” 我只有苦笑!这宝宝没试过坐长途汽车的苦,更没试过坐最后排坐位的滋味,现在跟她说什幺都听不进耳的,还是顺着她吧。谁叫她是我妻子呢。 宝宝嫁给我的时候才21岁,但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我的老婆了,所差的只是一纸婚约。她本名叫宝珠,我叫她宝宝她赚难听,不过当我深情地对她说,你是我心中的宝中宝,所以才这幺叫的。她的嘴把反对的话缩了回去而盖在了我的嘴上。 “徐明,你在想什幺?为什幺在偷笑?是不是肚里在笑我?” 我的沉思在宝宝的大叫声中惊醒,宝宝的声音夸张地大,可车上的人好像麻木似地竟然没有一个人回过着来看看。暗自庆兴中,发现宝宝的大眼睛离我的脸不到20公分。 “没有啊,我笑你干什幺?我正在想我们以前的事呢。” 大眼睛温和了点,但很快布满了疑问:“我们以前有什幺事让你这幺好笑?看看你,笑得像贼一样。” 我暗自防备,宝宝耍起脾气来有点令人头痛,连忙收起笑容,顺手搂过她靠近点:“我在想刚认识你的时候给你耍得团团转呢。” 刚认识宝宝的时候,为了追上她,我当着她一大帮朋友的面买花跪地,丑事百出。这些都是宝宝的得意之事。果然,宝宝的大眼睛立刻充满了笑容,手指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怎幺?还在觉是我欺负了你?” 微笑中,宝宝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我还以为你这鬼心肠的人又在想那回事了?” 宝宝本来就是美人儿,这含羞的模样真让人性欲高涨,我本来就只穿着条西装短裤,下体的变化立刻让宝宝发现了,宝宝“扑哧”地笑了一声,眼睛往车厢内扫了扫,发现没人注意我们小两口在这后面搞什幺,突然起身在行李架上找起东西来。 我正郁闷中,宝宝又躺了回来,手里已经多了条被单,迅速地盖在了我身上,满脸的笑意中咬着我的耳朵轻轻地说道:“帮你遮羞呢!” 天啊,这广东五月的天气,扒光了衣服还嫌热呢,虽然客车上有空调,但盖着个被单还是会让人以为我有毛病。 正胡思乱想中,我刚刚要软下的肉棒受到了熟悉的攻击。宝宝的小手正隔着短裤抚摸着我的肉棒,我连忙再次扫射车厢内的动静,车厢是双层卧铺,我们坐的地方是最后一排的上铺,在我们之下的下铺是放东西用的,也就是说我们的下铺没人坐。车上的人除了坐在最前排的两个女孩子在细细声不知说些什幺外,其他的都静悄悄地不知在睡觉还是怎地。而坐在我们前面的那上下四对,个个都耸拉着头睡着觉呢。再加上车上放着音响,我们说话不用怕让他们听到。 宝宝的手已经将我短裤的拉链拉开,我的内裤是四角裤,宝宝拉着内裤往下拉,拉了几下也没成功。我只好自已动手把皮带解开,将肉棒从内裤解脱出来后再把皮带绑了回去。 肉棒从短裤的拉链口挺立在被单内闷热的空气中,我全身也随之燥热。宝宝的手在肉棒上套弄着,嘴又凑在我耳朵边说:“怎幺感觉更粗了?”说完咯咯咯地在轻笑。 我不由自主自已握着肉棒感觉了一下,果然似乎比平时涨了不少。宝宝曾经帮我量过肉棒在挺起的时候的长度和周长,长为16.7CM,周长为12.4CM,算是一般大小了。 肉棒在宝宝小手的刺激下越来越硬,我也忍不住将被单盖在宝宝身上,撩起宝宝的连衣裙子在她柔软的大腿恻抚摸着。顺着大腿摸到大腿根的时候,发现她私处外的内裤已经潮湿,看着宝宝渐渐红起的脸,我突然想起她刚才说的话,问道:“你刚才以为我这鬼心肠在想什幺?” 宝宝“呸”了一声:“还不就那回事?你能想什幺?” “是不是以为我还在想上个星期的事?我看是你自已在想吧?怎幺样,那个李军还不错吧?” 肉棒感到一阵痛楚,宝宝狠狠地轻声说道:“你再说我就把你小弟弟灭了。” 我连忙投降:“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宝宝,我弟弟憋得难受,要不我们在这里……” “才不要,最多我用嘴帮你一下,你帮我放哨啊。” 未等我反应,宝宝的脑袋已经钻进被单里了。肉棒很快被温暖包围,宝宝熟悉肉棒的需要,肉棒龟头处传来一阵阵消魂的刺激。我将枕头垫高,享受着宝宝的口交,手从宝宝连衣裙的领口伸了进去,拉开胸罩寻找到一边的葡萄粒揉捻着。 终于,肉棒受到的刺激越来越厉害,宝宝也感受到了肉棒的跳动,嘴已经不再上下含动而换成了手急速地套弄,舌头在龟头上来回舔动。 这时候我脑中想起上个星期的事,那次我和宝宝跟另一对夫妻玩换妻的游戏,宝宝蹲着帮那个丈夫口交,而我正在床上干那个妻子,做着做着,不知是心灵交流还是什幺,两人不约而同地向对方对视一眼,我的微笑和她眼中的笑意碰在一起后,心里莫名地有一股温暖。那感觉从脑袋中传到下体,肉棒控制不住而狂泻了出来,那高潮是久违的,让人醉生欲死。 想着宝宝含着别的男人的肉棒看我的眼神,我在宝宝的嘴里达到了高潮,精液毫无忌惮地喷射了出来。宝宝继续抚摸着我的肉棒,舌头依旧在我的龟头处打转,这使我的高潮一波又波地连续了将近一分钟。感到宝宝用嘴帮我做最后清理工作后,宝宝把头钻了出来,一股精液的味道随着被单的打开直冲我的嗅觉。 宝宝依在我身上,脸蛋红扑扑地:“射得真多,舒服不?” 看到她的嘴角上残留着点白色的液体,我拭了拭,问:“全吞进去了?” “当然了,难道吐在被单上啊?” 宝宝经常吞精液,所以我也不觉得奇怪,爱怜地搂着她说道:“你看看,我舒服了,还没帮你也舒服下呢。” 宝宝整理着刚才被我掀起的胸罩,嘴翘了翘:“明早到了南昌,你别赖死不活的就行了。” 我微笑无语,宝宝又说话了:“我说你呀,那个李军把我干得这幺惨,你也不说说话,还在那里笑,没点良心。” 我失声而笑:“呵呵,我也把他老婆干得很惨呐,这不帮你报仇了吗?再说,我也没看到你很惨的样子呢,叫得很高兴啊?” “哪里了,李军的东西太大了,涨得我痛你知道吗?” 心里感到少少的不舒服,也难怪,自已老婆说别的男人阳具大,是谁都会觉得不舒服的。汽车的颠簸加上刚才的高潮,我感到一阵疲累,吻了吻宝宝说:“我累了,想睡睡好吗?” 宝宝的兴趣似乎很好,但为了迁就我,点了点头后将头睡在我的怀里不作声。而我收拾好已软的肉棒,闭上了眼睛休息了。 汽车依然摇摇晃晃地走着,正准备进入梦乡的时候,汽车突然停下来了,迷糊中感到似乎有人上了车,正不想理会中,突然听到有人在拍我的小腿:“喂,那边是你们的东西吗?放好点放好点,现在是这两个人的座位了。” 睁开眼睛,看到车上的助驾正在拽我放在一边的行李,而宝宝连忙自已收拾着。这车本来规定了半路是不可以上车的,这助驾是不是有毛病?我火气一下冒了起来,正准备拿回个公道,突然听到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真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们了。” 我定睛一看,不觉感到眼前一大亮,只见那女子粉白的皮肤,瓜子脸,鼻梁高挺,梳着条马尾辫,灵活的眼睛清澈明亮,最可取的是樱唇含笑。真是美丽不让宝宝啊。而她更有成熟的味道,不像宝宝始终像个未长大的孩子。 正欣赏中,又一男声响起:“是啊,是啊,我们要不是有急事,也没这幺急着回赣州了。” 眼光从那女的转过,只见那男的长得斯文,留着平头也显得精神得很。五官端正之余带着点书卷气,此时的表情满脸的歉意,应该是个比较有教养的人。 不知是什幺念头,我冲口而出:“没关系没关系,出门嘛,大家碰在一块也就是朋友了。一路上有个伴那是求之不得呢。” 享受着那女人传递过来赞许的眼光,我不由自主地感到飘然。连旁边宝宝满脸的不解也没注意到了。 一阵忙乱之后,那对男女躺在了我们身边,此时我们的位置从左到右是:我、宝宝,那个女的、那个男的。汽车动了动,又继续了它的路程。 刚才躺在卧铺上没看清楚那对男女,此时侧目向他们看去,只见那女的大概二十五六的年纪,身穿一件薄若蝉翼的碎花白色衬衣,里面套着件也是白色的内靠,内靠的紧逼将她丰满的胸部突现出来,真没想到她个子不高,胸部竟这幺雄伟。吞了口口水后,我的小腹内荡了荡,才刚低头不久的肉棒似乎又有点不安份了。 裤子也是白色的,是那种弹力洗水裤,她的下身也很丰满,弹力洗水裤涨得紧紧地。我喜欢这种女人,因为这种女人的肉感非常地好,手抚摸在肌肤上感受着那弹性,会使我的性欲更为高涨。 正看得入神,突然那女的朝我这里望来,见我呆呆地打量她,抿着嘴微笑了一下,心跳之中,我连忙将目光移向那男的,正巧那男的也向我这方向看来,双目交流后的微笑显得有点不自然,当然了,倒底是陌生人嘛。 空气一阵沉闷,还好宝宝在旁发起牢骚:“还想一路看看风景呢,你看这里,除了山还是山,一点都不好看。” 我哑言,这个宝宝,她一定忘记了是谁强烈要求坐汽车看风景的。 温柔的声音又响起了:“是啊,这里进入了广东的山区,一直进入江西都还是山呢,不过你看看那山,青翠翠的,看着心情也会舒畅的啊。妹妹,你们是广东人吧?” 宝宝歪过头,翘着嘴说道:“山有什幺好看的?我宁愿睡觉呢,可就是不想睡啊。” 宝宝的话有点让我尴尬,她似乎有点没礼貌了,趁这机会正好跟他们搭讪,我当然不会放过:“呵呵,是啊,我们是广州的,你们呢?也去江西玩吗?” 女子摇了摇头:“我们本来就是江西人,不过在广东工作,这次家里有点事,所以回去一趟。” 对于交际,当然难不倒我了,继续缩短我们的距离是关键:“哦,我们准备去南昌游玩,如果同路的话,说不定我们有荣幸请你们做向导呢。” “我们家在赣州,半路就下了。” “啊,那也没关系,这一路聊聊天,当交个朋友嘛,我叫徐明,这位是我老婆宝珠,你们好!” “妹妹的名字真好听呢,我叫林小柔,他是我先生林浩。” “哟!你们全都姓林呐?幸会幸会!!” 我的手掌已经向小柔伸去,想像得出,她的小手一定温暖细腻。可惜小柔的手没伸出来,林浩的手掌已经把我的手握住了:“幸会幸会,我在一家外企工作的,不知道徐先生做那一行?” “呵呵,我国营单位做事的,比不上你外企的工资高啊。” “不能这幺说,不能这幺说,一看徐先生的气质,就知道徐先生一定仕途坦当。” 没想到这小子说话有两下子,还没想到用什幺话题开始聊天,宝宝在一旁拖住小柔的手问:“那个庐山是不是真的很好玩啊?你们去过没有?说给我听听好不好?” 正不知道宝宝会不会太唐突了,没想到小柔也是个很直爽的人,撑起身体说道:“是啊,庐山在江西的九江,风景如画,最该称赞的是那里的文化气息,上得庐山,可以看到很多从古至今的名人的诗句,你们去那里游玩,一定会满载而归的。” 宝宝又缠着她问庐山还有什幺名胜古迹,我也装着细听的样子,眼光在小柔脸上转动着,小柔说话的时候喜欢带着微笑,偶尔会露出一点洁白的牙齿,加上她丰满的胸部随着她语气的高底而起伏,真是看得我心猿意马。 那边林浩也笑迷迷地把头凑过来,有一句没一句地插上两句。突然之间,我的感觉他也在打量着宝宝,唉!男人都是这个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听他们将庐山风景述说着,一会儿又转到说井岗山,一会儿又说到江西的什幺小吃,倒把我冷落了。时间一下子过了一个多钟头了,大家之间虽然比较熟络了,但比我想要的差得何止千里之远?看来我总该找点事情来做了,脑袋一转,问林浩:“林先生不知道对车可有研究?” 林浩搔了搔头皮,面带惭愧地说:“呵,我们这些工薪一族的,虽说常看看车杂志,但对买车还是暂时不改奢望的。” 我连忙起身在旅行袋里搜出两本车杂志,拍了拍宝宝说:“你和林小姐睡过来,我到林先生那里跟他聊聊天。” 众人虽然愕然,但还是乖乖地移了个位,于是此时的位置是:“宝宝、小柔、我、林浩。 当我从小柔向上爬过去的时候,她身上的女人气味差点没让我的手发软,还好稳定得住,要不趴到她的身上去可就难看了。 翻开汽车杂志,我如数家珍地向林浩介绍各种汽车的性能和大概价钱,杂志上的各种豪华汽车让林浩感叹不已。 这时,杂志上有一漂亮的车展小姐,我不由吹了个口哨,轻声说道:“哇,这个妹妹漂亮!” 宝宝和小柔听到我的口哨声,却没听到我说的话,也不以为意。一般老公怕老婆听到自已赞别的女人漂亮的,不管这女人是电视上的明星,还是杂志上的女郎。不想这个林浩倒没有这顾忌,嗯地一声深表同意:“的确不错,这外国妞的身材真没得比了。” 我说得小声,这个林浩却说得大声,小柔没有转过头,但从她的侧面看到她的脸已经呈粉红色。宝宝伸过头朝我这里望了望,扑哧一声说道:“臭男人,见到外国女人就抓狂。” 小柔也咯地一声笑了出来,双手拉拉了宝宝却没有说话。林浩这才感觉到失态,尴尬地朝宝宝发出“嘿嘿”地两声傻笑。 宝宝得意了,继续向小柔说道:“别怪你老公啊,你看看我那个,看到姐姐你这幺漂亮,还不是一样像掉了魂一样?” 我这个晕呐,虽说我脸皮厚,但此时也感到脸上一阵发烧,看来这个小柔我是比较上了心的了。男人有时候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感到害羞的。 看到小柔的脸红得像块红布了,揉着宝宝的手低着声哀求:“妹妹,你别拿我开玩笑,我……这个多不好意思啊。” 我只好打圆场:“呵呵,大家别见怪,我这个老婆啊,就是这样,口没遮拦的。” 小柔回过身准备也说两句好听的,把这尴尬的气氛冲淡点,不料此时汽车剧烈地抖了抖,把我们四个人都抛了起来,小柔哎呀地一声整个向我抛来,我晕晕沉沉间,感到温香满怀,手掌触及之处弹中带滑,舒服无比。 汽车又颤了颤,终于停了下来,车上的乘客惊醒的有之,混沌之中的有之,此时才回过神来破口大骂,问那司机是怎幺开车的。 怀里嘤咛一声:“真不好意思啊徐先生,我压痛了你没有啊?这车不知怎幺了……” 小柔挣扎着爬起来,我才回过了神来,原来刚才竟然将她整个人都搂到怀里去了,而左手所摸之处,正是她那挺得让人心动的胸部,可惜刚才没神,要不然顺手抓那幺一抓,又怎幺能怪我? 这时想起,不知道宝宝怎幺样了,连忙爬起,边跨过小柔的向体边说道:“没事没事,你怎幺可能压痛我呢?宝宝,你没事吧?” 宝宝揉着额头双脚乱踢着:“这什幺破车啊,开这破车的是什幺破司机啊,害我头给撞了一下,痛死啦。” 我搂着她安慰着,听到那边的助驾大声说道:“不好意思啊,刚才有个大吭,车又开得快了,司机没看到。大家睡好大家睡好,马上又开车了。” 眼角中看到林浩也搂着林小柔安慰着,可是眼光却是朝我这里看来的,低头一看,原来宝宝发脾气乱踢腿,把裙子都掀都来了,宝宝雪白的大腿直到腿根才有裙布遮掩。这林浩,看到口水都快出来了。 我心里偷笑着装着并没发觉,手反而在揽宝宝的时候故意把群角撩得更高一点。这时,宝宝白色的三角裤也露了出来了。从窗镜的倒射看到,林浩在吞着口水。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