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淫乱小说  »  幸福的家庭(一)



「她现在经常感觉不论做任何事都没有把握。」焦虑的陈妈妈对着电话那端 的王医生诉苦道。 「自从他爸爸离开後,她的功课变的退步很多,她的老师经常打电话到家中 来跟我商量,我觉得女儿他不再相信任何人,她现在把自己关在无形的空间里, 不让任何人与她接触,天啊!现在这个家只剩下我与她相依为命,我是如此的担 心她,但我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帮助她渡过这个难关,王医生,我想,你能帮助我 吗?」 王医生在电话这头,静静的听着一位忧虑自己女儿行为的母亲,当那母亲焦 急的说完自己担心的问题时,王医生坐在办公室里嘴角上扬微笑着,他用着专业 的口吻回答着。 「是的,陈女士,我是可以确定能帮助你解决女儿目前遭遇的困难。」王医 生回答着。 「但我希望你们母女两人一起来我诊所找我,因为如果要你女儿自己一个人 来,以她现在的情况一定会拒绝的,这麽说好了,我需要陈女士你的配合,你帮 我对她编一个谎话,当然,善意的谎话,有时是不得已的,但一切都是为了你的 女儿不是吗?我要你告诉她,是因为你自己的精神状况最近觉得非常不好,经常 会有如幻影幻觉等感觉,你想来做一次特别门诊,但没伴陪同,所以请你女儿陪 你一起来,你认为我的建议方法如何?」 电话的那头一阵沈默。 「其实王医生你说的也是事实,我最近经常梦见我的先生,怪只怪他走的太 突然了,我是个成年人,我可以处理我自己的情绪,但,我那可怜的宝贝女儿, 唉┅┅!」 陈女士心里不断的想着二年前,警察至家中通知噩耗的情形┅┅ 「好吧,如果王医生你认为这是必须的,我答应你。」 「很好,那我们就照这样约定。」王医生回答时,声音里带着自信的微笑。 「放心吧,你女儿的情况并没有你想像的严重,只要我跟她轻松的聊一聊, 我保证情况一定会改善的。明天晚上七点,你带她来我家,记住,不要忘了对她 撒谎的事,我们这麽做都是希望她赶快好起来,过着跟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不是 吗?」 「晚上七点是吗?好,我会准时到的。」 「到时候你将会看我变个魔术,保证让你的宝贝女儿回到你的身边。」他幽 默的向电话中陈女士保证着。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真是太感激你了。」 「陈女士还有其他问题吗?」王医生关心的询问着。 「谢谢你的关心,喔,对了,我叫陈晓蕙,医生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晓蕙好像已经把医生当作是自己的亲人一样的,在电话里诉说着自己女儿及 家里的问题。 「晓蕙,放心,交给我,我会帮你的。」医生最後用坚定的口吻要晓蕙放轻 松。 晓蕙挂掉电话後,空虚的看着这间书房。 晓蕙看着自己桌子上一张与前夫亲昵的照片,她早已经不记得上一次跟男人 说这麽多话是甚麽时候了。 「唉┅┅」 她深吸一口气,心里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赶紧回复到正常人一样的快乐就好 了,像她女儿的同学们一样,可以做做少女快乐的梦想,羞涩的跟男同学约会, 对一个高中女生来讲,人生的黄金岁月时期,不应该是由悲伤来填补心灵的。 「碰」一声,女儿从外面回到自己家里迳自走到自己的房间,她早已习惯女 儿的行为,她缓缓的闭上眼睛,不让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流下来。 医生挂上电话後,用对讲机交代秘书取消明天晚上与市长夫人的晚宴。 「那个老女人」 王医生心里厌恶的想着强迫自己与那丑女人应酬,共进晚餐是一件多麽虐待 自己的酷刑,要不是自己需要市长家族的支持,下一届「心理医生理事协会」董 事一席竞争又是那麽激烈┅┅ 但他认识晓蕙,晓蕙是一个标准的九~年代的女性。 晓蕙是一个开宾士轿车,在进口专柜店中选购衣物的高级职业妇女,是一个 业界普遍公认资优的证券经纪人,她不仅是一个股票分析的专家,更是一个容易 让中年成功男子引起性幻想的对象。但是对於如何面对时下新新人类的教育问题 时,她的技巧显然就不及格了。 王医生清楚记得她第一次为了他女儿来市立医院门诊时表现的焦虑与不安, 在门诊结束的空档时,医生拿了一张家里的名片给她,当然她知道,时下很多医 生在自己的家中都有特别为一些『特别』有需要的病人服务,当然服务的金额也 是很『特别』的。 医生开心的开始计划,明天在自己的家里将会上演一场精心安排的魔术秀。 晓蕙和她的女儿盼融正好准时到达,医生已经在家等候。 他在自己家中的书房分别放置二张舒服的躺椅,他计划让晓蕙坐在左边这张 躺椅,她的女儿盼融将坐在他的右边,母女两人相差约是二尺的距离,他则坐在 她们二人的中间,这样母女两才能容易同时听得见他的声音。 医生轻松的打着招呼,他看见她带着十七岁的女儿,盼融她的手紧张的握着 妈妈的手心,低着头看着书房地上的蓝色长毛地毯,一个标准个性内向的年轻小 女生。 「医生,你好,这是小女盼融」晓蕙她的眼睛看着医生的手势,转头看着自 己心爱的宝贝∶「盼融,这是王医生,你可以叫他王叔叔,还记得吗?上次王叔 叔曾在医院有为你门诊过,今天晚上我好不容易请他帮我解决一些困扰我多时的 问题。」 「嗨!盼融,最近好不好?」 医生温和地微笑,终於看见她的眼睛盼容不自然慢慢抬起头来,当她接触到 医生温和的目光时,却立刻警觉的把头看着别处,医生知道这女孩确实如她妈说 的无法相信任何人,清楚的出现一个极度内向者沈浸於自闭的表情。 「嗯!」盼融勉强地回答着,在这世界上除了她的母亲,她已经没有任何亲 人了,虽然她曾经一度痛恨自己的妈妈於爸爸离开後,冷漠的将自己整日埋首於 工作里,难道妈妈不爱自己的爸爸吗?不然她为甚麽可以装的像家里没发生过事 一样,照样工作,照样跟客户联络,甚至打情骂俏,为甚麽妈妈没有像自己那样 的为失去爸爸而悲伤呢? 母女之间的代沟深深的存在家中各个角落里。 会同意伴随她的母亲来这里,是因为她的母亲请求她的,母亲骗她说她不想 於晚上独自一个人来看心理医生。 「晓蕙,你喜欢坐在这张椅子吗?」医生说,然後用手指引她到这张天鹅绒 躺椅。 「盼融,你坐这张,抱歉,我这里没有专门的等候室,而且我确定你的母亲 将会感谢有你陪她在这里。」 医生直到等她们两人分别座在他们自己的位子上,然後,他坐到自己的地方 上对她们说。 「好吧!」他开始对着晓蕙说。 「昨天,你在电话里跟我讨论关於你的问题,晓蕙,我完全地了解,我想这 蛮严重地,有关幻影和幻觉我十分的有经验,我知道这很麻烦,而我决定马上开 始为你医疗,你准备好了吗?」 晓蕙微笑着,「他真是一个非常的好的演员」她想。 「是的,医生,我已经准备好了,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了。」 医生转头看看盼融。 「你感觉舒服吗?盼融」他问道。 「你妈妈治疗的过程起码要几小时,在这段时间里,你为什麽不将你的鞋脱 下,这样好让自己感觉真正地轻松与舒适的。」 盼融只是点点头,但甚麽也没做,好像这医生不是对她说的一样。但当她看 见了她的母亲脱下她的高跟鞋後,自然的跟着脱下自己脚下的凉鞋。 晓蕙决定靠在这张柔软的天鹅绒躺椅上,她心中佩服医生是怎麽能够找到一 张如此柔软舒服的躺椅,她的手臂温暖的触摸着这绒毛表面,她想到之前和医生 的协议,为了女儿,她必须完全配合医生的游戏。 「等看完後,我一定要问他在哪可以买到这种躺椅┅┅」晓蕙心里轻松的想 着。 「对了,」医生开始说道。「我们在治疗开始之前,我想要让你做一些可以 让自己放松的松弛运动,经过那个途径,它将可以让我更快而且正确诊治到关於 一些困扰你问题的真正核心,好不好?」 「是的。」晓蕙回答着,她再一次调整她自己的姿势,使自己更加舒服进入 这张大的椅子里。 「好,接下来我要你仰望这间天花板,并尝试将眼睛保持盯在天花板那个红 色的小光点那里,你将会很容易的看见它,但别倾斜你的头,只要保持你的眼睛 跟它的接触。」医生指示着。 盼融不自觉的跟着她的母亲,当医生抬起它的左手指向天花板的小红点时, 她轻易的就发现天花板上那个小光点的存在,就在眼睛跟随着医生手指的方向那 里。 「不需要刻意的将自己注视着那光点┅┅」医生缓缓引导这一对母女「当你 发现并要求自己专心的注视它时,你本身就陷入一种紧张状态,所以,我要求你 们,不要刻意,重点是松弛的体验,可以想像自己刚刚从温暖的被窝里醒来,那 种半梦半醒、全身慵懒的感觉是不是很舒服,是的┅┅慢慢的看着,你将发现那 光点正因为自己的凝视而产生变化,如果再仔细点的注意它,甚至发现它的外观 及大小正随着自己的脉搏忽大忽小,好奇怪,是吧!自己好像已经察觉到心情突 然变的有一点轻松,自己正缓缓的呼吸,每一次轻松的呼吸似乎都能把自己的烦 恼驱离,眼睛凝视着那光点,放轻松┅┅当然你慢慢也会轻松的感觉到眼皮的沈 重,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将沈重的眼皮轻轻阖上,当然没人能强迫你做任何 的决定,如果你愿意的话,闭上眼睛会感觉到更轻松┅更舒服┅┅」 医生慢慢熟练的引导着。 晓蕙看着天花板上的光点,耳边听着医生低沈磁性的声音,闭上双眼全身轻 松的像是在梦中,好久没有让自己的心灵如此的宁静了,她好像真能感应王医生 所说的那种感觉,真是让人心旷神怡,她好想让自己沈醉在这宁静的梦里不要醒 来,外面的世界是残酷的。 医生转过头看看盼融,他发现盼融的眼睛不时的转头看着妈妈,当她发现妈 妈脸上的表情洋溢着一种安详妈妈的嘴角微微的上扬,她努力的眨了几下眼皮之 後,感觉眼皮渐渐的变重,经过一阵子後,缓缓的也闭上双眼。 医生仔细的研究他们母女两脸部的表情,他们现在暂时只能感觉到身体的轻 松和心情的平静而已,但仔细观察她们眼皮覆盖下的眼球仍然能发现一些轻微的 移动,他知道她们母女两对暗示的感受性都算还可以,尤其是妈妈,几乎只要简 短的指令就能轻轻的令她进入浅眠当中。 他休息了一下,并细心观察这对母女对自己指令的服从性。 「很好。」他慢慢柔和的引导着。 「我现在要你们允许自己的想像力,你们的心中,内心将温暖的出现一幅楼 梯的影像,再舒服的想一想,那是一座自动的手扶梯的影像,或是一座电梯,当 然如果你喜欢想像的话,放轻松,的想像自己喜欢的楼梯,而我将帮助你们,每 当我轻轻的弹一次手指时,你将感觉到自己一层又一层的往楼下走去,但你的思 绪却一层一层的向上飘去,好奇怪的感觉,不是吗?放心,你们可以专心的往下 走,越往下走,就会感觉到每一楼次的放松都不尽相同,脑海里慢慢变成一片空 白,耳朵渐渐只能听到我的声音,放松,让自己深深的放松。」 医生同时弹着双手手指,他的左手直接地弹在晓蕙的左耳朵旁边,而他的右 手这些手指靠近盼融右耳朵边。 他看到晓蕙的身体开始产生一些反应,比如她的双肩松弛,她的头无力的向 旁边傍侧靠着,他可以感觉到她深深地在这张大的椅子上昏睡着,他在转身观察 盼融的情形,她双手自然地垂在身体两侧,她的头则沈重的向前低下垂在自己的 胸前,感觉好像盼容的下巴快要碰到自己的年轻的乳房上。 医生满意的微笑着。 然後经过一阵子的寂静,他蓄意技巧的领着她们母女尽可能达到深层的催眠 状态里。直到并允许自己的心灵让医生完全的填满属於他个人的意识。 晓蕙从来没有感觉到生命里竟然还有这块轻松的空间,藉由医生的引导,她 恍恍惚惚的不断改变着自己的意识,她原本以为今晚为了女儿,只要在诊所那里 跟着医生演一场戏,以防止万一她宝贝女儿需要她的帮助时,她好使上力,但在 听到一座自动电扶梯之後,每个深深的层次,她联想到她在百货公司里轻松的挑 着美丽的衣服时,一层一层的手扶梯,一层一层的挑选,她不在感到烦扰,它是 那麽简单地放松自己的四肢,此外,医生完全不像是一个需要她帮忙的人,她在 确定他将不会需要她的帮助後,他又能叫醒她,她决定靠在这舒服的椅背上想着 百货公司里的自动电扶梯并允许她自己的意识到深深的漂流出自己的身体,舒适 的躺在椅子上慵懒的在梦中蜷曲着。 盼融本来无心倾听医生对她的母亲所说的话,而且自己四处的打量周遭的环 境,当医生指示她的妈妈看着天花板上那个小的红点时,她尝试开始看一些墙上 挂的悬瀑的画及这间办公室的装潢,但当他已经开始谈论到放松,并慢慢地描素 一个奇怪的路径,她感觉到被吸引,不得不专心的倾听下去,盼融知道她是很深 地放松,虽然她不疲倦,但随着医生的暗示,她感觉它正控制自己的思绪,她被 引导想像成自愿的和平、沉没和松弛,每件事正似乎有规律的离开自己的大脑, 除了医生的声音,他是那麽甜美及占据自己所有的听觉,盼融舒服的开始感觉到 一种想睡与疲倦的心情。 医生他慢慢让将视线徘徊在两个昏睡的女人身上,并满意他们对自己指令的 感受度,经由观察她们的脸和五官,晓蕙轻微的张开嘴,盼融坐在原地不动,头 低垂的更深,他决定延长她们训练的时间并加深控制她们母女的思想,只要听到 他的声音,她们将快乐的为他打开自己的身体与心灵。 经过更多时间的训练,经验丰富的医生继续用他的催眠术深深的控制这二个 女人,他从一开始就有计划的让两人都处於催眠的恍惚状态中下,他想到以後不 论何时,都能够拥有这一对成熟的母亲和年轻的女儿,他开始用一种更低沈的声 音指挥。 「这种感觉┅┅和经验┅┅你以前都没有体验过,你现在是在一个很特别的 地方┅┅你┅┅感觉如此温暖的┅┅和放松,那里┅┅你是很安全的┅┅你的心 湖是很和平的┅┅你的感觉如此轻松。」 他仔细端详凝视眼前女人催眠的深度,并一一检查两人恍惚的情形,晓蕙似 乎比盼融深入。 然後他决定他的下一个计划。 「它是美丽的,你是┅┅和平的和┅┅安全的┅┅身体是如此放轻松和平静 的┅┅仔细听我的声音┅┅是的,只有我的声音能让你随时进入这梦中,我的声 音将带来慰藉你们空虚的心灵┅┅」 当一步步做完这些暗示後,医生决定让她们慢慢的醒过来,恢复到原有的精 神。 他告诉昏睡中的母女,他将开始慢慢地计数,当他数第到十下时,她们将在 美好的梦中醒来 「┅┅七┅┅八┅┅九┅┅十┅┅,醒过来,你们可以轻松的让自己张开眼 睛,醒来时全身充满快乐,心灵保持非常开心┅┅」 盼融慵懒的伸着懒腰,她的母亲勉强睁开双眼并频频打着呵欠。 「啊!」晓蕙好像作梦般娇滴滴地说道。 「我怎麽睡着了?」她未能记起来,她尝试一会儿,但发现自己甚麽也没想 起来,她除了觉得神情轻松,并觉得精神蛮好的,好像从一个难得的美梦醒来, 天晓得,一个美梦对她来说好像是奢侈的,她有些不情愿,但看着医生时,她高 兴的微笑着向医生道谢。 「谢谢你,让我做了一个美梦似。」 盼融耸耸肩好像同意她的母亲的话,她伸展她的手臂并高举在她头上。 「我好像也做了一个梦,但我似乎无法想起它,只知道它感觉是很好的┅」 盼融询问她自己,当她凝视她母亲的脸上满溢着轻松的与平静,盼融虽然曾经与 妈妈发生不愉快,但她也知道,已经很久不曾看见她的母亲这样放轻松。 只是盼融困惑着,为什麽她无法记住这个美梦,好像发生在一分钟前的事, 她以前做的梦都可以记得清清楚楚,她现在只能感觉轻松与平静。 「┅┅睡觉时间┅┅」医生说出一句在这对母女在催眠中,由医生所移场到 她们大脑里的关键语,测试她们两人,然後静静的等待着。 「什麽?」晓蕙惊讶的疑惑着,同时感觉她的眼睛变的非常地沈重,她的身 体迅速失去支撑似,然後深深地沉入在昏睡之内,而她美丽成熟的娇躯静静的躺 在这柔软的天鹅绒椅子上。 幸福的家庭(二) 盼融只记得好像听到医生对着她们询问一些事情时,她忽然注意到她母亲的 眼睛突然闭上,而她自己的眼睑也是感觉非常沈重,从来没有感觉如此沈重,她 挣扎努力的想使自己意识保持清醒,但那莫名而来的疲倦,好像癌细胞一样迅速 扩散到全身,她自己只好向睡神投降,当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她感觉刚刚的梦境 又再次袭击自己,心情呈现完全放松,就像突然被人在背後偷偷被打了一针麻醉 剂,药效让自己的神经从头部经过身体到达脚趾,完全的被麻醉。 医生慢慢地看着盼融的头听话的无力的落下到达她的胸部,他知道她已经失 去知觉,她的眼睛现在无法张开,而晓蕙是早已经迅速地昏睡过去。 医生仔细的为她们两人检查每一个人的意识状态及反覆测试训练她们对於催 眠命令的服从性,最後残忍的消除她们原有的道德心及羞耻感。 这对母女的心灵已经纯洁的像一张白纸一样,医生关闭她们意识中对命令质 疑的功能,他只需要她们乖乖的执行他要她们所做的事。他不断移场一些指令, 深深的进入她们的潜意识当中,这些指令的功用像一把锁,只要拥有了这把锁, 他就可以任意开启及控制她们大脑里的想法,医生知道,他刚刚已经制造好一把 钥匙了。 「你们现在处在一个特别安全的地方,没有恶梦、没有悲伤,全身非常舒服 深深地睡着,你们发现外面吵杂的声音将离我们远去,是的,渐渐发现自己只能 听到我的声音,你们也将习惯我的声音,并允许自己喜欢及渴望听到我的声音┅ ┅」 医生沈默一阵子後,等待她们无意识的心灵自然接受他的思想,他能感觉他 的脉搏加快,他的心脏加速的跳动,他爱这工作,天啊,他爱死这挑战。 医生终於检查完晓蕙和盼融,看见她们的思想完全接受医生的建议。 「很好,你将允许自己只能听到我柔软的声音,当我说着你的名字时,」他 轻声的告诉她们。「当我只有说到你的名字时,你将仔细注意的听着,并毫不考 虑的去完成我要你做的每一件事情,但假如我说的是另外一个人的名字时,你的 耳朵将变成聋的,注意听清楚,假如我说的是另外一人的名字时,你的耳朵将听 不到任何我的指示的。除非我说的是你的名字,我如果不是对你说话时,你将听 不到任何一个单字。」 然後他大约等了一分钟後,他的手开始离开他的膝盖,他的右手伸向晓蕙, 他的左手到达盼融的脸。 「盼融?」他开始要她做第一件事。 「你信得过我,因为你同意自己甘心情愿接受和服从我要你做的每件事,你 相信每件事都是完美的、自然的,身体与心灵每一方面都毫无疑问地服从我┅」 医生靠近盼融,抚摸着那昏睡中美丽的脸庞说道。 她慢慢地头往前点着。 「┅是┅┅的。」她含糊的回答说。 他满意微笑的转头看着晓蕙,然後对晓蕙重复说着相同的话。 「┅是的┅┅」她梦呓轻声说道。 「盼融┅┅现在小心站起来,脱去穿在身上的每一件衣服後┅┅然後,坐下 去,因为,将衣服脱光後,你会得到更轻松的感觉,记得吗?任何婴儿初生时, 都没有穿一件衣服来到这人世间,你现在脱光衣服後,你会感觉像婴儿一样的舒 适,婴儿是没有烦恼的,我想看你全身无邪的裸体,你了解吗?」 「┅是的┅┅了解。」盼融只是点点头。 她心中突然好像看到自己变成一个纯真无邪的婴儿一样,是的,婴儿不都是 没穿衣服的吗?她慢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不管如何,她只知道,她将听话的脱 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医生想要欣赏她裸体的样子,她站在原地,她的手到达在她 背面的领口处,将她衣服的拉链向下拉开,然後她让衣服离开她的双肩并让它落 下至地板上,她很快地找到她胸罩的扣子,当胸罩除去的那一刹那,那感觉真是 非常好的,她成熟年轻的胸部,迅速的得到解放,间挺结实的双峰自由的挺立在 医生面前,医生感觉到这她粉红色的乳头慢慢的挺起,她用大拇指轻轻钩在她白 色透明的内裤後,经过她白晰粉嫩的大腿掉到地板上。 催眠中,盼融如塑像一般地站着原地,两手自然下垂摆在身侧,头部稍微抬 高。 医生轻轻的摇了摇盼融的细嫩洁白的双肩,但是她并没有醒过来,盼融现在 只是一个活的玩具,她不会说话,也不知道医生现在正在做的事,一切任医生摆 布,医生动作轻巧的好像放置易碎物品一般,他看着盼融柔嫩光滑的肌肤,他发 现盼融从脸部到颈部几乎连一颗痣都没有,他轻轻的把手掌放在女孩的胸前,那 种感觉就像是年轻时摸着自己初恋情人的感觉,直到医生把手收回来後,依然发 现那感觉从手直接到肩膀还残留着那种触感。 他低头开始轻吻着盼融浑圆的乳房,他发现盼融的乳头十分的娇小而且呈桃 红色,虽然娇小稚嫩的乳头因医生牙齿的啃亵而挺立,但盼融却一直昏睡着,甚 麽也不知道,所以,盼融的脸型就跟刚才看到的一样,纯洁无邪天真,医生发现 这位女孩的睡姿实在是太美了。他感到年轻女孩的温馨飘溢过来,充满了整个房 间。「┅盼融┅┅」他温柔地指挥她。 「慢慢的坐下来,分开你的双腿,我要你开始想像男人与女人之间亲密的影 像,是的,你开始会慢慢感觉到身体某处焦虑、空虚┅┅那种感觉将全身的神经 集中在你身体那饥渴的地方,你可以像在自己的家中一样,放心的抚摸自己,放 心,这是个只有你自己的梦里,你的手指将清楚的知道自己敏感的部位,当手指 触碰到那部位时,你将发出舒服地呻吟┅并饥渴地想要满足自己,当然没有我的 命令,你是不能停止的,知道吗?」 盼融的内心像是被点燃一种无名的欲火,她开始幻想一个男人正温柔的爱抚 着自己的胴体,她顺从的坐在地毯上,无力的举起她的手和慢慢的分开自己的双 腿,当她张开自己的大腿时,医生清楚的发现那美丽的丘陵,盼融的阴毛又浓又 密,两片迷人的肉瓣已经湿润的流出黏滑的液体。 她性感的坐着,她柔软的手指深深知道她敏感带的中心位置,她先是抚摸着 自己大腿的内侧,渐渐开始用手指上上下下在阴唇周围不断的划圆圈,最後她弯 起中指然後将它埋入体内,她感觉到双颊一片火热,快乐陶醉在那淫荡的梦中, 寂静的房间里,不时听到她急促的娇喘声。 「晓蕙,不管现在你的身体是如何的被挑逗,如何的火热,但是你的意识依 然深深的沈睡着,没有我的命令,你将深沈的进入昏睡状态,除非我要你醒来, 知道吗?」 「┅┅」晓蕙好像迷糊的点点头。 医生转身看见晓蕙无意识的瘫在躺椅上,她的短裙往上缩,露出一双线条优 美的大腿,医生轻轻的跪在晓蕙的跟前,温柔小心的抬起晓蕙的双腿,他开始慢 慢的从晓蕙的脚趾到膝盖一路吻上去,顺着她的修长的双腿滑进她的洋装内,从 大腿外侧慢慢抚摸到她的私处,当他隔着晓蕙大腿穿的丝袜抚摸着被包住的阴部 时,他感到一阵燥热,他看到晓蕙依旧闭上眼睛全身无力的蜷曲在椅子上。医生 突然觉得晓蕙是属於既淫荡又圣洁的妖妇。 医生缓缓的脱下晓蕙的洋装,以她的年龄而言她的身材浑圆,曲线也很棒, 医生温柔的将手绕道她的背部,松开了她的胸罩,开始爱抚她那迷人的乳房,晓 蕙的皮肤保养的有如天鹅绒,又平滑又柔软,他的手指来回轻触着晓蕙丰厚性感 嘴唇里洁白的牙齿,这使的医生格外的兴奋。 医生浑身发烫的看着晓蕙那令人感动的大腿根部,他盯着那件迷人的内裤下 绷凸的丘陵,他轻轻的触碰一下,那柔软的内裤便深陷进她的私处,显现出她那 突出阴唇形状。 医生接着将晓蕙的圆臀往上挪抬,慢慢扯下丝袜及内裤,他对眼前的景象忽 然有点令人眼花撩乱,他看到晓蕙一大丛黑色的卷曲毛发,以及暗红色的阴蒂, 因为先前摩擦的关系,昏迷中的晓蕙,内阴唇依然已经完全覆盖上了她那甜美的 汁液。医生将晓蕙的左脚抬起,从她的现在的角度,王医生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 炽热的部位,他像一头失去理性的野兽,快速的除去身上的所有衣服,然後喜悦 的、呻吟着扑向晓蕙的身上,在办公室灯光下她迷人丰满的身材显得更是美丽。 医生抬起晓蕙天鹅绒般的大腿靠着自己的头,他可以用双耳感觉到那柔腻的 触感,他把舌头颤抖的伸进晓蕙的私处。 他先舔着晓蕙丰厚多汁的阴唇,颤动的把她吮入口中,尽力的吸着,再把舌 头探进晓蕙爱之缝隙的下端然後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那个敏感点,直到自己的 脸沾满了她喷出阵阵的汁液。 盼融不知甚麽时候由坐者变成躺到地毯上,双眼紧闭,她原先穿的鞋子就静 静的躺在自己身旁,她那豆蔻少女般结实美丽的洁白大腿张开着,她修长优雅的 手指不顾一切的拨弄着自己的阴部,那湿润、柔软、有着年轻少女才有的粉红色 唇瓣,周围布满蜷毛,深处一片殷红。 「哦,天啊,救救我,啊┅┅不要┅┅」她喃喃的说道,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让她快要失禁,可是没有主人的命令,她只好继续这邪恶的游戏┅┅ 「你可以舒服的停止了,亲爱的盼融┅」医生用着磁性低沈的声音指挥着。 医生将晓蕙抱到大办公桌上,她没有任何反抗,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的 膝盖软弱无力,晓蕙仍旧睡的很沈,医生把晓蕙的手臂顺着身子伸直放好,然後 看着她乳晕颜色很浓、丰满而肥大的乳房,由於乳房稍微下垂,医生便向上拖了 拖,那乳房微温,他忍不住的把沾满汁液的脸伏在两个乳房之间亲吻着。 「盼融┅┅我现在要你张开眼睛,当你张开眼睛的时候,你将比现在进入更深的 催眠状态中,你将更允许自己的心灵完全为我打开,服从我要你所做的任何事, 知道吗?」 「┅是的┅┅」盼融娇声的回答。 她睁开双眼,模模糊糊看到妈妈的影像像一条沈睡的美人鱼,静静的仰躺在 这间房内的一张大书桌上,医生好像正在为妈妈做一些检查┅┅ 她被引导到书桌旁边,跪在医生的面前,她隐约听到医生要她做一些自己从 没做过的事情。 「盼融┅┅,我要你小心的服侍我,┅┅跟着我的步伐┅┅」盼融靠近 後才看到医生正伏在自己妈妈光滑的乳房上,盼融被要求笨拙的抚摸主人硕大的 睾丸,然後僵硬的用自己的舌尖顺着主人的话一次又一次舔着他的根部,在医生 黝黑皮肤的衬托下,盼融的肌肤愈形雪白,催眠中她完全忘了这个房间还有她昏 睡的妈妈。很快的医生教会盼融学会如何能够让一个男人得到至高的欢愉,她先 是慢慢的张开小口让那快炸裂的指挥棒塞进嘴里,渐渐被指挥开始热烈的想要尽 量的把它塞到喉咙里,但大约只能把那根成熟巨大的指挥棒吞进去一半,她的小 嘴被撑的满满的,她双眼呆滞精神恍惚的盯着主人的下体,王医生突然感到一阵 难以抗拒的呻吟,双手紧紧用力握住晓蕙丰满的乳房,将滚烫的精华灌满盼融娇 小的嘴里,盼融发出咕噜咕噜的呻吟来不及吞下去的精华顺着小嘴慢慢的流下来。 办公室休息一阵子後。 王医生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温柔的看着盼融细心的清洁母亲和自己的大腿, 并恢复当初原来的穿着打扮後。 医生看着盼融她将现场完全整理好,十分钟後他让她们母女坐在当初的位置 上,再一次确定并亲自检查房间内没有残馀留下卫生纸等证物後,他开始进行委 托人当初交办的事项。 「盼融┅┅我要你今後无论在任何环境之下都要听你妈妈的话,你自己内心 也知道,妈妈是最关心你的,你要好好孝顺她,而且她是如此的孤单,如果你还 让她担心的话,就太不应该了,我知道,自从你爸爸走了以後,你对妈妈的态度 上有些偏见,但是你妈妈也不想你爸爸离开她,记住,从现在起,只要我们单独 相处,我就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最重要的亲人,知道吗?」 「┅是的┅┅爸爸┅┅亲人┅┅」盼融低声轻轻的喊着,眼泪在眼眶中不断 的打转。 「我要你们忘记今晚发生在自己身上所有的过程┅┅你们将会在我『倒数』 声中逐渐的醒来,醒来你们将感觉做了一场美丽的梦,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者希 望与满足,我们将固定的聚会,当然有关我在你们身上所设的指令,只有潜意识 才能唤起,平常是绝对不会记起来的,一切都是那麽的自然,一切将是如此的圆 满,七┅┅六┅┅五┅┅四┅┅三┅┅二┅┅一┅┅醒过来了,非常舒服的,醒 过来了┅┅」 一个月以後,王医生和晓蕙一块到学校去接盼融放学,远远的看到盼融高高 摇摆着手臂,大声高兴的喊着「爸┅妈┅┅我在这里,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晓蕙含情脉脉的靠着身边的王医生,夕阳下,一家人的手紧紧的握着┅┅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