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凌辱的目标是英语教师(上)


凌辱的目标是英语教师(上)


圣都学校是建立在仍保留武藏部份原貌的翠绿环境中。在某杂志的学校专辑中,他特别提到这里有美丽的校园,四周有绿色的树林围绕,几乎是过份广大的校园里铺满草坪。该杂志上就说头一次来到这里的人会产生一种错觉,以为到了围外的学校。这个学校是教会系统。耸立在校园中央的小筹堂就充份说明这件事。能越过草坪看到小教堂屋顶上灿烂发光的十字架的左手边,有一栋白色的建筑物,那就是学生们的校舍。「日本人想到『教』时,就会联想到 teach ,但在英国,除非是很特殊的情形外,很少使用,例如请教去车站的路时,就使用 tell 。会说Would you tellme the way to the Station?」站在三年B班的讲台上,额头上微微出汗一直努力上课的是一个月前刚来担任英语教师的西城美穗子。「老师,向女人说『我要和你性交』,要怎麽样说呢?」坐在教室角落的男生这样发问,全教室的人都笑起来。刚担任教师的美穗子,还没有能力或胆量把男生半开玩笑的猥亵问题轻轻躲过。可是又不能发怒,结果是只有红著脸束手无策,於是男生们就更得意忘形地起哄。当然,美穗子如果不是美女,男生们也不会这样热心地爱笑美穗子。长久在国外的生活养成的潇洒气氛,特别显示出女性美的身材,是够引起思春期男孩们的好奇眼光。这一天也和往常一样,男生们口口声声地起哄。「老师,今天穿什麽颜色的内裤呢?」「谈一谈头一次性交的经验吧!」「对高中学生的性行为有什麽看法呢?」事情演变到这种程度就无法收拾。老师所倚靠的女生们,只会悄悄说「真讨厌」、「好色」,而且露出好奇的表情等著看事情的演变。美穗子茫然地站在讲台上。「嘿!你们安静一点,西城老师太可怜了。」 这样突然站起来保护美穗子的,是班级委员的中西彰。「中西,不要这样假装好学生了,你是爱上西城老师了吧!」「对,对,他大概幻想西城老师的□体手淫的。」再度爆发哄笑。刚好就在这时候响起下课的铃声。看著学生们你一句我一句的针锋相对,美穗子的心里充满不安,听到下课铃声才松一口气。当然,美穗子也知道,现在的教育和过去不同,已经逐渐离开神圣的印象。但是在美穗子的意识中多少还留著教室是神圣场所的想法。但事实上已经遭到这种程度,因为对教师的职务曾经充满期望,相对地,美穗子的苦恼也大。走出教室,向教职员室刚走几公尺时,觉得有什麽东西碰到肩头,回头看。「西城老师,上课的情形怎麽样?已经习惯了吧?」这个人是担任世界史的教师,也是三年B班导师的成赖达也。据说在班上做避孕教育,或把男学生召集到家里放映色情录影带,是花边新闻不断传出的人物,在学生之间却受到极上欢迎。 「是......总算......」随便应付著,美穗子仔细和达也,然後在心里想多少该穿漂亮的衣服。每一次看到达也都会有这种想法。如果详细观察,面貌很英俊,将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虽然较瘦,但骨架很粗壮。可是,对穿著毫不关心,头发经常是散乱,西装上都是皱纹,衬衣的领子是黄黄的。「在美国生活过的人究竟不同。大家都说你的发音非常美。当然,美的不只是发音。」「老师,不要取笑我。」看到美穗子想躲开铙也的视线,他趁机追击。「西城老师,周末有空吗?」美穗子觉得,他终於说出来了。刚到任时,对她特别殷勤。当然他并不属於美穗子讨厌的那种人。可是对方是主张高中生性解放的急进派教师,最好还是小心一点。「这......现在还不知道。」「在吉祥的迷你戏院正在上演梅莉史翠普的『恋爱中』,你看过了吗?」「不,还没有,可是......」「我是想约你一起去看的。」「没想到成达老师也很罗曼蒂克。」关於这部电影曾经听朋友谈到,本来想去看的,但并不想这样轻易就答应他的约会。「请不要开玩笑,我偶尔也会看恋爱电影的。周末有什麽特别的事吗?」「不......也许会有大学时代的同学来找我。」临时编了一个藉口。「原来如此,那麽到星期五左右,我再来问你吧!」美穗子在心里想,去也可以......这样在教职员的门口分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时,看到桌上有一个白色的信封,并没有封口,里面有一张信纸,好像是女人的笔迹。XXXX西城老师,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商量。十一点四十分在体育馆的器材室门前等你,因为是秘密的事,来时请不要让别人看到。

  A子XXXX谁是A子呢?为什麽不写真实的姓名?学校有谈话室,为什麽还要选择体育馆呢?愈想问题愈多,可是想到对方是思春期的女孩,觉得也不算很唐突。而且学生找她商量事情,这麽还是头一次,还觉得很高兴。总之,去去看看再说。上课铃响後,等到附近都静下来,才走出教职员室。所幸没有遇到任何人就到达体育馆。对方还没有来。过了五分钟,还没有动静。难道是有人和她开玩笑?这样的可能性也很大,但这样做有什麽好玩呢?无意中回头时,发觉器材室的门是半开的。难道是在里面等我吗......?走到器材室门口,正准备向里面看时,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用力把她拉进器材室里。「哎呀!」站不稳,扑倒在垫子上,美穗子趴在上面反射性地先回头看。细长的脸充满惊吓的表情。「你......你是山田同学......」站在门前的是三年B班的山田雄三,据其他教师们说,在三年级上学期以前还是很老实的,学业成绩也很好的学生,可是从下学期开始品性就变坏,在教师之间已经成为问题的学生。「怎麽回事?在这种地方......」美穗子拉下掀起来的裙子,拼命地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我在等老师,看过信了吧!」雄三一面看著美穗子,一面把器材室的门关上。美穗子看到对方皱紧眉头的表情,发现他心里充满杀气。当然,现在如果慌张,只会更使对方冲动。「原来那封信是你写的。因为落款是A子,还以为是女生......找我......有什麽事呢?」「老师真是单纯的女人,那不过是个诱饵,为的是要把你引来。我只是想和老师性交而已。」听到那种直接了当的口吻,使美穗子惊呆了。同时也想到,该发生的事情现在发生了。内心曲就害怕有一天会面对这种场面。「你在胡说什麽?镇静一点,我是你的老师,老师怎麽可能会答应学生的这种要求!」觉得脸上愈来愈火热,美穗子用上衣袖擦额头上的汗。「哼,不肯乖乖地让我干,只好强奸了。」雄三一面说,一面解开上衣钮。他说的是什麽话,这种话是十九岁的高中生说出来的吗?和流氓有什麽区别呢?虽然想努力地保持冷静,但美穗子的心跳是愈来愈快。「山田同学,你明白你现在要做的是什麽事吗?」「我可不要听你的说教。我可是已经这样兴奋了。」雄三说完就拉下裤子的拉链,从里面拉出凶猛的东西。说是拉出来,倒不如说是自己跳跃出来,毫不怯场地昂起头,从裤缝之间向斜上方耸立。美穗子在刹那间性生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罪恶感,马上闭上眼睛。可是感觉出雄三开始的动静,又张开眼睛。就像烧红的铁棒的肉柱,已经垂在下面看起来淫秽的肉袋愈来愈逼近她的眼前。如果美穗子有丰富的男性经验,也许能巧妙应付这样的场面,可是美穗子只不过和男性有握手和拥抱的经验而已,不会假装听从,再趁机会逃走,也就难怪了。「不,不要!」美穗子下意识地举起右臂在头上,采取保护自己的姿势。还没有给过男人的身体,被这样的毛头小子抢走,宁死也不愿答应。「老师,给我干吧!」雄三用力推倒美穗子,用身体压在拼命想逃走的美穗子身上。「不能这样......山田同学!」美穗子拿出全身的力量,推开雄三压下来的身体,拿起手边的篮球顶在雄三的脸上。可是经过几秒钟的争执,篮球很快就被抢走。「老师,不要反抗,实际上是喜欢和男人性交的吧!」美穗子被强大的力量压倒在垫子上,拼命挣扎。想到自己被看成是好色的轻浮女人,气的咬牙切齿。「山田同学,你知道这样会有什麽後果吧!你无法留在学校了......」「不要罗嗦了!」这一天美穗子穿的是浅蓝色的套装以及胸前有荷叶边的上衣。因为上衣前面的钮扣是不扣的,所以雄三的手立刻从衬衣上抓到隆起的乳房。「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美穗子想用力推开对方,可是因为腰已经被用力抱紧,用不上力量。而且,紧身裙愈来愈撩起,连大腿都完全暴露出来。「老师的奶子,比我想的更丰满。」被满脸青春豆的学生粗鲁的抚摸乳房的感觉,只会使美穗子产生恶感。美穗子还是没法想从雄三的拥抱逃走。用一只手推肩,另外一只手推雄三,露出性欲表情的脸。美穗子的脸陷入垫子里,汗臭味和灰尘一起冲进鼻孔。「啊!......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