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博士老师


女博士老师


还有2周就要期末考试了。天,这一学期我就知道玩了,在北大指望2周内能及格是不可能的。那些平日苦学的同学能拿到70分以上都实属不易,何况我玩了一学期的了,没办法只好上老师家里套套题碰碰运气了。 打车来到老师家是在北大北面。计价器显示是17元。先说说我们的老师,她现在还是在读的博士,虽然没毕业但却已经开始教我们大二的学生了。她个子不高大概有1.65一头飘逸的长发,皮肤很白皙,如果说身材那就只是比模特能略显丰满些。说实话我也不喜欢模特的身材,那只是看着还可以,要是实用性来说……呵呵!模样也有几分淑女样。但是别被外表蒙蔽了,她其实是个挺能干的人。走路从来都是风风火火的,思路也很跳跃,很有活力,上她的课我是唯几个能跟得上她思路的人。想着就已经来到了老师的门前,这里虽然看起来是普通的住宅楼,但是住的都是北大的老师。 「当当。」我敲了两下门。没动静,老师没在吗?但是里面好像有灯光啊。继续敲了几下才听见里面有点不耐烦的声音:「谁呀?」 「是我,刘老师。」门开了,老师穿着一身粉色的丝制的吊带睡衣,头发在后面很随意的系着,一双饱满白皙的小脚在KITTY的拖鞋里。「哦,你呀。进来吧。」说着就把我让了进去。刘老师的家我不是第一次来了,可是这次感觉不大一样,好像比以前乱了点。 「你随便坐吧。」她回到客厅的写字太后面继续用笔记本写着什么。我在对面的沙发上从一堆报纸中找个地方做了下来。「周末没和女朋友出去呀?」她一边打着字一边半开玩笑的问我。「没有,我哪有女朋友啊。」 老师抬了抬眼看着我,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底下头。 「呵呵,那我上次看你和Jasmine在外面……嗯~~~」刘老师说话的语速很快,但是逻辑性和理性丝毫不比深思熟虑说出来的差。 「哪有啊,您肯定是看错了。」 「呵呵,我又不是你的辅导员,有女朋友怕什么,还脸红了。呵呵,好了我不问了。对了,大热天来也没让你喝点水,正好来尝尝我新学着煮的咖啡吧,我给你放几个冰块就当冰咖啡了。」刘老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只好同意了。老师就直接进厨房了,在刘老师站起来一转身的时候从吊带睡裙的侧面我看到了老师的胸罩,浅粉色的,我很喜欢。用我帮忙吗?」「不用了,你就坐着吧。」正合我意,我就来到老师的写字台前把早已经准备好的药水倒在了老师喝水的杯中,然后走到沙发上继续坐等着老师的咖啡。一会老师就端着一杯咖啡出来了。 「我没加冰块,我想那会破坏咖啡的味道,你等一会,现在可能有点烫。」我把咖啡拿在嘴边试了试温度,的确有点烫。就放在了茶几上。我家太乱了,最近忙着写论文就没收拾。」说着就开始收拾沙发上的报纸,在拿我左面的报纸的时候,老师一低头我好象从老师那胸罩看见了老师粉红色的乳头,我的小弟弟不由的有点充血。老师抱着一大堆报纸向阳台走去,用脚轻推开门,把那一堆报纸就放在了边上。哦!天呀,老师内裤的形状就在她那一弯腰间显现了零点几秒,但印象却足够我一辈子记忆的。天,我的小弟开始有反映了,我马上拿茶几上的一本杂志翻开放在双腿中间。老师在我的旁边坐下,「期末了不好好复习在来我这里干什么?」想老师了啊。再说和老师在一起就是复习了,和老师聊聊比复习不管用多了。」我意识到我可能把此行的目的不小心说出来了。刘老师起身又进了厨房。我看着老师的背影,丰满的臀部,纤细的腰,雪白的肌肤。天!老天!老师拿了盒方糖和一盒牛奶放在茶几上。「刚才忘了给你拿这个了,要是不放这个就变成中药了。」 说完我们都乐了,老师又回到了写字台后面继续打字。 「哎!最近我也挺忙的,正在写毕业论文。哦~~我博士还没毕业,你知道吧。」我点点头,眼睛一直看着老师那优美的身材。在我沙发这个角度很容易就看见老师白皙的双腿,就是我不敢换个角度。我算着,如果我再往左偏10度再往下20公分肯定能看见老师的内裤。「哎!最近天天写到半夜,你来的时候我才起来没多长时间。」 我想我是有点耽误老师了,就站起来说:「老师要是忙我就先不打扰了。」「你坐下,怎么也得尝尝我的咖啡呀,再说论文也差不多了,这几天我正晕呢,有个人陪我聊聊天也好。」 「刘老师那么忙也要注意休息啊,别累坏了身体。您要是累倒了,我可怎么办呀。」是啊,你要是累倒了,我考试不是你出题可怎么办呀。 「呵呵,你可真会说。」老师看着心里面还是很高兴的。 「我是说真的。」知道这么多学生我为什么对你好吗?」老师突然有点深沉。 因为我长的帅?」我耍赖。「呵呵,是挺帅。可那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因为你比别人真诚!」 其实这点我也相信,在北大竞争是很激烈的,大家买完参考书都是立刻包上书皮,然后书脊朝里放在自己的书架上,这样谁也没法知道你在看的是什么书。至于杂志,我们寝好像只有我买,借钱那就根本别想。每到期末由于家里条件比较好一些没钱回家的都向我借钱,弄的我把飞机票退了,只好硬坐回去了。 说好一开学还可开学就是请我吃顿简单的饭菜就当还了,还说什么知道还我钱我也不会要。奶奶的,以后我就再也没借过他们钱,不过也有例外就是同寝的有一个广东的。 他没有一般我们印象中的南方人的小气,反而很大方,有点江湖气,所以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我在刘老师这里套题的时候他也在别的老师那套题呢,回想北大4年他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有点脸红了。 「呵呵,脸又红了,你怎么这么爱脸红啊。」我没说什么,拿起咖啡在嘴边试了试温度,有点烫但是还可以,就喝了一小口。味道不错有咖啡的浓香,但是对我来说有点苦。我拿起方糖放了一块,用勺子搅拌,又拿起来尝尝。还是有点苦,再放一块,搅拌,嗯这回不错了,糖使得咖啡的香味全出来了。 「你挺谨慎的。」我慌张的看着刘老师。「你没有直接放糖而是尝过之后才放的,也没有加牛奶,牛奶会破坏咖啡的香味,这比很多老教授都强,他们啊喝咖啡都先放糖再尝,还要放牛奶,那有什么味道了,和喝甜水有什么区别。」哦,是这样啊,吓了我一跳。我微笑没有说话。老师也喝了一大口水。「咖啡怎么样?」 「嗯,很香。」「呵呵,这就是我喜欢咖啡的原因,以前就和雀巢,以为咖啡只是提神的作用。后来有个外教送了我点咖啡豆,我就学着自己做咖啡了,没想到咖啡这么好喝。」 「那老师你怎么不喝呢?」我问。 「我不喝了,再喝皮肤就完了。」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的确,刘老师这几天肯定熬夜熬的很厉害,眼圈有些青色,皮肤也出现了几条细细的皱纹,眼睛也没有以前那么明亮了。 「老师,要注意休息啊。」 「等忙完再说吧。」说着又喝了一大口水。我想起来在老师的水中放了春药,老板向我保证绝对效果明显,可是我还是买了双份的一起放进去了。主要是怕老师只喝几口,那不就没作用了,现在估计老师能喝了相当于一份的药量了。 「对了,想没想过毕业之后做什么?」老师问我。「我想再学个经济或者社会学方面的研究生,然后自己开公司。因为我觉得现在咱们的公司都很不正规。想开创一个真正的以诚实、信用为本的公司。」这的确是我的想法。 「好啊,可要好好做。到时候我好去你那里打小工啊。」「呵呵,老师开玩笑,您当老师多好啊。还是北大的老师,不忙而且收入还不错。」 你呀,还小,还只看到表面,现在竞争也挺激烈的。」刘老师意味深长的说。的确,老师之间的勾心斗角是世人共知的,刘老师在读博士就已经开始教大二的学生这已经让很多人嫉妒了。其实这也没什么,可是有些人就是嫉妒,在开会的时候说什么美女蛇的,这以前刘老师都和我说过。 「就说这房子吧,其实就是暂时借我用,可是还是有很多人不平衡,有谁当老师一个月只有800块呀。北大有几个博士肯毕业就留校当老师啊。」刘老师有点愤愤不平,的确在当时一个月800的工资对于北大的博士的确有点少。 「老师对那种人您也没必要生气。」我宽慰老师。 「我没生气。」刘老师扁着嘴说。 「我也是不想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才想毕业后自己创业。现在国有企业都是干活的少,撤是非的多。外企就是把中国当成廉价的劳动力市场,我们和美国人干一样的活收入不如他们本土员工的十几分之一,我成立公司就要消除这些弊端……」我越讲越激动,这也的确是我的想法。刘老师听的十分入神,其实这也是我想拖延时间,卖给我春药的老板说十五分钟见效,他妈的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反映,就让老子在这里磨嘴皮子。 「你热吗?」废话说这么久能不热吗?可是嘴了说不热。老师说他有点热就把电风扇打开了,我猜这是药效到了。哈哈!老师的脸开始微微发红了。 「我去冲个凉,马上就出来。」说着老师走进了浴室,说是浴室其实就是厕所,然后加个喷头和下水就是了。我看着老师进去了,心里兴奋了10秒种后就觉得不妥,万一这药这么一弄没了作用可怎么办呀。正在着急忽然听见有人敲门。我轻轻走到门附近,一是想看看是谁,二来万一是什么不速之客听不见里面有声音也就会走了。我透过门镜一看是我大学最好的同学,从他的表情看来他是已经套到题了,我马上小心的开开门。 「嘘……刘老师洗澡呢。」我示意他别大声。他很惊讶,「你们……你们已经完事了?」他看见我穿戴的整齐,就明知故问。「去你的,你回图书馆等我吧。」说着我就要关门。「别呀,这要机会你怎么能把我拉下。」说着他就挤了进来。「你看看我卧室的床上是不是有个浴巾?」老师突然在浴室里说话。我连忙答应,「哦,我看看。」看着我好友,「好吧你藏到沙发后面,别乱动啊。」好友立刻点头答应。我到老师的卧室一看,的确在床上铺着一个很大的白色浴巾就拿了出来。走到浴室门口敲敲门:「老师我放这了。」「老师没戴眼镜,你给我递一下。」天我没听错把,递一下。那……那就是我能进去了?我能看见我只能在梦中看见的刘老师那白皙的身体了? 「别多想,手把浴巾递过来。不许往里面看呀。」说话的同时刘老师已经把门开开了个缝。不看白不看,这好机会谁会错过,我借着往里递浴巾的手把头也递了进去。没想到刘老师裸着身子就站在门口,老师一头秀发已经披散下来,浑身雪白的皮肤微微湿润,一对白皙的乳房有点调皮的突出,在那上面的确是粉红色的乳头。纤细的腰枝,下面是略宽的胯骨,再往下就是那即熟悉又陌生的草地。以前在A片中看过无数的草地,但是这么近距离的观看到是第一次,在往下…… 「讨厌,说不许你看,你怎么还看。」刘老师突然说话了。 「哦……我、我……」我一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是刘老师丝毫没有遮挡的意思,只是把头略微的低了下来。机会不可失去啊,同志们,我毫不犹豫的抱住她,她的耳朵在我的嘴边。我顺势吻了一下她的耳朵,她颤抖了。 「别……」她说话已经有些含糊了。这里不是做这些事的地方。我就抱起她走到卧室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刚要爬上去,这才发现自己还有那么多舒服。就三下五除二的去了这些累赘。老师躺在床上,粉红的脸颊,把整个白腻的身体都显的粉里透白,她双腿微曲扭动着纤细的腰。天呀,我受不了了,我扑到她身上,下面开始寻找那逍遥之洞。哦,找到了,那里已经十分润滑,液体已经溢到了洞外,对准洞口,我龟头已经进入了。 「啊!」老师轻呼了一声:「你轻……轻点……」我哼了一声,继续进入。怎么!怎么进不去了,只是龟头进去了,前面好像是什么堵住了,难道……「啊……快、快……进去……」老师在叫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提枪就开始疯狂的活塞运动。「啊……天呀,OH……OH……OH……MYGOD……OH……GOOD……OH……」不愧是英文老师,叫床都和以前上的那个马子不一样。「OH……NO……NO……OH……」突然老师大叫几声遍不动了。 我呆住了。 「她是晕了。」突然身后有人在说话,这才想起来好友在外面呢。「很正常,你那个那么大,不晕才怪,你忘了,你上次上我马子她还不是晕过去了。」他开始脱衣服,这话其实是提醒我他把他马子让我上过。我明白他的意思就起来让开位置。 「她醒的时候我希望看不到你啊。」我说。「你放心把,我都看了半天了,你小子可真猛啊。」说着他从钱包了拿出几个避孕套,自己套上一个,就爬上去了。她把老师翻过去,把她弄了个跪姿就从后面开始干,他那比我的小,干了一会就不行了,哆嗦着就射了。我赶快让他走了,临走这小子还给我留了几个套子。我那已经涨的不行了,锁好门套上套子就开始作战,进进出出的好舒服啊!一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区别,但是她那里不但门户重迭还很柔软,别以前上过的都紧。 「哦!」她轻呼了一声。好像醒了。 「OH……YOUARESUPERMAN……」老师喘息的说道。我只一笑就疯狂的开始快速的运动。「OH……OH……QUICK……OH……COMEON……」老师开始撕喊。她的臀部开始左右扭摆,干了十几分钟她慢慢的没声音了。「OH……换……换个姿势吧,我、我好痛啊……」老师开始求饶。 我想也是就算经常干的都受不了我这个何况她还是第一次,就让她跪着从后面来。「啊……天……天呀,……别……别动了……,我……我不行了……你……别……哦……」看来她真的是不行了,我就停了下来,她也一下子趴在了床上。我们大口喘息着,她趴着但是屁股却撅着,我就抱起她丰满的臀部,对着她另一个洞探询着过去了。「哦……别……别……」她躲闪着,有点害怕了。「别怕,这很正常……」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宽慰她了。 她也竟然不挣扎了,「你试探着,……慢……慢慢来……」她气息还很乱。我还戴着套,借助套上面的润滑油,或者说是她的润滑油往里面试探,她紧张的收缩肛门。「放松点,这么……我怎么进去啊……」她很听话的放松了肛门,我慢慢的深入,这其中她偶尔也有紧缩,但这只使我增加了快感。哦!全进去了,好舒服啊,我试探着开始抽动。「啊……OH……GOOD……真爽……啊……」由于太紧了,我没法快速运动,但却另我很兴奋,我有点快要发射的感觉,我不想在这里发射就拔了出来,拔出来的时候她那里也随之收缩了一下。我把她翻过来,正面对着我。她害羞的搂住我,把头埋在我的怀里,我下面对准她继续开始运动起来。这次更猛烈,更快速,更深入,她叫爽号叫,随后就泻在了里面。我们依偎了一会,起来后没想到我用的套居然一半在肛门里一半在外,这恐怕是唯一的一次。后来她博士毕业当了北大的研究生导师,我也就顺利的成为了她的研究生,期间我们的联系也从未中断过,自然就传出了她的作风问题。我们没有理会,马上就结婚了,这可更是让那些爱说闲话的人拿到了把柄,一些很难听的话就在学校传开。她受不了压力,在我研究生毕业之后就毅然的前往了美国,而我正准备GRE的时候她告诉我她在那面有了新朋友。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也许我不应该在她第一次的时候就给她用春药,也许我们应该减少一点做爱的次数,也许我那里应该再小点,也许……太多的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