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同事的过分要求




   戴辛妮的泪水在眼眶中不停滚动,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滴落下来,她不再凶悍,也没有了骄傲,楚楚可怜的样子,就是铁石心肠的男人也会心动,何况是我? 我的目的达到了,而且超过了预期。 我故意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得对,我们同事一场,我没有必要做那么绝,嗯,那我提一个条件,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戴辛妮像鸡啄米似的,猛点头。 “瓶子摔了就摔了,虽然我很伤心,但摔碎了也是天意,也许是上天要我忘记那个初恋情人。你呢,你不必费心去找什么同样的瓶子了,哪怕样子相同,也不是原来那个了,对不对?” “嗯,你说得对。” 戴辛妮这样子,我想我说太阳是黑色的,她也一定会点头。 “我也不是变态,我只是留意你很久了,你很漂亮,很吸引我……” 我一边说一边观察戴辛妮,我发现她开始脸红了,天啊,她真的很美,越看越美。 也许是色胆包天,我厚着脸皮接着说:“但我知道,像我这样身份卑微的男人是配不上你的,所以,我只能暗自喜欢,暗自欣赏。我不敢有太多的奢求,既然你的内衣掉在我的阳台,也算是天意,干脆你就送我一套内衣吧,可以吗?” “内衣?你……你怎么提这么过分的要求?” 戴辛妮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不可以吗?” 我温柔地问,手里不停地晃动手机,这是一个暗示,也是威胁,嘿嘿,不同意我就要报警啰。 “好吧。” 戴辛妮权衡利弊,很难为情地把手中的那件粉红色乳罩递了过来。 “哦,我的意思是,要你现在身上穿的那套内衣。” 很奇妙的心态,戴辛妮轻易把乳罩递过来令我立即有了得寸进尺的想法,我咬咬牙,决定趁热打铁,虽然荒唐了点,但总要尝试一下。 “你……你真好过分耶!” 戴辛妮吃惊的看着我,不过,我看得出她并不是很生气。 “求你了。” 轮到我乞求了,看着戴辛妮犹豫的神情,我内心狂跳,紧张得手心都是汗。我承认,我的手段很卑鄙,很无赖。 “这……这怎么可以呢?” 戴辛妮高耸的胸部不停地起伏,她只是在犹豫,并没有坚决地说不行。所以我对得到戴辛妮的贴身内衣充满了信心,我焦急而热切地看着戴辛妮。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戴辛妮在我灼热的目光注视下,再次低下了头,她用小到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我去洗手间。” 说完,她站起来,走进了洗手间。 上洗手间做什么?紧张到尿急?我在纳闷。 等了很久,戴辛妮终于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她瞟了我一眼,脸红红的,低声说道:“内衣,放在洗手间里了。” “啊,真的?” 我兴奋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冲进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的壁挂上,除了挂着我的毛巾外,一件乳白色的乳罩也静静地悬挂着,我激动地走过去,用颤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手指间,戴辛妮温暖的体温我依然清晰地感觉到,还没有靠太近,乳罩上的芳香就飘进了我鼻子,那芳香很浓郁,很特别,也许除了香水、沐浴乳、汗液外,还有的就是奶香和体香了,那么多的气味搀杂在一起,对我的吸引力绝对是致命的。 我硬了,硬得非常厉害,我第一次感觉到自渎已经无法满足,我很想女人,很想和女人做爱。走出洗手间,我奇怪地看着戴辛妮,她并没有离开我的房间,而是拿着扫把打扫地上的碎玻璃,她的紧身白色衬衫里两颗凸点已经若隐若现,天啊,我血液冲上了大脑,但我还是强忍着欲火走近了戴辛妮。 “嗨!” 我小声地喊道。 “嗯?” 其实我不喊,戴辛妮也知道我走近了她身边,她还在扫着玻璃,但我知道,她在注意我,因为她的脸一直红着。 “我说的是一套,好像缺了一件。” 我发现自己不但色,简直就是厚脸皮,厚到了极点。 “我……我改天洗了再给你。” 戴辛妮突然间就变了,变得温柔婉约,就像一个淑女,身上的骄傲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真怀疑眼前这个美女是不是戴辛妮。 “不,我就想闻你身上的气味,不洗最好。” 这句话够下流,不过我已不在乎,我现在的胆子比天还大,什么话都敢说出来。 “改天好不好?” 戴辛妮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她胸口急剧起伏,衬衫里的那两颗凸点越来越明显,也许发现我盯住她的胸口看,她下意识地用手臂挡了起来,只是她一对眼眸有些水汪汪。 “不行,如果你不会脱我来帮你。” 不是我不温柔,也不是我不解风情,只是女人太擅变,说不定明天她就会变卦,为防夜长梦多,我迫不及待地坚持,真是色胆包天。 戴辛妮看了我一眼,咬了咬红唇,无奈地坐到了沙发上,随后撩起裙子,以很快的速度脱下了内裤。她拿着内裤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你真恶心。” 说完,把手中的物事往我身上一扔,转身跑出了房间。 我接住内裤的瞬间,整个大脑是空白的,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戴辛妮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捧着暖烘烘的内裤,眼珠快要掉出来了,哇!不会是做梦吧? 我用颤抖的双手抚摸手中的纤薄,小内裤上细致的繁花针绣堪比艺术品,惊谋地发现,手中这条内裤快湿透了,尤其中间的那一滩水印上还有了一些分泌,腥臊的气味扑鼻而来,在镂空的蕾丝间竟然还夹着两条卷曲软毛。 我猛然醒悟,大骂自己是一头大蠢猪,然后发疯地冲上六楼C座,摁响了门铃。 “腿有伤,想找你要OK蹦。” 这是我想到唯一可行的借口。 “我这里没有OK蹦。” 戴辛妮故意地靠在门边,交叉着双腿,轻甩了一下她的秀发,还故意挺了挺丰满高耸的胸部。 我如遭电击,心中大吼:这不是在诱惑我吗?这不是故意刺激我吗?天啊,她怎么能这样? “跟你说了那么久,口干舌燥的,你总给我一杯水喝吧?” 我绞尽脑汁,就是想骗戴辛妮把门打开,我发誓,只要门一打开,我就…… “不行噢,口渴就回家去喝,请放心,你家那么近,我保证你不会渴死。” 里面的房门开了,我隔着防盗门看到一道美妙的身影。戴辛妮站在防盗门后盯着我,她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有什么事?” “你把门开开。” 我就像一头饥肠辘辘饿狼,正在看着即将到手的猎物。 “为什么要把门打开?” 戴辛妮居然向我眨了眨眼睛,如电的眼波横扫了我狂热的心灵。 辛妮猛摇头,我看得出她一直在忍住笑。 隔着一扇门,就隔着一扇防盗门,我居然无计可施,我懊恼地问:“进你家坐坐总可以吧?” “不行,我这里从来没有男人进来过,何况……何况你太危险了。” 戴辛妮一边梳理着她的秀发,一边耐心地和我周旋。 “我危险?刚才你在我家我也没对你怎么样嘛!” 我急忙辩解。 “那是你当时有些顾虑,现在就不同,现在的你什么都敢做,所以……所以你现在很危险,幸好,我在你变得很危险之前逃走了。” 戴辛妮终于笑了,她吃吃娇笑,笑得很狡黠,笑得很得意,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笨蛋。 我茫然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次我真服了。 那一晚,我无法入眠,我一直在想,如果早一点动手,早一点进攻,我是不是已经抱得美人归了?我悔极了,胃都痛了,我不停地大骂自己是一个超级的大笨蛋。 第二天,我带着疲倦的身躯和兴奋心情去上班,我期望见到戴辛妮,不管怎么说,她至少不讨厌我,至少对我笑。在公司宽敞的大门前,我等到了戴辛妮,她还是一身标准的。OL打扮,只是她换了一套衣服,黑色长袖衬衫,白色的筒裙,白色的高根鞋,也许心情不错,她脸带笑容,神采奕奕,走起路来步伐轻盈,婀娜多姿。 我兴奋地迎了上去,噫?戴辛妮见我之后,竟然恢复了她那冷漠淡然的神情,她甚至没有看我,我在她眼中就如同一个陌生人。 我的心发冷,冷到极点,难过、忧伤、愤怒……什么滋味都来了,那一天,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渡过的,我只觉得天塌了下来。 说实话,我并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男人,只是现实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一天之前我还充满了幸福,一天之后我却如临深渊,哎!我真想哭,但我还不死心,站在公司的门口,我焦急地等着戴辛妮下班,可是,我等到晚上九点,也没看到戴辛妮的身影。 我又回到住处,直接就上六楼C座,结果门铃摁响六十五次,也没见有人开门。 我失望极了,也明白了,明白戴辛妮不想见我,不愿意见我,不屑见我。 长这么大,我第一次有失恋的感觉,那天晚上,我又自渎了,我闻着那条依然腥臊的内裤自渎了三次。 从那一天以后,戴辛妮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我尝试着四处打听,结果什么消息都有,有人说她就在公司里,有人说她去旅游了,有人说她生病了,有人说她出国了,还有人说她突然结婚了…… 但不管怎么说,我都见不到她了,无奈,我只有收拾失落的心,重新投入到我的工作中,生活是如此美好,我告诫自己。 半月后,我升职了,从策划部正式转入投资部,成为了投资部的投资助理。 七天的探亲之旅不仅带来了我的表妹,也带来了轻松愉悦的心情,但不知道为何,我心里依然思念着戴辛妮。此时,我站在戴辛妮的房门前,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摁响了门铃。 咦?很意外,太意外了,我吃惊地看着门房打开,一张熟悉而俏丽的面容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戴辛妮,半个月不见,她依然对我有强烈的吸引力,虽然衣着随便,头发还湿滴漉的,但她美到了极点。 “嗨!” 我假装很镇定,尽管心潮澎湃,但我想在戴辛妮面前表现出很潇洒的样子。 “探亲回来了?” 戴辛妮一边用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向我猛眨眼,虽然隔着防盗门,但她狡黠的眼神我看得清清楚楚,似乎一切尽在她掌握之中。 “你知道我去探亲?” 我假装很吃惊地问。 “废话,我是行政秘书,公司的人上班打卡、请假休息都归我管耶!” 戴辛妮漫无经心地说着。 “我听……听说你不在公司了?” 沐浴露的香味钻进我的鼻孔,我的眼珠又要凸出来了,也许是刚洗完澡的缘故,戴辛妮身上只穿一件薄薄的T恤,和我说话时,头发上的水珠不断滴落在胸前,硕大乳房上的两颗凸起小点越来越清晰,我可以肯定,戴辛妮没有穿乳罩。 天啊,她是故意的吗?她又在诱惑我吗?我脆弱的心翻起了滔天巨浪,目光再也无法从戴辛妮身上移开。 “是呀,我被关进监狱里了。” 戴辛妮把身体依靠在门边,突然噘起了小嘴,好似有满腔的委屈。 “关、关进监狱?出什么事了?”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摔坏了一个人的瓶子。” 戴辛妮露出了可怜兮兮的样子。 “啊?” 我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戴辛妮在戏弄我,我欲言又止,满脸发烫,支吾了半天,才用世界上最诚恳,最温柔的语气乞求道:“都过去半个多月了,你原谅我吧!” 话刚说完,戴辛妮尖厉的咆哮就滚滚而来:“原谅你?为什么原谅你,你居然胆敢骗我?还骗走了我的内衣,哼!我也让你尝尝被骗的滋味,我就是要报复你,哼!居然用法律吓我,那天我是气糊涂了,中了你的奸计,告诉你李中翰,这事情还没完。” “砰!” 门关上了,但我笑了,戴辛妮说这事情还没完,我心想:拜托,你最好一辈子都没完没了地报复我。 肯德基的东西我说不上讨厌,但也绝对不喜欢吃。 然而我却买了四个鸡肉汉堡、四个鱼香汉堡、两包薯条,再加上四只炸鸡腿、四只辣鸡翅,还有四杯果汁。看来,我的心情很不错,心情好,胃口就好。 “哥,你怎么买了四份?” 天气闷热,刚换下衣服,只穿着一件吊带小背心和沾热裤的小君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当然是四份呀,你吃两份,哥吃两份,怎么了?” 我同样瞪大了眼睛看着小君,只是我的眼睛偷偷在小君裸露的嫩腿上蹓了一圈,哇!这条嫩腿比新鲜的莲藕还要嫩、还要白,神品啊! “哎呀,哥你真是的,我要减肥,本来就只打算喝果汁,其他都是点给你的,你怎么会买四份呢?” 小君气鼓鼓地叫嚷道。 “什么?你不吃?减肥?你敢减肥我明天就送你回家,快吃。” 小君的身材很好,一米六三的身高,却只有四十五公斤的重量,虽然看起来很匀称,但我和姨父姨母都觉得小君再胖上一点就好了,可没想小君居然要减肥,真急死我了,我凶狠地下达了必须消灭一个汉堡,两只鸡翅的命令。 小君娇滴滴地撒娇:“那我吃一只鸡翅算了。” “你以为是菜市场买菜?还讨价还价?必须吃,这是卫兵的命令。” 我恶狠狠地瞪着小君。 “放屁,卫兵是要听公主的,公主最后决定了,只吃两只鸡翅。” 小君显然对我凶狠的眼神不屑一顾。 我在冷笑:“不吃是吧?你可别后悔。” 对付小君,我有超级无敌杀手哆,她的身体异常敏感,小时候只要她不听话,我就搔她痒,每次搔完她痒后,她就会变得附首贴耳,温顺乖巧。现在小君又不听话了,看来我还是要使出杀手珍。 “李中翰,你敢?” 看着我摩拳擦掌的架势,小君杏目圆睁,她明白我要干什么。 “再问一遍,吃不吃?” 我做出了卷袖子状。 “不吃、不吃,就不吃。” 小君倔强得要命。 我扑了上去,小君大声尖叫,双手乱舞,双腿乱踹,防守得密不透风,但这难不倒我。我身材高大,还力大无穷,对付这位娇滴滴的小妹妹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一招“泰山压顶”小君的防守顿时崩溃,我的双手闪电般伸进了小君的腋窝,一真乱蹭,小君倒在我怀里咯咯大笑,笑得花枝乱颤,就连眼泪也笑了出来,见小君还不肯就范,于是,我加大了播痒的范围,除了腋窝外、腋下、双肋、脖子……我都一一光顾。 小君突然转身,奋力挣扎,我一不小心,把小君扑倒在沙发上,双手穿过吊带小背心,从她的双肋滑入,又惯性向前,不偏不倚,正好握住了两只又软又弹的东西,我大惊,慌乱想抽手,但已经来不及,双手被小君压在乳下,两只滑腻温软的大肉球结结实实地被我掌握,我甚至能感觉到两粒小肉。 “哎呀,哥,你的手。” 小君大叫。 “你压住我的手了,你起来。” 我也慌忙大叫,没想到,我自己还压在小君的后背上。 “你不起来,我怎么能起来?” 小君焦急大叫。 “哦!” 我慌忙站起来松手,尴尬得连看小君的脸也不敢看。 “不吃啦。” 听得出小君在发脾气。 “嗯,那、那不吃就不吃,哥……哥下楼帮你买牙刷,毛巾……” 我心虚地站了起来,穿上鞋子就要逃走。 “还有沐浴乳啦。” 小君在我身后大喊。 “哦,对、对,还要买什么?哥一起买了。” 我回过头,眼神闪烁地看着小君。 “买这个。” 一只鞋子向我飞了过来,我刚一闪躲,又被一个抱枕刚好砸中脑袋,我吓得落荒而逃。 楼下就有一个大型的商场,毛巾、牙刷和沐浴乳很快就买齐了,但我却不敢马上回家,刚才旖旎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这小君,发育那么好了?奶子大得一只手都几乎抓不过来。” 我兴奋地嘀咕,没有悔恨,没有罪恶感,下意识地,我看了看双手,还闻了闻手掌心,仿佛能闻到少女的乳香味。 我不禁暗叹:李中翰呀,李中翰,一个是你表妹,一个是戴辛妮,你要选谁呢? 什么?两个都要?唉!你别胡思乱想了,想多了,脑子会进水变白痴的。 四处漫无目的地逛了一圈,觉得腿有点累了,我才拎着小君的日用品回到了家。 “去那么久?是不是看见哪个美女了?” 小君的气还没有消。 “没有、没有,看见了几个同事聊了一会。” 哎,我心里暗叹,真是作贼心虚呀,转眼间,我表妹就变得强势,我变成了弱势,这只能怪我自己。 “哼!把这些东西全吃了。” 小君命令道。 “哦。” 我拿起了茶几上的鸡腿、鸡翅胡嚼乱啃,不过,我也确实饿了。狼吞虎咽中,我偷瞄了小君一眼,见她小脸绯红,美得难以形容。 夜深了,尽管我脑子里不停地胡思乱想,但困意还是袭了上来,我在客厅的沙发上沉沉睡下了。 “李中翰……” 突然,一声尖叫划破了夜空。 梦中惊醒的我从沙发跳起来,冲进了房内,因为尖叫的声音来自小君。 “怎么了?怎么了?” 我大声问,只不过,我突然说不出话来了,不但说不出话来,还满脸羞愧,羞得无地自容。 我的床上,散落着几件女人的内衣裤,而小君的小脸都气到煞白了。 “快把这些东西拿走,真是恶心死了,想不到你那么变态,居然偷女人的内衣,我告诉你李中翰,以后再偷这些女人的东西,我、我就告诉我爸!” 小君不停的尖声怒骂,她一定认为我是一个变态的采花淫贼。 我急忙辩解:“不是偷的,是……人家给的。”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人家给你的?” 小君勃然大怒:“你一没有结婚,二没有女朋友,谁给你的?你说不出来了吧,哼!枉费我这么尊重你,可你太令我失望了,还放在枕头下,真不知羞,快拿走开啦,我都快要吐了。” 小君越说越生气,说到最后,竟然全身发抖。 “好啦、好啦,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明天再跟你解释,晚了,你先睡觉吧。” 我慌忙把散落的内衣裤捡了起来,又一次落荒而逃。 早上醒来,天已大亮,看见小君还在睡懒觉,我不敢吵醒她。洗漱完毕,我给小君留了一张字条:小君,哥去上班了,冰箱什么都有,你先自己照顾自己,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千万不要跑远了,切记!晚上哥下班后带你去吃饭、逛街。最后,哥再重申一次,那些内衣确实是一个女人给的,只是那个女人最后把哥甩了。 我知道小君很心软,我写得可怜点,小君绝对会原谅我。 KT公司是、一家大公司,这里人才济济,美女如云。 人才最多的就是我们投资部,而美女最多的当然是秘书部。 秘书部分为行政秘书处和公关秘书处。行政秘书处主要是负责公司的一切琐碎事情,比如上班考勤、卫生管理、打字排版之类的。工作辛苦,工资待遇也不高,戴辛妮就是行政秘书的主管,只因她太过漂亮,又经常出入公司高层的办公室,所以关于戴辛妮的闲言碎语很多,不过,据我长期慎密观察,戴辛妮仍然是待字闺中,由于众多的仰慕者望而怯步,我这个普通的小白领才有了可乘之机。 公关秘书处就不同了,那里工作轻松,待遇丰厚,里面的主管是一位叫庄美琪的大美女,她精明能干,酒量惊人,加上性格豪爽,所以庄美琪在公司里人缘非常好,她也是我的红颜知己。公关秘书处一共有六位年轻美貌的公关秘书,她们是:赵红玉、章言言、何亭亭、樊约、罗彤、唐依琳,加上庄美琪共七人,号称下凡到上宁市的七仙女。 这七位仙女不仅年轻貌美,而且身材火辣,都有傲人的胸脯,这不是巧合,公司录用公关秘书的首要标准就是要有挺拔的大胸脯。 当然,我们公司不仅仅有七仙女,还有不少低调的美少妇,其中一位还是美熟妇,她叫郭泳娴,是行政秘书,归戴辛妮管。我对成熟的女人特别感兴趣,自然留意到有这么一位成熟的佳人。 尽管秘书处里美女云集,但在大家的眼中,我们投资部也有出美女,而且出了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她就是我们投资部经理杜大维的妻子葛玲玲。我在上宁市生活了两年,还没有见过能与葛玲玲比肩的女人,所以,不要说在KT,即便赞美葛玲玲是上宁市的第一美人也不过分。 据说,当年杜大维追求葛玲玲,追了两年都没有追到手,眼看葛玲玲就属于别人的了,却不知道杜大维用了什么手段,硬是从众多竞争者中把花魁夺了过来。 所以,尽管杜大维在公司里人缘不佳,但他能追到如此绝色的女人,还是让我们公司上下所有的男人都佩服得无体投地。 我也佩服杜大维,表面佩服,实则嫉妒…… 站在投资部经理办公室门前,我很有礼貌地敲了两下。 “进来。” 里面传了一道娇滴滴女声,我心里一阵狂跳:莫非天下第一美人葛玲玲也在?不是我龌龊,总惦记着别人的老婆,而是像我这种好色之徒无法欺骗自己的道德心,如此佳人,哪怕是别人的老婆,我也要养养眼。我推门而进的一瞬间,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坐在宽大办公靠背皮椅上,低头看文档的不是投资部经理杜大维,而是一位美艳绝伦的女人,她就是杜大维的妻子葛玲玲,看来今天运气不错,遇见了神凤不见尾的大美人。 此时的杜大维正跪在办公桌上,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老婆,别这样,有什么话回家再说,这位是刚升职的同事,我有很多工作事情要交代他。” 杜大维无奈地看着我,他不但跪在办公桌上,蓝黑相间的领带也被美女用手牵拉着,领带几乎勒紧了杜大维的脖子,乍看之下,好像一位美女牵着一只肥狗。 “你不说清楚昨晚去哪,你今天就别想下来,哼,别说是同事,就是朱九同来了,你也给我跪着。” 说话的美女就葛玲玲。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葛玲玲虽然是大美人,却也是一等一的醋坛子,她从来不给杜大维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