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沉沦:官场女人




女友偷人 王兴今年25岁,是河远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刚毕业的时候,村里的每一个人都对他投来羡慕与尊敬的目光,尤其是这个村长里的村长张华,经常是隔三差五的叫王兴带上自己的女朋友王新丽到家里喝 酒,不过王兴酒力很差,二两酒下去就变的很死猪一样不醒人事。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王兴恍惚觉得大家看他的目光渐渐变了,变成了嘲笑,怜悯,外加隐秘的指指点点。 这一天,王兴再次在村长张华家醉了,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喝酒,酒量提高的缘故,王华这次醒来的比往常早一点。 睁开眼,定了定神,却发现,屋子里除了满桌的酒菜,再没有一个人了。 自己女朋友王新丽和村长张华哪去了? 联想到最近村民看自己的眼神,隐隐间,王华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他连忙向家里赶去,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王华发现,屋子里的灯是亮的,并且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了令人血脉喷张的低吼声与呻yin声。 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能听出,那是男人跟女人欢好时发出的声音,更何况王华不是雏,王新丽的呻yin声,他听了不是一次两次。 “妈的,贱人,居然背着老子偷人。” 王华怒不可遏的冲到了屋子门前,正想推门进去跟里面那对狗男女玩命的时候,王华蓦然间停住了,他硬生生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 就算自己冲进去又能干嘛呢?不顾一切的弄死村长张华和自己婊子般的女朋友?先不说弄不弄的死,就算弄的死又能怎样?自己不还是要赔上性命吗?为那个婊子值得吗? “张华,我王兴发誓,一定要让你和那个婊子生不如死。”王华咬着薄唇,忍着怒火,悄无声息的打开了门,满眼的恨意的拿出手机对着床上打开了录像。 此时,王新丽正一丝不挂的骑在张华身上,一脸欲仙欲死的表情,她头后仰着,紧紧咬着自己的牙齿,充满野性的小蛮腰狂野的上下起伏着,一对不大,但却异常挺拔的美胸傲然耸立,在空中。 这时,一只男人的手攀上了其中一只美胸,用力的揉捏着,跟着低沉得意的笑声在王新丽的身下响了起来:“小妖精,我真的是被你搞的爽死了,再有一两分钟我就要出来了,你呢?” “嗯。。我也快出来了。。真的好爽啊。” “是吗?那就让我再加一把劲,两个人一起飞上云端吧,哈哈哈。” 王新丽身下的张华狞笑一声,陡然翻身而起,趴在王新丽身上,凶猛的冲刺起来,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才低吼一声趴在王新丽香汗淋漓的身上颤抖起来,一脸满足的表情,而这时王新丽也恰到好处的 尖叫一声,急剧颤抖了几下之后变松弛了下来。 “好了,我该回去了,不然你那个小男朋友就该醒了。”村长张华简单的擦拭了一下下面,便急冲冲的穿好裤子准备走人。 “嗯,你先回去吧,我今天累惨了,先休息一会,反正王兴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能醒。”王新丽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柔弱无力的说道。 “那好吧。” 村长张华应了一声,便向屋外走去。 一分钟后。 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的王新丽睁开了眼,鄙夷的喃喃道:“就你那么短的家伙也想让我达到高潮,还不如我男朋友家伙的一半大呢。”跟着,王新丽便开始自wei起来,手指不断的在自己的下面插着,并 不时的发出愉悦的声音。 王兴从屋后走了出来,阴沉的看了一眼村长渐渐远去的背影后,便猛然推开了门。 “谁啊?” 正在自wei的王新丽下意识的抓过身边的毯子遮住了自己的身子,待看到来人是王兴后,心里暗道不妙。 他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会不会发现什么了? 强行平静了下情绪,王新丽故作轻松的说:“今天怎么这么快就酒醒了啊?我以为你还要睡一会呢,便没有等你。” 臭婊子,到现在还要装?王兴暗骂一声。 “本来睡的好好的,可是突然间一泡尿憋的厉害,便醒了。”脸上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的王兴,来到床边,看着王新丽,“疑惑”的问,:“你怎么没穿衣服?还一脸汗?”

  

  沉沦:官场女人 无尽屈辱 听到王兴这么问,王新丽知道瞒肯定是瞒不过去了,毕竟自己下面还湿的不成样子,脸色变化了一下,王新丽便伸出雪白的胳膊抱住王兴,假情假意的腻声道:“还不都怪你嘛,你老去村长家喝酒,还 得人家下面痒痒了,也没人给我止痒,只好自己来啦。” 其实也不算假情假意,至少王新丽现在是真的很想要,下面也确实很痒。。。 任何一个男人在听到一个女人这么露骨的对自己说想要,肯定会立刻有所反应,王兴也不例外,其实在外面的时候,王兴下面的家伙就已经早早的硬了起来,被王新丽带绿帽子怒不可遏是一回事,有反 应又是另外一回事。 就好比有些女人被强jian的时候,下面依然流很多水一样。 “好老婆,现在我就给你止痒啊。” 王兴狞笑一声,便野蛮的扯掉盖在王新丽身上的毯子,然后顺势趴在了王新丽身上,只是今天,王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忘情的吻着王新丽身上每一寸肌肤。 因为王兴觉得恶心。。。。 两个人结合的过程很简单,甚至简单的有点过分,凭着对王新丽身体的熟悉,王兴连看都没看,便扶着自己的家伙粗暴进入了王新丽的身体。 “啊,有点痛,你轻一点行不行啊?”王新丽眉头一瞬间皱了起来。 听到王新丽这番话,王兴非但没有温柔下下来,反而越加的粗暴起来,几番下来,王新丽吃不消了,下面钻心的痛,她可以承受村长张华的任何粗暴,但却经受不了王兴的粗暴,因为王兴的家伙实在太 大了。 “你脑子有病啊,我都喊痛了,你还怎么用力?”王新丽歇斯底里的骂了起来。 “啪” 重重的一个巴掌扇在了王新丽的脸上,王新丽不可置信的看向了王兴,她怎么也想不到王兴居然会打自己。 “你他妈的还有脸喊痛?你给老子戴绿帽子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心里会多痛?”一直压抑的王兴终于爆发,面目狰狞的指着王新丽骂了起来。 王新丽见王兴知道了自己和村长张华之间的事情后,心里顿时慌了起来,她知道男人最忌讳这个,为这事打架,甚至闹出人命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 “王兴,你听我解释,我是被张华给强迫的啊。。。”王新丽满眼泪水,摆出一副楚楚动人,惹人怜惜的样子。 “被张华强迫的?他强迫你那么多次?” 王兴嗤笑着从王新丽身上爬了起来,虽然下面依旧硬着,但王兴却已经没有了一丝性趣,他看着楚楚可怜的王新丽,冷酷的吐出两个字:“恶心。” “真的很令人恶心。” 王兴再次重复一句,看向王新丽的眼神里尽是厌恶,令人作呕的厌恶。 “我恶心?你呢?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要钱没钱,要势力没势力的,而且我又没和你结婚,跟哪个男的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王新丽就这么光着身子站了起来,一改往日的温柔体贴,尖锐的喊了 起来:“当初我和你在一起不过是因为你有一个当县委书记的叔叔,可是他现在已经下台了知道吗?” “呵呵,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我有一个当县委书记的叔叔?” “没错,我和你在一起就是因为你有一个当县委书记的叔叔,可是谁知道你那个叔叔居然那么蠢,蠢的要去揭发省委书记,平白丢了自己的官职。” 王兴蓦然沉默了下来,点燃了一根香烟,当香烟燃尽的时候,他站了起来,平静的对王新丽说:“我已经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了,以后我们各走各的路。” 说完,王兴便走出了家门,来到了村口的石墩上坐了下来。 恨王新丽背叛自己吗? 呵呵,怎么可能不恨?恨的心里像有一把刀在心里绞一样的难受,但是这种恨已经和爱没有关系了,有的只是无尽的屈辱,一种被背叛的屈辱。 王新丽,张华,我一定要让你们生不如死。 王兴心里默默的发誓着。 第二天,当第一缕阳光划过天际的时候,河远村的村长张华发现王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家的门口。 “村长好啊,玩我的女朋友玩的爽吗?”

  

  沉沦:官场女人 上门要挟 张华愣了一下,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按正常的情况来说,任何男的发现自己女朋友跟别人乱搞的话,肯定会暴起拼命。 可是王兴非但没有找自己拼命,反而一脸灿烂的笑容,虽说那笑容里似乎隐藏了一丝阴沉,不过张华也不在意,一个毛头小子而已,而且还是外来户,在这个村子里举目无亲的,根本蹦跶不起来,如果 他硬要闹的话,自己不介意找人收拾他一顿。 “嗯,是挺爽的,想不到你小子这么好运,居然找了一个身材这么好的女朋友,简直跟妖精似的。”张华一脸得意的看着王兴。 王兴也不在意,反而笑容更加灿烂:“村长玩的爽就行,不过你玩了我的女朋友,至少得给我一点补偿吧?” 补偿?感情这小子是来敲诈的啊,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张华脸上掠过一丝不悦,冷冷看着王兴,问:“那你想要我给你什么补偿呢?” “下一任的村长位置。” “什么?下一任村长位置?”张华脸色一变,冷声道:“你也配?” “为什么不配?以我的学历当这个村长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吧?而且现在的大学生村官也不少,你霸占村长位置这么多年,也该下来享享清福了,以后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年轻人吧。” 说着,王兴打开了手机视频,笑脸藏刀的看向张华。 张华顺势一看,看着视频中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脸色大变,伸手就要去抢王兴的手机,但是他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又怎么会是王兴这个年青人的对手。 王兴一只手便把张华给推开了。 “想要这段视频?别说你抢不到,就算你抢到了又能怎样?我早拷贝了好几份,并且在网上设定了自动发送的时间,如果我哪天不去改时间,这段视频便会从我的邮箱里发到我同学的邮箱里,然后他再 帮我交到政府,我想你一个小小的村长应该没那么大能力摆平这件事吧?。” 张华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你想怎么样?” “条件我已经说过了,那就是当这个村子的村长。” “不可能。” “那我就把这段视频送到县委书记的办公室。” “就算你把这段视频交到县委书记的办公室也不可能,我最多就是当不成村长,可我在村子里说话还是说一不二,你依旧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外来户。” 王兴眉头微微一皱,他之前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看来自己还是嫩了点,不如张华老奸巨猾,不过也没什么,自己缺的只不过是时间的打磨而已,假以时日,自己绝对不必张华差。 低头思量了一下,王兴说:“那就让我当村委支书副主任,这是我最低的底限。” “那好吧,回头你写一份竞选报告交上来吧。” 张华考虑了一会还是答应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自己有把柄在王兴这小子手里呢?事到如今只好委屈一下自己的小舅子了。 张华的小舅子叫李大勇,30多岁,平日里经常跟在张华后面去喝酒,说白了,就是帮张华代酒的,村委副主任这个位置他惦记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本来打算一个月后的选举选他当村委副主任的,可谁知 道半路上杀出了一个王兴? 天渐渐黑了下去。。。 村长张华家灯火通明,里面传来了李大勇抱怨声:“什么?让王兴那个小白脸当村委副主任?那我怎么办?” 李大勇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姐夫张华,张华咳嗽了一声,说:“你当大队长好了。” “不是,你张华睡了别人的女人,凭什么受损失的却是我?我不同意。” “这事我已经决定了,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张华见李大勇这么不识相,便也冷下脸来。 他李大勇也不想想他能有今天,不全是因为有我这个姐夫吗?想不到今天要他帮我一把,居然敢跟我摆脸色。 “对了,你那个大队长也不用当了,以后该干嘛干嘛去吧。” “什么?我大队长也不用当了?” 张华淡淡的瞥了一眼李大勇,轻声道:“怎么?你有意见?” 这时,李大勇才想起来张华发起狠来六亲不认的个性,当下心冷了下来,他知道,在这个村子里,没人能够张华斗狠,他想玩你,根本不用自己出手。 “姐夫,刚才是我有点过了,你看在我姐的面子上消消气吧。”李大勇低头认起错来。 张华冷哼道:“早这样不就好了吗?干嘛费那么大劲?”

  

  沉沦:官场女人 少妇来找 我国乡镇以下的建制是行政村,行政村实行村民自治,其组织形式是村委会,其行政负责人是村委会主任(老百姓也叫村长),三年选举一次。 在村长的下面也就是副村长,而这个职位没有意外的落在了王兴的头上,对于王兴当上副村长,有人高兴,有人不甘,但更多的人是嘲笑,他们认为王兴的副村长职位是用自己娘们的肉体跟村长张华换来的。 乡下人最瞧不起的是什么? 他们最瞧不起的是一个有手有脚的男人以自己女人的身体换来金钱与权势。 当然,这瞧不起当中还夹杂着一抹浓浓的嫉妒,对于这些没有念过书的乡下人来说,村长就是顶了天的官职了,至于镇长,县长? 一个小小的乡下刁民有可能会见到高高在上的他们吗? 对于那些村里人投来的异样眼神,王兴不在乎吗?恰恰相反,他不但在乎,而且非常在乎,这是所有男人都非常在乎的东西,不过,王兴所做的只能忍,难道让他这个堂堂副村长卷起袖子跟那些山村刁民去干一架吗? 那样做的话,只会惹来更多的嘲笑,认为他王兴恼羞成怒了。 这在官场上是一个很忌讳的事情,你一个堂堂副村长居然会跟一个没有见识的村民一般见识,连最基本的情绪都不能控制,由此可见,你难堪大任。 所幸,王兴在情绪控制方面做的很不错,当上村长的一个多月来,他没有跟任何一个村民闹过矛盾,相反,处的很融洽,抛开王兴被自己女朋友戴绿帽子这一丑事不谈,王兴在村民们心目中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这一天晚上,王兴吃过晚饭,正在家里看电视,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咚 咚 咚 “谁啊?”王兴向大门走去。

  “是我。”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门外轻轻的响了起来。 居然是一个女的?这么晚怎么会有女的来找我呢?带着一丝疑惑,王兴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约莫30岁,身材曲线玲珑的少妇。 “夏燕姐。” 王兴一愣,这个少妇他认识,叫夏燕,成都人,今年31岁,村子里唯一的一个高中生,要知道村长张华也不过才高中的学历而已,大多数的人念完小学初中就挺了不起了,更重要的是夏燕这个女的长的非常漂亮,身材也非常惹火,自从她嫁到村子里以后,不知道勾去了多少男人的魂。 而当她的老公韩宇出了车祸成为残疾后,惦记她的人就更多了,试想一下,和一个守了将近八年活寡的女人燃烧起来将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不过可惜的是。。。夏燕根本对村子里的男人看不上眼,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当夏燕这么晚来找自己的时候,王兴感到非常的惊讶。 可是她为什么会这么晚来找我呢?难道是她寂寞难耐,想找我帮她解下饥渴,又怕被村里人看见,所以才这么晚来找我? 想到这里,王兴回过神,从下往上,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勾去了无数男人魂魄的少妇,完美的身姿,修长的双腿,紧致的大腿,盈盈一握的腰肢,一对不大却异常挺拔的双峰静静的阴沉在白色衬衫内。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似乎是注意到了王兴不加掩饰的火辣目光,夏燕脸色掠过一抹羞红,心里却暗骂起来: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王兴一拍脑袋,让到一边,失笑起来:“哈哈哈,一下子走神了,对不起,招待不周啊,请进来吧,随便坐。” 人都是喜欢听夸奖的语言的,尤其是女人,更是这其中的佼佼者,所以经常会有一些青涩少女因为男孩的甜言蜜语而倾心,并躺在了其身下。 不过那也就是刚出道的青涩少女会上当罢了,至于夏燕早已经跳出了青涩的范围,一跃成为了知性,成熟,性感的少妇,只靠甜言蜜语已经无法将她拿下了,对付这种女人没有别的好办法,靠的只有用钱砸,砸到她心软,砸到她倾心,砸到心甘情愿的躺在你身下。 可是,夏燕却是少妇中的异类,她根本不在乎什么钱,如果她在乎钱的话,根本不会委屈自己嫁到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农村来,更是在韩宇残废后,不离不弃的照顾了她八年,受了八年的活寡。 但是,王兴今天的一句走神了,却让她沉重已久的心情有了一丝少女般的得意。 “你这里挺俭朴的嘛。” 夏燕走进屋,随意的打量起来这间屋子。

  

  沉沦:官场女人 难以启齿 王兴苦涩的笑了笑,说:“我是后搬到这个村子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家当和我的双亲都在一场洪水中失去了。” 夏燕一僵,沉默了一会后,轻声说:“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我不是故意的。” “呵呵,没什么,这都是命,我已经习惯了。” “是啊,都是命,习惯就好了。”虽说王兴情绪隐藏的很好,可是夏燕还是看到了他深藏眼底的那一抹黯然神伤,一股深有感同的感受不由自主的从心底涌了上来。 女人果然是同情心泛滥的动物。 王兴见好就收,一敛悲伤的神情,饶有兴趣看向夏燕,问:“好了,不谈这些伤心事了,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那个。。。我想帮我老公办一个低保。”谈到正事的夏燕开始变的扭捏起来,说话的声音也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一副小女儿姿态显得异常娇美。 “按道理来说,给你老公办低保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政府讲究的是要为困难人民办实事,但是,你要知道困难的人民实在太多,上面给的扶贫指标也是有限的。”王兴思量了一下不急不慢的说道。 “可是村长张华说上面还是有扶贫指标的啊。”夏燕一听王兴这么说有点慌了,因为自己老公残废了,自己又要照顾他,没有机会出去赚钱,如果没有低保拿的话,日子就过不下去了。 村长张华手里还有扶贫指标? 王兴眉头一皱,疑惑的看向夏燕,问:“既然村长手里有扶贫指标,那你还来找我干嘛?” 夏燕一听这话,顿时没声了,脸上红红的,一副扭扭捏捏,羞怒难以启齿的模样。 “张华他是不是说只有你陪他睡一觉,他才会给你低保?”王兴一看夏燕这个样子,心里差不多明白了,毕竟村长张华那个德行摆在那里呢。 夏燕点了点头,愤愤的说道:“嗯,我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是这样的人,真不知道以他这样差的人品怎么当上村长的。” 王兴目露寒意,轻声道:“放心吧,过不了多久,他就当不成村长了。” “真的吗?”夏燕显得有点高兴。 王兴点了点头,说:“比真金还真。” “太好了。”夏燕充满期望的看向王兴:“那你能帮我弄到一个低保的名额吗?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不能,因为我和张华之间有着很大的矛盾,所以虽然我当上了副村长,但却走不进去这个村子的权力中心,张华和李大勇那一伙人把我孤立出来了。” “不可能吧?如果你和村长之间有矛盾,那他们怎么还会选你当副村长呢?”夏燕怀疑的看向王兴。 看到夏燕那怀疑的目光,王兴如坐针毡,他有种冲动,那就是把他当上村长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夏燕,但这种事情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是难以启齿的痛,可是。。。王兴却还是说了出来。。。 “因为我有他和我女朋友的xing爱视频,他要不选我当副村长的话,我就会把这段视频交上去。”王兴平静的看向夏燕,轻声说道:“如果不说这一段的话,你一定不相信我吧?呵呵,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看得了村里其他人嘲笑的目光,却看不了你怀疑的目光,呵呵,很丢人是吧?” 夏燕骤然沉默了下来,久久不语,有一种澎湃心头的冲动开始萦绕心头,那就是上前把这个让人心疼的男人紧紧的抱入怀中。 可是。。。夏燕却生生的忍住了这种冲动。 自己是个已经结婚的女人,而他是一个未婚的男人,又比自己小那么多,不可以。。。 良久,夏燕才抬起头,却已是满脸泪水,她心疼的看着王兴,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又一次不小心的揭开了你的伤疤。” “没什么,那些毕竟是事实,就算你不提,我也会记得的。”王兴眼眸深邃,问道:“对了,低保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家里的钱都被我老公看病花光了,如果再拿不到低保的话,我们就连吃饭也会成问题了。”夏燕神色黯然:“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我只好去找张华了。” “去找张华?”王兴莫名的怒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夏燕:“用身体去取悦他来换一个低保名额吗?” 夏燕满脸泪水,没有说话,但她的沉默已经代表了她的选择。

  

  沉沦:官场女人 羞怒交加 王兴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一种无言的愤怒的不断地涌上心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发火,只知道只要一想到夏燕会被张华那个狗日的压在身体下面,便怒火中烧。 “不去不行吗?”王兴强压着怒火看着夏燕的身影说道。 夏燕无助的摇了摇头,说:“不行,我必须要为我老公争取到低保名额,别无他法,哪怕用我的身体作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听到这里,王兴脱口而出:“如果我帮你弄到了低保名额呢?你是不是也要用身体报答我?” “不行。”夏燕轻轻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张华帮你弄到低保名额就可以玩弄你,而我帮你弄到低保名额就不可以?为什么你们女人总是这个样子?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王兴偏执的大声吼了起来。 夏燕叹了口气,说:“因为我比你大,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和你在一起的话,最终我会伤害你的,你也知道,我是结了婚的女人,而你却还没有结婚。” “那我不管,反正我不要你被张华那个王八蛋给上了,如果没有选择的话,我来上你。” 王兴固执的一把抱住了夏燕,直接往床的放向走去。 “你快放开我,被人发现,我们就完了啊。”夏燕又羞又怒,这家伙也太任性了一些吧?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而且门还没关,也不怕被人发现。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 王兴把夏燕放在了床上,然后便喘着粗气的去解夏燕衣服,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要过一个女人,就算是当初和王新丽第一次做爱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渴望过。 “可你至少把门关起来啊,不然等下被人发现了怎么办呀?”夏燕一边挣扎一边着急的看着门口,生怕这时候有人闯进来,可是这话刚说完夏燕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漂亮的脸上掠过一抹酡红,心里只盼望着王兴没有注意自己刚才说的话。 可是,结果总是让人恼怒的,只见王兴兴冲冲的抬起头,说:“我马上就去关门。” 夏燕羞怒交加,但又偏偏解释不了,只会越抹越黑。 正当这时,王兴已经关好门回来了,他喘息急促,一脸渴望的扑在了夏燕的身上,两腿之间隐藏的巨蛇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高高翘起,恰到好处的抵在了夏燕的凹处。 夏燕一颤,一种很久未有的感觉突然涌上全身,她红着脸,不安的扭动着,以试图脱离那个硬家伙的侵犯,可是她不知道,她越是挣扎,王兴便越是兴奋,挣扎到最后,不但没有摆脱那个大家伙的侵犯,反而好像成了自己为了配合王兴而故意扭动一样。 人总是这样,在反抗不了命运的时候,便会逆来顺受,夏燕也是这样,以她的力气根本反抗不了王兴,所以她干脆不再反抗了,开始生涩的回应起来王兴。 反正都要陪男人睡,不如找一个自己顺眼的男人睡好了,再说了,我是为了老公能拿到低保才王兴睡觉的。 夏燕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在她过了自己内心的一关之后,便由生涩,害羞变的渴望,热烈起来,就像干旱多年的柴火渴望着燃烧。 当一个漂亮,性感的少妇对你主动的时候,你会怎样? 毫无疑问,肯定彻底沉沦,尤其夏燕不是简简单单的漂亮,性感,更多的是一种理性成熟的气质,在这种女人把压抑的八年的生理yu望发泄出来的时候,那是一种如火山爆发般的滚烫,就算是诸天神佛也得甘愿为之沉沦。 王兴喘息着,亢奋着,像一个虔诚的使徒一样,颤抖着解开了夏燕的衣服,伴随着衣物一点一点的褪去,夏燕光滑如玉的躯体的身体便逐渐的崭露在王兴的眼前。 现在,夏燕身上只剩一件粉红色的胸罩和一条红色迷你内ku,她的身材修长有力,皮肤白暂滑腻,彷若吹弹可破,一双水光盈盈的眼睛,眼波流转间说不尽的勾魂夺魄,彷佛天地之间的所有的诱惑,都集中在了面前这个让王兴为之倾倒的女人身上。 有些东西,阅尽千遍,依然和初次窥得般惊艳,比如女人的身体,此时王兴体内的yu火渐渐沸腾,带着灼热的气息褪去了夏燕身上最后的一丝遮挡,胸如白玉,嫣红如梅外加一抹令人为之疯狂的神秘黑色。 带着一丝向往,王兴虔诚的向身下这具滚烫的身躯趴了上去。 沉沦:官场女人 再来一次 夏燕长的真的很漂亮,柔顺的长发披散在身上,精致的五官没有一丝瑕疵,嘴唇略显丰满,眼眸里蕴涵着一弯清水,带着一丝淡淡的愁绪,像是有千年解不开的心事,身材较瘦,却有s型的曲线,胸部和屁股都极其饱满,一股成熟女人身体特有的韵味扑面而来,让王兴激动不已。 王兴亲吻了一下夏燕的耳垂,柔情道:“我进来啦。” “嗯,来吧。。。啊,好疼。。。” 夏燕脸色潮红的点了点头,而后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嘤咛,双手本能反应的抓紧王兴的后背。 “怎么了?很痛吗?” 虽然感觉到夏燕那个神秘的地方湿滑一片,但听到夏燕痛苦嘤咛的王兴还是停止了继续进入。 “你那个家伙太大啊,比我老公的大太多了,我有点吃不消。。。”夏燕控制不住的流下眼泪。 王兴试探的问:“那我慢一点?” 夏燕一双滑腻圆润的玉手揽住了王兴的脖子,轻声说:“不用了,就这么进来吧,我老公一个人在家,等下我还要早点回去呢。” 王兴说好,腰身一挺,在夏燕痛苦的轻声呐喊中进入了夏燕干旱已久的身体,然后便是水到渠成的动了起来,几分钟下来,夏燕便逐渐了适应了王兴的大家伙,从被动变成了主动。。。 说到底,王兴不过是一个年轻小伙子而已,所有的xing爱经验也不过是和王新丽在一起积攒下来的,根本经不起已经八年没被湿润过的夏燕索取,几番下来,王兴便忍不住在颤抖中交出了精华。 “好舒服啊。”夏燕红着脸,一脸满足的从王兴身上翻了下来,如一条光滑如玉的水蛇一样躺在了床上。 夏燕满足,可不代表王兴满足,在他看来,在这次刺激的偷情中,自己做的十分差劲,竟然做了不到十分钟就缴械投降,这在和王新丽做ai的时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怎么回事?难道我阳痿了? 这时,夏燕似乎注意到了王兴郁闷的表情,疑惑的问:“怎么了啊?” 王兴苦着脸,用一副生怕夏燕以为自己就这么点能力的神情解释说:“我缴械的太快了,以前我不是这样的,甚至一个小时我都坚持过,中间都没有换过什么动作,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了。” 这家伙原来是这个郁闷的啊? 夏燕哑然失笑,问:“你多久没有做过这事啦?” “一个多月,怎么了?” “中间没打过飞机吧?” 王兴红着脸,恼怒道:“怎么可能?好歹我也是个大学生,就算再饥渴也不至于做打飞机这么丢脸的事情吧?” “真的?”夏燕怀疑的看向王兴。 “比真金还真,我敢发誓我这段时间内绝对没有用手自我解决生理需要。”王兴一脸道貌岸然,信誓旦旦的保证着,心里却在嘀咕道:就算打飞机也不会跟你说啊,不过这一个多月来我还真的没有打过飞机,因为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更重要的是没有黄色小电影勾起隐藏在我内心深处的yu望。。。 “那就对了,由于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和女人做ai,所以交货的才比较快,但是在第二次之后,男人的持久力就会强一些了。” 王兴想想也是,以前和王新丽在一起的时候,确实是第二次比较持久,甚至大多数的时候,王新丽都大喊吃不消,迫不得已让她用嘴给吸了出来。 “俗话说光说不做嘴把式,我们不如再做一次,看你说的到底对不对。” 想到这里,王兴不由得又开始心猿意马起来,他翻身把惊慌失措的夏燕再次压在身下,用手在夏燕修长,圆润的大腿内侧摸了起来。 男人都是这样,永远不会被满足,要了一次还想要,只是看个人能力来决定想要的次数,一般来说,男人和女人在床上战斗,通常都以惨败收场,尤其是夏燕还是一个30出头的寂寞少妇,这代表着什么? 这代表着男人就算填到死也永远不会填满的无底洞,有谁见过牛耕地把地耕坏了的? 但是,凡事皆有意外,今天求饶的反而是饥渴了八年的夏燕,一方面是因为王兴的家伙实在够大,还有一方面是因为夏燕八年没有被湿润过了,所以下面毕竟紧,乍做起来,确实有点吃不消,更重要的是时间确实不早了,如果太晚回去的话,夏燕的老公韩宇会胡思乱想。 夏燕歉意的推开欲求不满的王兴,轻声说:“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我老公还一个人在家,对不起。。。”

  

  沉沦:官场女人 如此丑陋 第二天,天刚刚亮的时候,王兴已经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和夏燕一番雨露的缘故,王兴显得特别有精气神,有了一点副村长的样子。 简单的吃了一点后,王兴便往村长张华家走去,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把夏燕老公低保的名额搞到手。 到了村长张华家时,王兴发现李大勇也在。 “李哥早上好啊?”王兴笑容灿烂的打了一个招呼。 “好不好关你屁事。”李大勇看见王兴,气就不打一处来,毕竟副村长的位置是王兴从自己手里抢去的,这事搁谁身上都会觉得不舒服,只不过别人不像李大勇这么沉不住气而已。 对于李大勇的讽刺,王兴也不在意,因为李大勇这种沉不住气的蠢货,他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过,在他眼里,目前在这个村子里也就张华一个人,毕竟张华是这个村子里土生土长的人,势力盘根错节,不像自己在这个村子里毫无根基。 这时,正在喝粥的张华注意到了王兴的来访,放下了碗筷,假模假样的对王兴说:“你有没有吃过呢?没有的话,一起坐下来吃吧。” “不了,我在家里吃过了。” “哦?那今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王兴想了想,说:“想请你帮个忙。” 找我帮忙? 张华愣了一下,心想王兴这个小子不是脑子有病吧,明知道我跟他不对路,居然还来找我帮忙,不过不帮归不帮,面子上的功夫总是要做足的。 “有什么事情你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 听到张华这么说,李大勇沉不住气了,以一副阴阳怪气的腔调对张华:“姐夫,你也别什么事情都大包大揽了啊,副村长都办不成的事情,你这个村长就能办成?” 王兴知道,李大勇明面上是说给张华听的,但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 王兴多傲的人?从小到大没有求过一个人,如果以前李大勇在自己面前这么说的话,王兴一定会反口相讥,但是今天不能,因为今天这个忙不是为自己求的,而是为夏燕求的,所以王兴只当没听见李大勇说的话,反而生平第一次的低下高傲的头颅对张华相求道:“我想要一个低保困难户名额。” “低保困难户名额?”张华眉头一皱,问:“你又不是困难户,要低保名额干嘛?” “我是韩宇求的。” “韩宇?” 张华一听这个名字,脸色就变了,看向王兴的目光不再掩饰憎恶,冷笑着说:“说的好听,你怎么不直接说为夏燕求的。” “不错,我就是为夏燕求的低保困难户名额。” 王兴也不否认,直截了当的承认了。 他妈的,我要是给了你低保困难户名额,那我还怎么让夏燕乖乖的跟我上床? 张华一脸为难的看向王兴,“为难”的说:“不是我不帮你这个忙,只是上面给的低保困难户名额实在没有了。。。” “少跟我在这装了。”一直忍耐的王兴终于彻底没了耐性,一改笑脸,冷冷的看向张华:“你不就是想用这个低保困难户名额要挟夏燕让你玩弄吗?” 张华心里一惊,心想王兴怎么会知道这事?难道夏燕和他达成交易,被他给上了? “你不会是想说夏燕已经被你上了吧?”张华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他心里还是存了一丝侥幸,希望夏燕没有被王兴给上了。 似乎觉察到了张华的嫉妒,王兴嘴角勾勒出一副得意的笑容:“没错,昨天晚上我把夏燕给上了,很爽,非常爽。” 听到这话的张华顿时死心,心里莫名的恼火,非常的恼火。 尤其是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夏燕在王兴身下承欢的时候,他心里就想火烧一样的不爽,恨不得将王兴吊起来抽,这也怪不得张华,任何男人在知道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被别的男人上了之后都会特别的不爽。 心胸开阔者会自我安慰的骂道:妈的,好比都给狗日了。 心胸狭隘者,轻的会记仇一辈子,重的甚至拔刀相向。 很不巧,张华就属于心胸狭隘的类型。 砰! 忍无可忍的张华猛然拍了一下桌子,借题发挥的向王兴发起火来:“王兴,你身为基层干部,居然做出如此丑陋的事情。”

  

  沉沦:官场女人 情不自禁 王兴不可思议的看着恼羞成怒的张华,他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见过像张华这么不要脸的。 “张华,你他妈还要不要脸了?”王兴皱着眉头骂了起来。 张华这时才醒悟过来,暗恼自己刚才的冲动,不过他平日在村子里作威作福惯了,哪里被人这么骂过?所以他考虑也没考虑,直接就骂了回去:“你他妈才不要脸呢,我告诉你,低保苦难户的名额没有,就算有我也不会给你。” 听到张华这么说,王兴反而平静了下来,他看着张华,冷冷道:“你不给是吧?” “不给。”张华果断的拒绝了,开玩笑,把我朝思暮想的女人玩了,居然还想向我要低保户名额。 王兴轻瞥张华,轻声说:“如果说我不惜一切代价呢?比如说我这个副村长的位置。” 王兴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如果今天张华不把这个低保困难户名额给他的话,他就会鱼死网破,把张华和自己女朋友偷情的那段视频交到上面去,到时张华的这个村长位置肯定就保不住了。 “姐夫,你别管他,我就不相信他舍得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副村长的位置。”站在张华身边的李大勇满脸不相信的说道。 张华看了李大勇一眼,没有说话,说实话,他也不相信王兴会为了夏燕跟自己拼个鱼死网破,可是。。张华他不敢赌,不敢赌那一丝渺小的可能。 “好吧,回头我帮韩宇递上去一份低保申请单。”说出这句话的张华蓦然像失去了精气神一样,苍老了许多。 这一次和王兴的交锋,是自己输了。。。 “我就说嘛,以村长的心胸,肯定是会为老百姓办实事的,谢了啊。”得到意料之中的回答后,王兴笑着道了句谢,便离开了。 王兴走远之后。 张华冷哼了一声,对李大勇说:“等下你去一下夏燕家里,把夏燕和王兴的事情添油加醋的在韩宇面前说一下,尽可能的把事情闹大,一个月后上面来人视察的时候就会有好戏瞧了。” “上面来人?”李大勇疑惑的问:“是谁啊?” “县长秘书。” 李大勇闻言,眼睛一亮,要知道县长秘书不仅仅是县长的亲信,而且还是副局级的干部,以后一般会被调下来当乡镇长的之类的职务,要是巴结好的话,说不定自己就会有出头之日,到时也不用再看张华的脸色了。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夏燕从家里出来,向王兴家的方向走去,她想问问自己老公低保名额的事情怎么样了,夏燕到王兴家,也不过一里多路,几分钟之后,夏燕便到了王兴家里。 王兴远远的就瞧见了夏燕,满心欢喜的迎了出来,一把牵住夏燕的手,急切的说:“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好久了,来,快坐,我亲手为你做了很多菜。” 夏燕脸色一红,挣脱了几下,没有挣脱,便任由王兴牵着自己的手,反正周围也没有别的人家,进了屋子,桌子上摆了好几样茶。 有芹菜炒肉,烤鸭,红烧鸡块,红烧鱼,番茄鸡蛋汤。 对于两个人来说,这菜确实是很丰盛了。 夏燕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鸡块放在嘴里尝了一下,便由衷的赞叹起来:“不错,挺好吃的,想不到你手艺这么好。” “那当然,我可是天才厨师耶。”王兴得意的笑了起来。 “哈,夸你一句尾巴就开始翘了啊?”夏燕心情大好,一边吃着菜,一边问:“对了,我老公低保的事情怎么样了?” 王兴一拍胸脯,得意的说:“我王兴想办的事情还有办不成的吗?张华已经答应给你老公一个低保困难户名额了。” 张华他答应了? 对于这个答案,夏燕感到非常的意外,好奇的问:“以张华的性子应该气的半死啊,怎么会答应呢?” 王兴笑了笑,满不在乎的说:“我用他跟王新丽偷情的视频要挟他答应的。” 听到这里,夏燕心里一震,他没想到王兴为了自己居然会做到如此地步,有男人会满不在乎的用自己女朋友跟别人偷情的视频要挟人吗?就算已经不再爱那个女人,也做不到满不在乎吧? 对于王兴为自己做的这一切,夏燕挺感动,可是更多的是一种心疼。。。 尤其是看到王兴满不在乎的笑容时,夏燕便愈加的心疼起来。。。 “对不起。。。” 夏燕情不自禁的开始心疼的掉下眼泪。。。

  

  沉沦:官场女人 迷人曲线 “哎呀,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啊。”王兴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生平最见不得女人掉眼泪,尤其是跟自己上过床的女人,所以他在看到夏燕掉眼泪的一瞬间,便急的来到夏燕身边,心疼的抱住了她。 夏燕抬起梨花带雨的紧致脸孔,哭泣的说:“我心疼。。。” 王兴手轻轻拂过夏燕那吹弹可破的水灵脸颊,轻声说:“乖,不哭,那事我根本不在意的,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什么值得我在意的?” “真的?”夏燕将信将疑的抬起了头。 王兴点了点头,坚定说:“比真金还真。” “你就不能换一句吗?总是这一句。”夏燕破涕为笑起来。 看着夏燕又哭又笑的样子,王兴不禁一阵意动,情不自禁的亲了夏燕一下,说:“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这句话。”说着,双手趁机在迷人的曲线上游走。 “真的?”女人都是容易感动的动物,夏燕自然也不例外,她不自在的扭动着,以试图躲避王兴的魔手,但那翦水秋瞳的春意却深深的出卖了她。 王兴得意的笑了起来:“还是比真金还真,哈哈哈。” “讨厌。”夏燕极其小女儿姿态的翻了王兴一个白眼。 殊不知,正是她这副姿态,彻底引爆了王兴逐渐唤起的yu望,只见王兴喘息粗重的抱起夏燕向床边走去。 “不要。。不要。。。”夏燕无力的敲打着王兴结实的胸膛。 一般来说,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就是说要,王兴也是深谙其中的道理,当年他和王新丽第一次的时候,王新丽便是如此无力的说着:不要,不要。。。 可是事实呢?当王兴满头大汗对着王新丽湿漉漉的洞口,就是进不去的时候,是王新丽忍不住翻身把王兴压到下面,对着那个粗大的家伙,一点一点的坐了下去。 到了床上之后,夏燕如火般的身材已经变的滚烫,如同一团热火要将王兴融化一样,一对隐藏在衣服下面的双峰傲然挺立,两条修长的美腿也是不自禁的来回摩擦着逐渐湿润的私处。 王兴喘息粗重,不发一言的解开夏燕本就不多的衣服,露出粉红色的罩罩,说大堆废话还不如用实际行动来得直接有效。 夏燕喘息急促,仰着头,用力的按住那在自己胸部亲吻的头,嘴里的呻吟羞人的逸出,王兴掀开她的罩罩,咬住那颗粉红色的嫣红,牙齿温柔的啃咬,这对傲人挺拔双峰峰让他沉醉不已。 他想探入那片现在应该已经湿润的荫荫芳草地,夏燕红着脸说:“这次轻一点,昨天疼死我了。” 得意,此时王兴特别的得意。 不是每个男人都能让女人说出这话的,而王兴做到了,他带着得意的心态,在夏燕细眉逐渐簇起的过程中轻轻进入了夏燕的身体。 接下来就是一场汗与水的战争,牛与地的抗衡。 不过,这一次,王兴赢了,经过昨天的惨败教训,王兴开始进行有攻略性的进攻,每当快要出来的时候,他便动作缓了下来,然后再次猛烈的在夏燕身上攻城掠地。 此长彼消下,夏燕逐渐的败下阵来,浑身香汗淋漓的向王兴求饶:“哎呀。。我不行了,累死我了,你什么时候出来啊。” “就快出来了。” 王兴咬着牙,陡然加快频率的冲刺起来,期间不进行一点休息,一点一点的让快感向兴奋的峰顶攀爬,终于。。。在一声低吼中,王兴在颤抖中结束了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夏燕一脸满足的躺在王兴身边,享受着和王兴之间的甜蜜,直到十几分钟之后,她才爬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对王兴说:“我该回去了,以后可能没有出来的时间了,我怕韩宇他多想。” 王兴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 “路上小心点。” 王兴直到夏燕临走的时候,也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想让她留下来?很显然,这是不现实的幻想而已。 十五分钟后,夏燕回到了家门口,却发现家里的灯是亮着的,里面还有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其中一个声音夏燕很熟悉,那是她老公韩宇的声音,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有点耳熟,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 这么晚了,谁会来我家? 带着一丝纳闷,夏燕推开了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