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人妻女教师之傅菊瑛(3)


人妻女教师之傅菊瑛(3)


杨野一睡醒之后,立刻将睡在身边的娇美新娘傅菊瑛双腿盘坐,用绳索紧紧捆绑,再将傅菊瑛的上半身压趴下,把多余的绳索绕到腰部后面,紧紧捆绑,接着从天花板拉下一条吊钩,钩住绳索,慢慢向上拉起。 此时的傅菊瑛下半身逐渐离开床上,只有粉颊依然紧贴着床,而曲线完美的臀肉完全呈现在杨野的眼前。傅菊瑛感觉到手脚一阵疼痛,惊呼:“啊……亲爱的……你要做什么?啊……人家……好难受……啊……” 杨野笑着说:“老师,你那嫩穴的第一次给了你的前任丈夫,老师不能厚此薄彼,当然要将肛门的第一次奉献给你的新任丈夫才对!”“不……不要……不要再羞辱我了……啊……你到底……要羞辱我……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满意呢?呜……不要……”傅菊瑛听完杨野的话,全身颤抖着,这时候傅菊瑛的声音里充满恐惧感。 傅菊瑛已经再也无法忍受,用绳索绑成羞耻的姿态,然后还要被杨野奸淫肛门,一想到杨野那异於常人的巨大肉棒,光是性交自己的小穴就好像要被撑裂一般,更何况是肛门!一想到这里,傅菊瑛的心里就产生黑暗的恐惧感。 杨野伸出手抚摸着傅菊瑛雪白丰满的臀肉,温柔地说:“我的菊瑛爱妻,你不能不公平,要乖乖听话,知道吗?否则后果如何,老师自己心里有数。”杨野语带威胁,傅菊瑛颤抖着娇躯不敢再出声,只能闭上一双勾人的美眸,泪如雨下。 杨野在手指上逐渐用力,把雪白丰满的臀肉分开得更大,仔细欣赏傅菊瑛的肛门。小小缩紧的肛门,显示出还没有被男人碰过的神秘与羞涩,大概是傅菊瑛感受到杨野即将喷火的视线,曲线完美的臀肉开始紧缩。 “啊……亲爱的……不要摸……那个地方……啊……不要摸……啊……求求你……啊……”被杨野用手指揉搓着那个地方,傅菊瑛不由得哭叫起来。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这么难堪的处境,看到杨野对她的肛门显示出异常的兴趣,傅菊瑛不由得娇躯开始颤栗。 “不要……啊……拜托快住手……啊……”傅菊瑛哭着哀求着。 “老师,你的肛门又缩紧了,这个可爱鲜嫩的洞口马上就会为我张开的。”杨野露出前所未见的兴奋表情。 “呜……不要……杨野……你饶了我吧!啊……”在肛门受到凌辱玩弄,比前面的嫩穴受到奸淫玩弄更令傅菊瑛感到羞耻难堪。那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强烈的羞耻感使傅菊瑛不停地啜泣。 杨野非常有耐心地揉搓傅菊瑛的肛门,在傅菊瑛肛门口的每一条皱褶慢慢抚摸。 “老师你知道这透明假阳具是用来做什么的吗?嘿!嘿!嘿!是要插进老师的肛门里。”杨野手里拿着一支透明假阳具在傅菊瑛面前晃了一下,然后慢慢接近傅菊瑛的肛门口。 “啊……不要……杨野……”透明假阳具慢慢插进来的感觉,使得傅菊瑛从喉咙发出激烈的哭声,雪白丰满的臀肉突然一下子紧缩起来,同时身体向后挺。 “老师,你觉得透明假阳具的滋味怎么样?”杨野继续把透明假阳具向里面插。 假阳具在傅菊瑛的肛门里旋转,感觉出假阳具向外拔出去,又突然插进来,反覆地这样做,使傅菊瑛难过得实在受不了,她拼命咬紧牙关不想叫出声音,但还是忍不住发出呜咽的哭泣声。 “呜……啊……啊……”这种羞辱实在太强烈了,傅菊瑛不停地摇晃披着新娘头纱的头,眼泪不断地从眼眶中流出来。 “嘿!嘿!嘿!老师的嫩穴也流出淫水来了,原来老师你的肛门是很喜欢被插的。”杨野用手指尖不停地剌激傅菊瑛最敏感的阴蒂,一面说着淫声秽语。 杨野打开透明假阳具的开关,傅菊瑛听见肛门里发出“嗡嗡”的声音,而且感觉到假阳具尖端的头部还会蠕动,整支假阳具发出触电般的震动。 “啊……不……啊……不要……再用那种东西了……啊……我……已经……受不了……啊……”恐惧使得傅菊瑛的表情抽搐,紧锁眉头。 “啊……不……不要……”随着震动的声音,在湿润的阴唇肉缝间产生几乎无法忍受的刺激感。仅是如此,傅菊瑛的脑部彷佛麻痹了,和自己的意志无关,傅菊瑛发现自己的肉体开始蠕动。 这时候想起杨野曾经说过她的娇躯很敏感的话,傅菊瑛开始怨恨自己敏感淫乱的身体。 “啊……好……这样……啊……”在欲望的官能快感中,傅菊瑛就是再忍受也不由得发出娇喘声,在这样的肉欲风暴中,傅菊瑛一点也没有抗拒的力量,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被杨野征服了。 “啊……啊……老公啊……”这时候厌恶感已经完全消失,现在的傅菊瑛只有一条路可走,她只想到把自己的娇躯全部投入到官能肉欲的火焰里,让无法止熄的欲火把自己淫荡的肉体烧成灰烬。 “真是激烈呀,嘿嘿!真的那么好吗?不过看你的身体,这也是当然了。”杨野也更巧妙地操纵着玻璃棒。 “嘿!嘿!嘿!大概快了吧?到了的时候记得要告诉我。”杨野一面笑,一面继续有节奏地操作电动假性器。 “呜……快……亲爱的……啊……已经……啊……要泄了……啊……”这时候的傅菊瑛已经忘记一切,只是疯狂地扭动屁股,淫乱的快感已经快要升到最极限。 “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啊……有快感……啊……啊……”张开哭湿的眼睛,很狼狈地回头望着杨野,傅菊瑛在这时候只想要受到刺激,不论是什么样的刺激都好。 杨野再拉下一条吊钩,将绑缚在傅菊瑛上身的绳索勾上,用力向上拉,此时傅菊瑛的娇躯已经完全离开了床大约二十公分的距离,而在曲线完美的臀肉上依然插着那支透明假阳具,不停地震动着。 杨野将吊在空中的美娇娘傅菊瑛的娇躯旋转一百八十度,自己躺在傅菊瑛的正下方,慢慢地将自己巨大的肉棒插入傅菊瑛的嫩穴里……“啊……呜……啊……好痛……呜……不要啊……”从傅菊瑛的樱唇里发出柔肠寸断般的悲泣求饶声,剧烈的痛苦几乎让傅菊瑛娇躯上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冒出汗珠。 杨野慢慢将巨大的肉棒插入,傅菊瑛从喉咙里挤出像呻吟又像哭泣的声音,身上的汗珠一点一滴从乳沟流下去。 “嘿!老师,这样干你的嫩穴太舒服了吧?”这时候杨野也是全身都冒汗,而且露出充满血丝的眼神,慢慢向嫩穴里继续插入。 傅菊瑛此时只有张开嘴不停地喘气,但她的样子完全显露出成熟的女人味,有无法形容的妖艳淫媚感,傅菊瑛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地忍受羞耻和痛苦。 “呜……呜……”傅菊瑛又发出呻吟声,随着她的呻吟,粉红诱人的小嫩穴也开始颤动,杨野的肉棒每动一下,傅菊瑛就发出“呜”的哭泣声。 心里充满恐惧和羞愤,但是傅菊瑛的肉体好像渴望已久地向杨野巨大的肉棒缠绕,傅菊瑛纤细的小蛮腰猛烈扭动,在焦急期盼的娇躯里,说是被奸淫,倒不如说是傅菊瑛已经沉醉在性欲的淫乱快感里。杨野巧妙地抽插,使得傅菊瑛不由得张开嘴,羞红的俏脸上露出了陷入官能漩涡里的女人欲仙欲死的表情。 “呜……呜……啊……”从傅菊瑛的嘴里发出哀怨的哭泣声音,强烈的肉体刺激不知比起刚才强多少倍,连傅菊瑛自己都感觉出充血的娇嫩阴唇,好像迫不急待地夹紧进来的东西,相隔薄薄的黏膜,电动假阳具和杨野巨大的肉棒相互呼应;傅菊瑛开始哭泣,身穿雪白婚纱的娇躯不停地扭曲着。 “啊……啊……啊……”傅菊瑛感觉自己的肉体好像快被撕裂一般,发出痛苦的呻吟声,雪白艳丽的俏脸疯狂地摇摆,丰满的椒乳不停地颤抖。 杨野见到傅菊瑛这副淫荡的表情,忍不住张开口,将傅菊瑛挺翘的乳头含在口中。“啊……呜……啊……”前所未有的另类变态高潮,那种极端的感觉使得傅菊瑛一双知性美眸翻起白眼,头也向后仰,不知何时开始从嘴里流出口水。 杨野将傅菊瑛的娇躯放下来,两人依旧保持插入状态,傅菊瑛整个娇躯压在杨野的身上,杨野伸出双臂紧紧地环抱着傅菊瑛的娇躯,好像深怕会失去了她一般,杨野伸出舌头,轻轻舔掉傅菊瑛嘴角流出的口水。 “啊……杨野……饶了我吧……求求你……啊……好老公……我很痛喔……啊……”傅菊瑛开始哀求。确实,傅菊瑛的嫩穴已经充血变成深红的颜色,依然努力地撑到极限,包含着杨野巨大的肉棒露出可怜的模样,肛门还插着那支透明假阳具,隐隐传来刺痛的感觉。 杨野用力挺腰,巨大的肉棒一直抽插着傅菊瑛的嫩穴:“我的菊瑛爱妻,好不容易才娶到你,我一定要彻底地享受你的肉体。哈!哈!哈!”“啊……求求你……好老公……快结束吧……啊……啊……啊……”傅菊瑛满脸泪水哀求着。 杨野淫笑道:“我的菊瑛爱妻,把我写给你做爱时该说的话,说给老公听,老公我听了开心,说不定会快点射精。”傅菊瑛拼命摇着头,娇喘着:“啊……不……好害羞……啊……啊……说不出口……啊……啊……”杨野不在乎的说:“没关系!那我就慢慢干我的菊瑛爱妻。”说完立刻伸手去拿插在傅菊瑛肛门上的那支透明假阳具,并且抽动着。 傅菊瑛全身颤抖着,疯狂淫叫着:“不……不要……啊……啊……我说……啊……”杨野兴奋地催促:“菊瑛好老婆,快说!”“亲……亲爱的~~属於你的女人杨傅……杨傅菊瑛……啊……向你宣誓,啊……啊……我……我那娇羞……粉嫩的脸蛋,丰腴饱满的……酥胸,啊……还有鲜……嫩多汁的……的嫩穴,以及……圆翘雪白的……的臀肉,诱人的……樱唇……啊……啊……已……已经……完……完全全……被你……被你占有了……亲爱的可……可以任意地享用……啊……我……啊……我……我是属於你的女人了……啊……不要啊!”傅菊瑛疯狂地摇着头说着。 “继续说完!”杨野命令着傅菊瑛,并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今后……只要亲爱的你……想要……属於你的女人傅……傅菊瑛,就……就会为你张开双腿,啊……用小穴……迎合亲……亲爱的……的肉棒……啊……啊……我要去了……啊……从此……任……任由亲爱的干……啊……是属於你的女人……啊……杨傅……啊……杨傅菊瑛……啊……啊……每天应尽的义务……啊……啊……啊……啊……”傅菊瑛已经快被杨野奸淫到歇斯底里了。 “唔……亲爱的……不要再干了……啊……饶了我吧……”傅菊瑛的娇躯在令她头昏脑胀的官能感受中,上气不接下气地淫叫;插在肛门里的透明假阳具仍然在不停地强烈振动着,逼得傅菊瑛几乎要疯狂,快要不行了……再加上杨野巨大肉棒在傅菊瑛的嫩穴中奋力地抽插奸淫,傅菊瑛知道自己肉体里的强烈感受,就快要接近最大的高潮。 “嘿!嘿!我的菊瑛爱妻,你好像很激烈啊!反应越来越大,配合度越来越好。啊……我快射精了,让我们一起高潮吧!”杨野淫笑着,不停地插进去又抽出来,抽出来又插进去……“啊……啊……我不行了……啊……”没有多久,傅菊瑛就呻吟般地这样说完之后,全身像触电一样地向后用力挺,杨野把那丑陋巨大的肉棒深深插入傅菊瑛的嫩穴里,在高潮达到最高点时,火热的精液射进傅菊瑛的子宫内壁,极乐的冲击令傅菊瑛昏晕过去了。 傅菊瑛好像失去意识般闭上眼睛,她的肉体还在为官能的余韵不停地抽搐,让她沉浸在刚才强烈变态性交的余韵里。 “我的菊瑛爱妻,你的感觉好强烈吧?嘿!嘿!嘿!”杨野这时候已经坐起来,背部靠在床头铁栏杆上,仍旧把巨大的肉棒含在傅菊瑛的嫩穴里面,好像在享受嫩穴里吸吮的余韵,偶尔抽搐几下;而在杨野手里的透明假阳具也传来肛门收缩时产生的感觉。 这时候傅菊瑛几乎不能发出声音,全身的重量都靠在杨野怀里,软绵绵地依偎在那里,全身都散发出被奸淫后女人成熟的风韵,只能用妖艳娇媚来形容。 对傅菊瑛沉浸在高潮余韵的娇躯,只有杨野还执着地不肯松手,不厌其烦地抚摸傅菊瑛曲线完美的臀肉。让透明假阳具继续活动,骄傲地欣赏着镜子里美艳新娘傅菊瑛的嫩穴与肛门间,靠近大腿的根部,明显的四个朱红色的字——“杨野专用”。 傅菊瑛曲线完美、雪白柔嫩的臀肉好像涂上一层油,发出诱人的光泽,形成恼人的光景。 “这是多么柔软,看样子,我很快就能得到肛门的处女,嘿!嘿!嘿!”想到可以奸淫傅菊瑛的肛门,杨野的脸上就会出现得意的笑容。 杨野很小心地,逐渐换成比较粗的假阳具,耐心地扩大傅菊瑛的肛门,让她慢慢地适应。他好像面对一个心爱的宝贝,非常慎重,唯恐怕伤害到傅菊瑛的肛门;杨野慢慢将较粗的假阳具拔出来,换成食指慢慢插进去;肛门里面的嫩肉非常柔软,觉得手指都会被傅菊瑛的肛肉溶化,而且偶尔还会夹紧杨野的手指。 当插入到手指根时,杨野很谨慎地在里面挖弄,“呜……呜……嗯……”睡眠中的傅菊瑛发出梦呓般低沉的声音,想要移动娇躯,由此可知,虽然是在昏迷之中,但是在潜意识里,好像感受到傅菊瑛对於挖弄肛门,似乎有着极度的厌恶感。 “这么棒的肛门,是属於我一个人的,我绝对不允许别人触摸到,甚至於看到。”杨野极力克制住马上就要奸淫傅菊瑛肛门的冲动,把傅菊瑛的娇躯搂得更紧。 时间足足过了半个多钟头,杨野才依依不舍地将巨大的肉棒抽离傅菊瑛滑嫩湿润的嫩穴,傅菊瑛依旧保持趴在床上,全身被绳缚的姿势,曲线完美的臀肉朝向杨野的面前。 “太美了!”杨野迫不急待地用双手分开双丘,然后立刻低下头在丘沟里吸吮,发出“啾啾”的声音。杨野对傅菊瑛的肛门已经着迷,整个人陶醉在舔吻傅菊瑛肛门的极大征服感中。 “菊瑛……呼……我的菊瑛,我的菊瑛爱妻……”杨野偶尔抬起头,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又低下头继续舔吻。那种不舒服的耻辱感觉,使得傅菊瑛又发出呻吟声:“唔……唔……”美娇娘傅菊瑛人是昏晕了,但娇躯好像还会反应,娇美的樱唇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杨野离开床,走到冰箱拿出了一百CC装的浣肠液,吊在床头的点滴架上,将连接浣肠液上的软管接在刚才令傅菊瑛生不如死的透明假阳具上。原来,这支透明假阳具还有浣肠器的功能,并不是只有电动假阳具一种功能。 杨野将透明假阳具沾满自己的口水,缓缓地边旋转边插入傅菊瑛柔软娇嫩的肛门之中,并且打开震动开关。 “啊……痛……”剧烈的疼痛伴随着肛门被异物突然插入的撕裂感,硬是将昏迷中的傅菊瑛惊醒,并且大声呼喊。 “啊……杨野……不要这样……啊……求求你……啊……啊……”忍耐着倍受屈辱与折磨的悲恸心情,傅菊瑛娇美的樱唇不得不发出哀求的声音。 清澈的眼睛里充满恐惧与不安,流出遗憾悲苦的泪水。已经受过折磨和羞辱的娇躯,披着新娘头纱下散乱的头发和油亮发光的肉体,足以说明有多么激烈与狂乱。她身为女人的本能,已经被杨野变态的奸淫给彻底地激发出来,但她的身体是那么娇美,散发出凄艳的妖媚。 “我的菊瑛,你说什么?现在不过是刚开始而已。”杨野说着就抓住透明假阳具,凌辱玩弄傅菊瑛那美得令人爱不释手的丰满臀肉。 “啊……不要啦……啊……求求你……”傅菊瑛把牙齿咬得“嘎吱嘎吱”的响,虽然拼命扭动她那纤细的小蛮腰,但也无法逃离杨野的掌控。 从插在傅菊瑛柔嫩肛门里的透明假阳具传来细微的收缩感,杨野最爱这种雪白丰满、美得令人心疼的臀肉:“哈哈!你感到害羞吗?被我干了好几次以后,连肛门也被我玩弄,但是还没有完,马上要叫你将肛门的第一次奉献给我。”肛门在受到凌辱玩弄时,傅菊瑛的内心产生无法忍受的屈辱感,悲伤地感受到自己身为一个美女受到玩弄时的无奈与认命。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无法忍受的屈辱之中,逐渐感受到像酥麻的搔痒感,傅菊瑛只能作消极的抵抗: “啊……亲爱的……饶了属於你的菊瑛吧……啊……”杨野这时候伸出手打开点滴架上浣肠液的开关,只见浣肠液随着软管逐渐来到透明假阳具里面,停了下来。 “你……你还要做什么呀?啊……不!我不能让你……注射那种东西……”傅菊瑛看到玻璃瓶内浣肠液的刹那,羞红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了,傅菊瑛拼命地扭动穿着新娘婚纱的娇躯,想挣脱插在自己肛门里的透明假阳具。 “我要了解菊瑛爱妻你的一切,浣肠以后,你的娇躯会发生什么反应,谁叫你长得太美,谁叫你将你的处女给了别人,我只好从菊瑛爱妻你的身上其它地方得到第一次了。”杨野露出忌妒与报复的残忍眼神。 “啊……对不起……啊……原谅我……不要……绝对不要浣肠……啊……你不是想要干我吗?啊……怎么干我都可以……啊……”由於一心想要避免浣肠,傅菊瑛不由得脱口说出这样令自己害羞的话。 “菊瑛爱妻不用你担心,我会每天都不停地干你,不过是在浣肠以后。哈! 哈!”杨野的双手分开傅菊瑛曲线完美的雪白臀肉,同时眼睛凝视傅菊瑛肛门间的透明假阳具,他那锐利的视线彷佛一把利刃,令傅菊瑛的肛门好像受到刺激地开始抽搐。 杨野打开透明假阳具的开关,只见浣肠液慢慢地流入傅菊瑛的肛门里面。 “啊……不要……”傅菊瑛发出绝望的声音,同时拼命摇着头,认命地闭上眼眸、咬紧牙关,但还是会发出啜泣呻吟的声音。浣肠液慢慢流入肛门里的冰凉感觉,使傅菊瑛产生前所未有的绝望感。 杨野右手拿着透明假阳具,或深或浅地抽插着傅菊瑛的肛门,左手则不停地抚摸搓揉雪白的丰臀。随着浣肠液不断地进入傅菊瑛的肛门内,傅菊瑛开始仰起头,从喉咙发出像悲惨的哭声:“啊……呜……呜……”流进肛门里的浣肠液就像是杨野的精液一样,流入傅菊瑛的肉体里,透明的假阳具好像是活的东西一样,造成傅菊瑛的娇躯极大的刺激。 傅菊瑛知道自己越是哭叫哀求,将会使自己更加悲惨,可是想不要发出声音也办不到,从咬紧的牙关发出无法区别是呻吟还是哭叫的声音,傅菊瑛全身冒出冷汗,使傅菊瑛的娇躯发出淫荡的光泽。 “怎么会有这种表情……我的菊瑛爱妻你现在羞答答的脸实在太性感了。”杨野露出兴奋的眼光,吞着口水说着。 “啊……不要了……呜……不要了……呜……我不要浣肠……呜……”傅菊瑛扭动着娇躯,用力地摇着头大声哭喊。 “嘿!嘿!我的菊瑛连哭的声音都那么好听。”杨野暂时停手,发出淫荡的笑声。 这个女人太完美了,她的肛门令人太兴奋了,这个时候的杨野已经被傅菊瑛美艳肉体所散发出的妖媚美感给深深着迷了。“浣肠时,那种令人兴奋的感触,还有充满性感妖艳娇羞的俏脸和婉转娇啼的哭声,一切的一切实在太好了,傅菊瑛已经属於我的,她的肛门第一次即将被自己夺走。”杨野在心里得意极了。 傅菊瑛好像已经无法忍耐地发出呻吟、哭泣、甚至於扭动着雪白婚纱下玲珑有致的娇躯。自从浣肠液进入自己肛门开始,傅菊瑛好像就产生了强烈的便意,想排便的迫切欲望和源源不绝流进来的浣肠液,两种感觉使得傅菊瑛哀号痛哭。 “呜……不要再进来了……呜……不要了……呜……不要了……呜……求求你……”傅菊瑛泪流满面,牙齿因为痛苦颤动而咬得“轧吱轧吱”响,完全没有办法咬紧牙关忍耐。 “嘿!嘿!嘿!老师你实在太棒了,你的肛门已经把整瓶的浣肠液完全喝进去了。”杨野一面说一面拔出插在傅菊瑛肛门里的透明假阳具,同时脸上露出非常满意的优越感,显得非常满足的样子。 “唔……”傅菊瑛此时紧闭双眼,急促地呼吸着,沾满汗珠的雪白丰臀随着扭动。傅菊瑛想到这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遭受到如此不堪的屈辱与凌虐,但是因为有比痛苦更强烈的便意急速向下冲,肚子“咕噜咕噜”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傅菊瑛的直肠里翻滚。 “唔……啊……啊……”傅菊瑛用尽全力咬紧牙关,苍白的脸上已经完全失去血色,浣肠液在傅菊瑛的肛门里造成非常强大的效果,杨野一面看着傅菊瑛那曲线完美的臀肉沟间,可以看出湿湿的肛门口想要张开,但傅菊瑛拼命地用力缩紧,强迫自己忍耐,心想:“啊……我该怎么办……好痛苦……啊……啊……”越来越强烈的便意,使得傅菊瑛因为全身用力而香汗淋漓。心想:“啊……不要他看到那种难堪的样子……啊……不要……在这个禽兽的面前……啊……”傅菊瑛虽然拼命地想要收紧雪白娇嫩的臀肉,但是忍耐也已经到了极限。 “亲……亲爱的……啊……求求你……啊……让我去厕所吧!”傅菊瑛拼命扭动香汗淋漓的娇躯。可是令人疯狂的便意,使她没有办法再忍受,只好向杨野软言恳求。 “哈哈哈!以前那个高贵典雅、书卷气质的美艳教师傅菊瑛哪里去了?”杨野一面解开捆绑在傅菊瑛脚上的绳索,一面大笑着羞辱傅菊瑛。 绳索解开以后,傅菊瑛还是无法立刻站起来,因为急遽向下降的便意,如果马上站起身可能会当场喷放出来。 “唔……”傅菊瑛屏住气暂停呼吸,才勉强站了起来,摇摇摆摆地下了床,缓缓地走向厕所。 “不行自己去!让老公抱你去厕所。”杨野慢慢地走近傅菊瑛的娇躯。 “快点抱……啊……要快一点去厕所……不然就……呜……”傅菊瑛着急啜泣着。 杨野故意慢慢地把傅菊瑛娇躯上的新娘婚纱整理一下,将身后拖地的婚纱绕在腰间,并且固定好,趁机用手抚摸傅菊瑛曲线完美的臀肉。 “啊……亲爱的……快啊……快……”傅菊瑛弯曲上身呜咽,一对雪白丰满的椒乳颤抖着。 “嘿!嘿!嘿!真的要拉出来了吗?我用手指帮你塞住吧!”杨野一面抚摸傅菊瑛曲线完美的臀肉,伸出另外一只手抚摸傅菊瑛的肛门。 “啊……啊……不要……不要摸……”傅菊瑛弯着腰扭动雪白的臀肉哭叫,已经到了她所能忍受的急限了,现在只要用手指碰一下,可能立刻就拉了出来。 “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快……快啊……”傅菊瑛憋住呼吸,像一阵风似地跑进厕所。 杨野色迷迷地跟着傅菊瑛走进厕所。 “亲爱的……你出去……啊……你快出去……拜托……快……啊……”那是傅菊瑛用最后的力量哭喊出来的声音,虽然是到了崩溃的临界点,但是身为一个女人的自尊心,绝不允许自己在杨野这个淫魔的面前排泄出来。 “嘿!嘿!嘿!老师,既然你我已是夫妻,我想了解关於你的一切,更想要看一看充满知性的美艳女教师是如何出恭的。”杨野边说边走近,傅菊瑛慢慢地向后退,修长双腿碰到了马桶。 “啊……”傅菊瑛感觉出冰凉的马桶使她的肛门产生痉挛。 “啊……不行了……”傅菊瑛下意识地坐在马桶上。 “还不能拉出来!”杨野急忙蹲在马桶前,用尽全力把傅菊瑛的双腿向左右打开,分开到极限的大腿又被杨野举起,放在他的肩上,傅菊瑛的娇躯向后仰,同时也产生极大的绝望感。 “啊……不……不要看……啊……我不要给你看!啊……我不依……”傅菊瑛哭叫。 傅菊瑛身为女人最私密的一切都完全暴露在杨野的眼前,很明显地看出微微隆起将要绽放的肛门穴正在抽搐。 杨野微笑地说着:“我会看仔细地看清楚我的菊瑛爱妻是如何排泄。”“不……不……不要看……不……不要看……”傅菊瑛雪白的丰臀一阵颤抖后,立刻开始猛烈地排泄。 “太正点了……太正点了……”杨野喃喃自语,他完全没有产生厌恶感,这是梦境里美艳女人的排泄,反而使杨野心中产生感动,现在自己正欣赏着连她的前夫也没有看过的行为,那就是自己娇妻傅菊瑛的排便。 “呜……呜……”傅菊瑛好像从从内心深处里挤出来的悲鸣声,听在杨野耳里,感觉非常舒畅。这时傅菊瑛的排泄,还没有结束……杨野在傅菊瑛排便后,将她的肛门清洗乾净,再把傅菊瑛的娇躯抱回床上。 此时,傅菊瑛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可怕的淫魔帮给她浣肠,还看着她排便,傅菊瑛好像神智不清似的,也没有大声哭喊,只是躺在床上。 可是,杨野并没有丢下凄美的新娘傅菊瑛不管,他的手仍旧在傅菊瑛的充满弹性的雪白丰臀上抚摸、揉捏。杨野有着惊人的耐性,越是凌辱傅菊瑛娇嫩的肉体,也越会产生无边的欲望。 “真是好女人,只是用浣肠就能这样兴奋,我的菊瑛爱妻,你是我的骄傲,我会永远占有你。”用右手抚摸傅菊瑛诱人的臀肉,杨野露出满足自豪的笑容。 “亲……亲爱的……啊……可以饶了我吧?我已经被你蹂躏到这种地步……可以……休息了吧?”傅菊瑛多少恢复神智以后,立刻哀求。她的娇躯已经彻底地体会到杨野变态行为的可怕性,这可是傅菊瑛有生以来第一次嚐受到的可怕屈辱,身心的重创已经使她没有了反抗的气力,想到自己已经落在这可怕淫魔的手里,心里充满着绝望。 杨野淫笑着说:“我的菊瑛爱妻,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我都还没有开始干你,你怎么能休息呢?让身为丈夫的我发泄性欲,可是你身为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呢!”傅菊瑛听完杨野的话,全身颤抖着说:“啊……那……能不能……正常的性交……啊……我……求你……老公……” 杨野亲了亲傅菊瑛的香腮,开口说:“当然可以,但是你会完全配合吗?”“求求你……亲爱的……我会做一个可爱的女人……尽力撒娇……让……让你能够……尽兴……”傅菊瑛拼命地忍着不要使自己的娇躯发抖,一方面在杨野的怀里娇羞扭动,强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但眼眶里已经尽是泪水。 杨野笑道:“我写给你的备忘录都记熟了吧!我会提醒你何时该说出来,知道吗?”“嗯……”傅菊瑛认命地点点头,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杨野用力分开傅菊瑛雪白充满弹性的臀肉,仔细地舔舐肛门菊穴。“啊……那里不行……啊……”傅菊瑛的官能神经受到刺激,使她狼狈不堪,虽然是变态的行为,但究竟那里是女人的性感地带,更何况刚做过浣肠的肛门菊穴,特别的柔软,特别的敏感。 “啊……怎么办?绝对不能让这淫魔感觉到我的性感!啊……”傅菊瑛咬紧牙关,想排除从肛门菊穴里传上来的强烈的搔痒感,但是越是想到不能有快感,却相反地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里。 杨野似乎看穿傅菊瑛的心思:“嘿嘿!你要表现得更淫荡一点,知道吗?”“呜……知道了……”傅菊瑛尽力讨好杨野。 杨野非常巧妙地用舌尖轻啄着傅菊瑛的肛门菊穴,对开始性欲高张、娇躯火热的傅菊瑛,就像火上加油般地玩弄。 “啊……我不要这样……啊……要性交就快一点吧……啊……”傅菊瑛急着想早点结束,直接开口要求。 “哈!我的菊瑛爱妻,如果想要我干你,也不该用这种说话的口气,应该说”麻烦将你的肉棒插进来菊瑛的嫩穴吧!“”傅菊瑛开始啜泣,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地折磨自己,自己实在太悲惨了,如果杨野立刻性交的话,还能忍受得了。 傅菊瑛仰头娇吟了一声,然后说:“啊……受不了……啊……求求你……麻烦将你的……肉棒插进来……菊瑛的……嫩穴吧……啊……啊……啊……”“是吗?真的想和我合而为一吗?嘿!嘿!我是想给你插进去,可是你也看到我是躺在这里的,所以只有你把臀肉放下来,这样才能插进去。”杨野躺下来说着。 “那是很简单的事,只不过把屁股向下放下去而已,你若不快一点,我就自己开始进行跟你肛交了。”杨野恶毒地说着威胁傅菊瑛的话。 “啊……不……我做……啊……啊……”傅菊瑛的屁股开始向下移动,到达杨野巨大的肉棒上方时,傅菊瑛自己将曲线完美的臀肉往下沉。 “啊……啊……”傅菊瑛发出悲哀的声音,可是当傅菊瑛的嫩穴将要碰到杨野巨大肉棒时,杨野还故意地闪开,“嘿!嘿!嘿!老师你这样的做法是插不准的,要更大胆地弄才行。”杨野淫笑着说。 “啊……啊……我做不到……啊……那是不可能的……啊……原谅我吧……亲……爱的……啊……”为追逐杨野摇动的巨大肉棒头,傅菊瑛的雪白丰臀随着扭动,显得非常哀怨凄美,雪白丰满的椒乳因汗水而发出光泽。 傅菊瑛随着她自己的哭声摇晃着,虽然感到无比的羞耻,但对傅菊瑛而言,是不能让她自己停下动作来。 “怎么了?快一点!”杨野无情地催促着。 “喔……啊……”终於对上了杨野巨大的肉棒,傅菊瑛不由得仰起头,不停脉动的肉棒,现在变成强烈的疼痛感侵袭着傅菊瑛的身体。 “你要拿出情调来好好撒娇!”杨野高与地笑了。 “呜……呜……呜……好痛啊……啊……”从嫩穴里不断涌上来的搔痒感与疼痛感,使傅菊瑛的感官神经猛烈地燃烧,随着娇喘声从傅菊瑛的嘴角开始流出唾液,傅菊瑛疯狂般的哭声,足可使男人感受到她对男人的变态行为发生快感。 这时侯,傅菊瑛的脑海里什么也不存在,只能让自己的娇躯随着强烈的官能感受载浮载沉而已。 杨野在傅菊瑛第一次高潮后,将傅菊瑛的娇躯抱住,一个翻身,变成自己在上,将新娘子傅菊瑛紧紧地压着:“老师,你要怎样求我让你怀孕呢?”傅菊瑛连忙摇头:“啊……不……不要……啊……”杨野发狠说道:“老师,你已经嫁给我了,身为一个妻子敢不怀我的孩子,你难道不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吗?” 傅菊瑛转过头闭上眼眸,哀羞地说:“啊……请用巨大的肉棒……啊……挤开……挤开我的小嫩穴……啊……啊……用力……用力地蹂躏菊瑛的肉体……不停地干……菊瑛的嫩穴……啊……最后把……把……精液射满我的子宫……让我受孕……啊……啊……”杨野一边抽插着傅菊瑛的嫩穴,一边催促着:“好老婆,快继续说完!”傅菊瑛疯狂地扭动娇躯,娇喘着说:“啊……求你……啊……让我受孕……啊……请……利用菊瑛的娇躯……啊……啊……为你怀孕……啊……为你生……啊……生儿育女……啊……啊……”“啊……要到了……啊……啊……我快死了……啊……亲爱的……你快……快射进来……菊瑛的子宫……啊……让……菊瑛为杨家……传宗接代……啊……啊……”傅菊瑛的嫩穴一阵激烈地痉挛,忘我的大声娇吟。 随着傅菊瑛的嫩穴剧烈地紧缩,以及不顾羞耻地娇喘着要求受孕,杨野再也忍不住身体与心理上的双重刺激,将精液完全地射入傅菊瑛的子宫里。 这时候娇滴滴的新娘傅菊瑛,早已承受不住杨野异於常人的性能力,陷入了昏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