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与极品教师偷情(上)


与极品教师偷情(上)


我叫林清泉,今年二十八岁,背井离乡来到这座城市打工,现在是一个家电卖场的空调维修工。我已经结婚三年了,妻子刘燕比我小两岁,和我同一个卖场的专柜销售员,恋爱两年后结婚,已经怀孕九个多月了,也就是我再过不到一个月就可以荣升爸爸了。妻子目前在老家安胎,留下我一个在这里打拼。为了能在家里多陪陪妻子,我跟单位达成了一个小小的协定,就是平时不休班,将假期攒到一起,在月末的时候一起休,这样我就有时间回家陪妻子几天,一般是一个星期。我现在的生活,除了上班,闲暇时光都在网路世界里度过,开始是打网路游戏,最近迷上了视频聊天。于是就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名叫『蓝色妖精』的女网友,我通常只叫她妖精。我们聊了快一个月了,我们聊的很投缘,她说自己27岁,已经结婚了,丈夫是一名大货车司机,有一个三岁的女儿。由于丈夫经常跑长途,在家的时间很少,无聊的时候就上网打发时间。当然,我对『蓝色妖精』提供给我的资讯,持怀疑态度,不过有两点可以肯定,一、就她丈夫的确很少回家,每个星期有五个晚上在线上,在视频中也看不见她丈夫的身影;二、她的确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儿,总是在视频里跑来跑去,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天使。『蓝色妖精』是一个很风骚的女人,每每到深夜,把女儿哄睡之后,就会跟我裸聊。虽然,没见过她的脸,但必须承认,妖精的身材绝对的一级棒,更重要的是她居然是一只白老虎。我吸引妖精的,是我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妖精特别喜欢看我的大鸡巴。当然,她也没见过我的长相,我给她的资讯也是胡编乱造的,反正是网路的虚拟世界,谁也不认识谁。夏天要到了,安装和保养空调的客户越来越多,我忙的昏天黑地的,能准时下班已经是老天开恩了。现在才是月中,周末必须加班,而上个月的假期就没有休成,好在主管答应我下个月,可以将三个月的假期一起休。毕竟现在安装保养空调的客户实在是太多了,我也要考虑到公司的困难。每天下班之后,疲惫的身体让我没心情上网视频聊天了,往往都是吃过晚饭,就倒头便睡,一觉到天亮。今天就是周日,早上我来到卖场,迎接我的,又是一摞厚厚的派工单,看着这些派工单,心中不禁哀叹:「又是忙碌的一天,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到头呢? 」我收好派工单,骑上我的摩托车,拉着维修用的器材和工具,开始在这座城市里奔波。我来到了今天的第六个客户的家门口,这个客户居住的社区,离我所在的卖场不太远,我们是按照客户申请的时间来排定服务顺序的。我要为她家的空调做保养维护。我站在门口,做了几个深呼气,然后挤出一个职业的微笑,轻轻的按下了门铃。随后,门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啊?」我看了一下工单上客户的名字,然后回答:「您好,这里是陈女士家吗?我是家电卖场的维修工,来为您家的空调做保养的。 」防盗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门里站着一位漂亮的女士,她穿着一身红色的家居服,乌黑的长发梳成马尾悬在脑后。而在她的脚边,站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当我看见这个女孩子的时候,就觉得在哪里见过她,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了。陈女士看我发愣,就招呼了我一下:「师傅,师傅,请进!」听到陈女士的招呼,我这才反映过来,拿起工具器材,走进房门,接着在门口套上鞋套,又问:「陈女士,空调在哪个房间?」陈女士向卧室一指,回答我说:「在卧室里,请跟我来!」陈女士说完,就拉着女儿,领着我走进卧室,我看到房间里,是一台挂机。我偷眼打量了一下这个卧室,立刻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女孩子了,是在电脑视频里,她是『蓝色妖精』的女儿。想到这里,我猛然回头望向陈女士,然后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工单,工单上写着的客户姓名一栏里,填的是「陈燕妮」。心里清楚了,原来妖精叫陈燕妮啊,人长的还是很漂亮的,加上她那一级棒的身材,绝对是一个极品女人。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了一股想立刻把陈燕妮推倒,狠狠的打一炮的冲动。陈燕妮当然不知道,我脑子里邪恶念头,只是她看见我愣在那里,感到有些奇怪,所以就又招呼了我一声:「师傅,师傅!」听到陈燕妮的声音,我随即反映过来,把工单放在窗台上,开始给陈燕妮家的空调做保养。我的动作很麻利,加上陈燕妮家的空调没什么毛病,只是缺了点冷却液,我把冷却液补足,前后只用了十五分钟时间就保养完了。我收拾好工具和器材,向陈燕妮借了洗手间把手洗干净,正要准备离开的时候,陈燕妮的女儿,不知道从哪拿了一个苹果,屁颠屁颠的跑到我的面前,把苹果向上一举,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叔叔,请你吃苹果!」我微笑着蹲下,对陈燕妮的女儿说:「谢谢囡囡,叔叔不吃苹果,囡囡自己吃吧! 」我说完站起,望向陈燕妮,准备让陈燕妮在派工单上签字,然后告辞离开,却发现等待我的是陈燕妮冰冷的目光,她厉声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女儿的小名? 」听到陈燕妮的质问,我的脑袋嗡的一下,用手狠狠的砸了一下脑袋,心说:「林清泉,你这个猪头,说话怎么这么不过脑子呢,什么话都说!」一个第一次来到家里的陌生人,一张嘴就叫出了女儿的小名,放到谁身上都会感到不安,当然害怕这个陌生人打自己和家人的什么坏主意。我愣在那里,脑子飞快的思考着,看看怎么样才能把这事解释清楚。可是,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除了说实话之外,该如何解释这件事。显然,陈燕妮等我解释等的不耐烦了,她转身从茶几上,拿起了手机,对我说:「师傅,如果你不能解释清楚的话,我立刻报警,让员警搞清楚这件事!」我一伸手,把手机和陈燕妮握手机的手一并抓住,飞快的说出了事实真相,我只说了四个字:「色魔猛男」。当陈燕妮听到这四个字,本来激动的她,瞬间呆立在那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看。不知道过了多久,囡囡发现了妈妈的异常,小手抓住陈燕妮的手,直叫:「妈妈。」陈燕妮听到女儿的呼唤,这才恢复过来,她连忙拉着女儿,走进了另外一间卧室,跟女儿小声的说了几句,才退出卧室把房门轻轻的关上。我看着陈燕妮诱人的背影,精虫上涌脑袋一热,趁陈燕妮关门的时候,快步冲到陈燕妮的身后,一把从后面抱住了陈燕妮,双手按到了陈燕妮的乳房上,我这才发现陈燕妮竟然没穿胸罩,里面完全是真空的,手与乳房之间,只隔了一层家居服。我一边轻轻的揉捏着,一边用手指探寻着陈燕妮的乳头,几下我就找到了。陈燕妮被我突然起来的一抱吓到了,愣愣的站在那里,没有一点的反应,她没叫喊,身体也没有任何的反抗举动,就任由我侵犯。这样的状况,让我的胆子瞬间大了起来,我拉开了她家居服上衣的拉链,把陈燕妮的乳房给释放了出来。由于没有了衣服的阻隔,当我的手再次摸到陈燕妮的乳房,手碰到陈燕妮的肌肤,一种嫩滑的感觉让我沉醉。这个时候,陈燕妮才反应过来,她用手抓住了我作恶的手,并没有大声的制止我的行动,而是轻声的说:「色魔,现在不行!」我听到陈燕妮的话,立刻停下了动作,在心里细细的品味这她话里隐藏的潜台词。想了一会,脑袋立刻灵光一线,放开了陈燕妮,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客户联系卡,递给了陈燕妮。陈燕妮将家居服的拉链拉好之后,转过身接过我的联系卡看了一眼,随后用一种我读不懂的眼神看了看我,说:「清泉,这是我家实在不方便,你先走吧,我们电话联系,好吗? 」我正犹豫着,是不是放过这次机会,陈燕妮显然看出来,又补充了一句:「孩子在,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求你了!」听了这话,我还能说什么,让陈燕妮在工单上签了字,带着工具和器材,离开了陈燕妮的家。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吃过晚饭,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上网,在QQ中我看到了陈燕妮的留言,却让我欲哭无泪,陈燕妮是这样写的:『色魔,我只是一个寂寞的女人,用了一种不适当的方式排解心中寂寞,毕竟网路的虚拟世界,无论做什么都不会伤害到对方,但当我们在现实世界相遇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一个错误。我不想背叛我的丈夫,原谅我骗了你,我在这里对你说一声「对不起」,我们结束了,不会再见。蓝色妖精』之后整整半个月,我依然在忙碌中度过,蓝色妖精的头像也始终是灰色的,空间里的也很久没有更新了,显然她很久没有登陆过这个号码了。这段时间,自己也冷静了下来,想想自己的妻子和即将出生的孩子,于是做了一个郑重的决定,忘了她,忘了这段虚拟世界的情缘吧,我操纵滑鼠将蓝色妖精的头像,拉入到黑名单中,算是一种告别吧!不过,想忘记,就真的能忘记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尽管我决定告别,也只是和蓝色妖精的情缘,而不是网路世界,我依然在网路虚拟世界中打发闲暇的时光。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又申请了一个新的QQ,取名叫『忧郁酷男』,然后用这个网名,重新开始网路虚拟世界的猎艳之路。几天之后,一个网名叫『水性女人』的网友,请求我加她为好友,我本着来者不拒,事后甄别的原则,就加了她。我跟这个『水性女人』,天南地北的侃了一个礼拜之后,她给我发来了视频请求,我当然同意了。当视频传过来的一瞬间,我就发现视频的背景很熟,接着一个女孩子跑到摄像头前,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我就意识到,这个就是『蓝色妖精』陈燕妮。显然,陈燕妮像我一样,无法拒绝网路的诱惑,继续在虚拟的世界里排解寂寞。我对她那么的熟悉,很快就发展到了裸聊,只不过我留了个心眼,并没有把我的大鸡巴的全部都给她看,只给她看一部分,我目的不让她发现是我林清泉。同时,我在下载了一个视频录制软体,将我们裸聊的过程全部录了下来。事实证明,我这个做法很有效,她一直没有对我起疑心。不久,我的儿子在老家出生了,我请假赶回老家,跟妻子儿子幸福的呆了一个星期,然后跟老婆说回到单位上班,提前赶回来了。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我真的放不下陈燕妮,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她了,或者只是迷恋她的身体,于是我决定采取行动。回到这座城市的第二天一早,我草草吃过早饭,就骑着摩托车直奔陈燕妮家的社区。当我来到社区门口的时候,正看见陈燕妮身穿一套蓝色的职业套装,正把女儿囡囡送上幼稚园的校车。我把摩托车停在马路的对面,看着她目送校车的离开,然后骑着自己的小绵羊向东驶去,我随后骑着摩托车远远的跟在后面。不到五分钟,就看见陈燕妮的小绵羊,驶进了实验高中的大门。我这才知道陈燕妮竟然是一名教师,不知道是教授哪门课程的。无聊的我,钻进了旁边的一家网吧,把已经好久不玩的帐号打开,在游戏里面厮杀到临近中午。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结帐离开了网吧,回到实验高中的校门口,这时候正赶上学校放学,我站在学校对面,眼睛死死的盯着学校的大门,在人群中寻找陈燕妮的身影。不一会,陈燕妮骑着她的小绵羊,驶出了学校的大门,我赶忙跟了上去。很快,我就发现陈燕妮驶回家了,我看着她在楼下锁好小绵羊,随后走进了楼道,我赶紧跟着锁好摩托车,紧跟着走进楼道。我再看见陈燕妮的时候,她正在家门口,从挎包里掏钥匙,当她打开房间走进去,还没来得及关门的时候,我快跑几步拉住即将关上的防盗门。陈燕妮被我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想大声的惊叫,我连忙伸手把她的嘴捂住了,才没让她叫出来。陈燕妮这时候,也看清楚是我了,伸手把我捂住她嘴的手拉开,小声的问:「色魔,你来干什么?」我关上防盗门,顺手将防盗门反锁了,然后才回答陈燕妮的问题:「妖精,我想你了! 」陈燕妮看了看我,伸手一指客厅里的沙发说:「色魔,你坐下,我们好好的聊聊! 」陈燕妮说完,转身去饮水机旁,掏出一个纸杯,打开开关接水。我再次看见了她诱人的背影,和上次不同的是,合体的职业套装,把她的身材衬托的更加迷人。我感觉自己的鸡巴,以飞快的速度站立起来,欲火瞬间被点燃了,我没有走向沙发,而是冲到了陈燕妮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陈燕妮。陈燕妮被我抱住的时候,她手中的水杯,便从她手中滑落,掉在了地板上,水立刻撒了一地,像上次一样愣在那里,没叫也没反抗。我低下头,用炽热的嘴唇,亲吻着陈燕妮娇嫩的脖颈,手也摸到了陈燕妮的乳房,我一边肆无忌惮的亲吻着,一边揉捏着陈燕妮的乳房,尽情释放着对陈燕妮的思念。陈燕妮依然是一动不动,我只是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身体微微的颤抖了几下。陈燕妮这种反映,给了我一个极其明确的信号,我的胆子瞬间大了起来。我伸手解开了她套装上衣的纽扣,这个时候陈燕妮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幽幽的说:「别,这里是我家,孩子……」她说道这里,才想起来孩子已经去幼稚园了,并不在家里。陈燕妮显然意识到,这不能成为理由。我当然不会去理会陈燕妮的话,而是继续去解她衬衫的纽扣,陈燕妮用力的阻止,但是力量没我大,根本阻止不了我,虽然受到点阻碍,我还是解开了她衬衫的纽扣,接着把手伸进了她的胸罩里,抓住了她的乳房揉捏起来。陈燕妮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试图把我的手从她的胸罩里面拉出来,结果当然不会成功。我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陈燕妮乳头,然后轻轻的夹了一下,陈燕妮的身体立刻就剧烈颤抖了一下,抓我手的手随即就软下来。我立刻趁热打铁,又夹了陈燕妮乳头几下,她的身体颤抖连连,慢慢的软了下来,她软绵绵的靠着我的身体。